貴人小說 >  3258465 >   第1章

《3258465》 小說介紹

主人公叫程少商淩不疑的小說是《3258465》,它的作者是程少商,書中講述了:程少商站在門前,對著那個門檻怎麼也抬不起腳。牌匾上是淩不疑親自提筆寫的三字,本是取“身無綵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之名。七年之後,竟成了對她深深的嘲諷。小若將程少商扶回軟塌,隨後便端上一碗的黑色湯藥:“小姐,這是您師兄走前,特意叮囑您服下的,可穩固您的身子。”...

《3258465》 第1章 免費試讀

將軍府,寒風蕭瑟,白雪皚皚。

程少商半倚在素白雲錦的軟塌上。

師兄柳言墨緩緩退去給她把脈的手,麵色堪憂。

“師兄,如何?”見一向沉穩的師兄露出這樣的神情,程少商心中不由緊張。

柳言墨眉頭緊皺,沉聲道:“無甚大礙,隻不過你當年在戰場上的沉屙舊疾還未調養好,又因喝了七年藥,已將你本源耗儘,隻怕再過幾年……”

程少商打斷了他的話,垂眸道:“我都明白,還請師兄不要將此事告訴將軍,我怕他擔心。”

她與淩不疑成婚七,年好不容易到了今天,這是喜事。

柳言墨知曉她的性子,悶聲點頭。

臨走前,他將一紙墨跡未乾的藥方交給程少商的丫環小若。

又對叮囑程少商:“這藥你可千萬要喝下,務必以自己為重。”

這藥能夠讓她的壽命多維持幾年。

程少商心中複雜,點頭應下,隨後送柳言墨離開。

……

梨木屋中,仍飄著一股若有若無的藥香。

丫鬟小若紅著眼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

然程少商笑得溫柔:“如今這般,我就很滿足了,幫我上妝吧。”

她要去告訴將軍這個喜訊。

脂粉蓋住了蒼白疲憊的麵色,小若扶著程柳蘇出門。

兩人來至將軍府正堂。

程少商的腳步忽然僵住,就看到堂內,自己的親妹程流鶯也在此。

而她的夫君正坐在一旁,屋內竟隻有兩人。

程流鶯打扮得嬌柔可人,聽見門前腳步,扭頭看見程少商,頓時一臉驚喜。

她小步上前,桃色小臉上帶著嬌羞之意:“姐姐,我很快就能來與你同住了。”

程少商不知道她話中何意,還冇發問。

就聽程流鶯麵露嬌怯道:“爹爹說姐姐身體抱恙,特意讓我前來,我很快就要嫁與將軍了。”

她的話如同火團一般在程少商心中滾了又滾!

程少商不可置信看向淩不疑:“你不是答應過我此生隻我一人嗎?”

淩不疑的深邃的眼中閃過一絲心虛,隨即鎮定下來。

“哪個將軍不是如此?我這七年隻你一人,你還不知足?”

寬袖下,程少商冰冷發白的手不覺顫抖。

她早知淩不疑對自己冇有以前那般用心,卻不曾想他竟還對自己生起了怨懟。

明明當初是他說,一生一世一雙人。

可如今才短短七年,他就要違背當初的諾言……

程少商眼眶忍不住泛紅,卻強忍著未讓淚水淌落。

這時,程流鶯突然走至她身前,故作姿態道:“姐姐,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你嫁給將軍七年,將軍不能再等了。所以父親才讓我過來。”

說罷,她走近得意地看著程少商,壓低聲音在其耳畔道:“你放心,我嫁過來後,很快就會為你分憂解煩的。”

程少商心底不由悶痛。

她強壓著心底的鬱結,看向淩不疑:“所以,將軍要納妾?”

然而淩不疑接下來的話,就像重錘,一字一句地砸在程少商的心上。

他說:“不是納妾,是娶平妻!”

第2章 終歸人變了

程少商來時的滿心歡喜,被淩不疑那句“不是納妾,是娶平妻”,給儘數堵了回去。

天空大雪紛飛,就如同她悲涼的心緒一般,滿是寒涼。

回去的路上,丫環小若小心翼翼地扶著她步伐不穩的身子,紅著眼問她。

“小姐,您為何不告訴將軍,若說了,將軍定不會娶二小姐了!”

程少商卻淒然一笑:“說有何用,他欲娶妻,又怎會因我的幾句話就不娶?”

恩愛七年,終歸是人變了,如今連愛她的那顆心也冇了。

回到靈犀閣。

程少商站在門前,對著那個門檻怎麼也抬不起腳。

牌匾上是淩不疑親自提筆寫的三字,本是取“身無綵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之名。

七年之後,竟成了對她深深的嘲諷。

小若將程少商扶回軟塌,隨後便端上一碗的黑色湯藥:“小姐,這是您師兄走前,特意叮囑您服下的,可穩固您的身子。”

先前程少商為跟淩不疑相處的更好,灌了不少傷害極大的藥,又因著從前打仗時落下舊傷,如今她怕是支撐不了幾年了。

程少商將藥輕輕推開,撫著自己平坦的小腹神情複雜:“是藥三分毒。”

……

夜晚,寒風淒涼。

程少商的梨木屋中燭火昏暗,透著一絲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