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64章生氣

覃向東的到來,令秦華鬆了一口氣,在覃向東坐下辦公椅的時候。

秦華就將一疊檔案整齊的擺開,開始他的彙報。

連接三四天,覃向東既冇有母親催相親的苦惱,也冇有被霍悅氣到的鬱悶,樂得自在的工作著。

這天中午,在秦華幫他把在徐鴻記訂的飯菜拿上來之後,不知怎的,他竟然想起那天霍悅在這裡吃飯的場景。

想起她在他桌子上灑下的菜澤,“嗤,”覃向東又嫌棄了起來。

“咋了,覃總,是這飯菜不合胃口?”一旁的秦華對這突如其來的諷刺聲搞得有點摸不清頭腦。

看了看覃向東桌上的飯盒,是他要求的飯菜冇錯啊。

覃向東愣了愣,他剛剛居然在吃飯的時候走神了,而且想的居然是霍悅灑出菜澤的模樣。有些許不自在的乾咳了兩聲,“冇事。”

秦華這才點了點頭,打算退出了總裁辦公室。

“等下。”

“怎麼了,覃總。”

“這桌子,擦一擦。”覃向東腦海裡想到了不乾淨的畫麵,這桌子好像變得有點臟一樣,讓潔癖的他覺得不舒服。

秦華雖然以後覃向東這個突然的命令,不過深知自己總裁尿性的人二話不說,將辦公桌擦的乾乾淨淨。

覃向東這才舒服了點。

秦華走後,覃向東一個人吃著午飯,不知怎的,看上去有幾分孤寂。

就在這時,陳念汝打了電話過來。

“喂,媽。”嘴裡還嚼著飯菜的覃向東有幾分含糊不清的說著。

“哎,向東啊,吃午飯了嗎?”陳念汝溫和的詢問著。

“正在吃,”對於陳念汝時不時的查崗他吃冇吃飯,覃向東已經有點習慣了。

正是因為她媽會這麼查崗,他這才吩咐了秦華每天中午記得去幫他打飯菜,不然他自己一忙活啥都忘了,若是被他媽發現,輕則嘮叨,重則天天跑到公司來“照顧”他,實在招架不住。

而另一頭的陳念汝似乎對這個回答很滿意。

“那就好,兒子,這週末帶我未來兒媳婦回來吃飯,知道嗎?”

覃向東有一秒呆楞,冇反應過來。什麼未來兒媳婦?難道他在自己不知情的情況下被訂婚了?

“媽,誰啊?!!”

陳念汝似乎無語的靜默了三秒,內心默唸,親生的親生的。

“小悅啊,你兩不是正搞對象呢嗎?!那不是我未來兒媳婦還有誰。”

“不是吧兒子,難道你外麵還有人?!”

“我告訴你啊,咱家可不興這一套啊,男人有錢了可也不能亂來。”

見陳念汝似乎越說越離譜。

覃向東立刻製止道:“媽,不是,我冇反應過來,這八字都冇一撇呢。怎麼就兒媳婦了?!”

“而且,你什麼時候看我亂來過,要不是你逼著我相親,我隻想收藏古董好吧。”

覃向東對他媽的腦洞也是服了。

陳念汝這才反應過來,他這兒子不是啥壞玩意呢。

“哦哦,媽差點忘了嘛...”

“行了嗎,還有什麼事嗎,我這吃飯呢。”覃向東毫不客氣的下逐客令,他媽再不掛電話,他都要懷疑自己真的是親生的嗎。

“行行行,你去吃飯吧,其他的我不管,反正週末你得帶小悅過來吃飯,不然你就彆回來了。”

“媽,你這太突然了,太快了,我不要。”覃向東抗拒道,他一想到自己被霍悅那麼罵過,就不想麵對她。

“哪裡快了?!再不快點,媽怎麼抱孫子?!行了,媽不跟你說了,媽跟你爸也要吃飯去了,這週末記得把小悅帶回來。”

陳念汝話說完後,雷厲風行的把電話掛了,容不得覃向東有一絲拒絕的餘地。

覃向東一時語塞,他媽這性子…招架不住啊,也隻有他爹纔有本事。

“好幾天冇跟那個女人聯絡了...”

“不對啊,我跟她聯絡乾嘛...”

覃向東一個人嘀嘀咕咕的,好像很不願意叫上霍悅回家吃飯一樣。

......

下午,覃向東處理完第三個檔案後,鬼使神差的拿起手機,撥了霍悅的電話。

猛的意識到自己正在乾什麼的覃向東,正打算把電話掛掉,耳邊卻傳來一陣提示音。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

這下好了,覃向東也冇有因為他這個電話打出去的困惑了,因為根本打不上。

不信邪一樣,他再次撥通了霍悅動電話。

而傳來的依舊是“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

覃向東立刻變得瞋目豎眉。

這個女人…該死!

覃向東直接把電話掛了,隨即將手機丟在一旁,突如其來“砰”的一聲,嚇到了秦華。

秦華忙趕著進去,看著自家總裁手背上因剋製而浮起青筋,內心不禁猜測,這是誰得罪覃總了。

覃向東這會兒覺得霍悅實在是太不識好歹了,原本他還想著,趁他媽喊她去吃飯,給她一個台階下。

冇想到,她竟然把他拉黑了!

眸中閃過一絲怒火,唇角浮起譏笑,最終還是隱忍了下來。

“繼續。”覃向東說得極用力,咬字清晰,聲音冷若冰霜,目光冷淡的盯著檔案。

秦華在一旁膽戰心驚,隻能硬著頭皮繼續拿出下一個檔案。

因為霍悅的關係,覃向東處理檔案的速度比往常快多了,並不是因為效率快了,而是因為,他挑的刺兒變多了。

底下的人這會兒都知道覃向東心情不好了。

秦華也給了那些方案不過關的組員們一個自求多福的眼神。

女人們交頭接耳,竊竊私語頓起。

“哎,你們說,覃總今天這是怎麼了。”

“是啊,就連我們組的檔案都給退回來了。平時這檔案可是穩過的。”

“可不是嘛,今晚我還打算給我兒子過生日,這會兒得加班了。”

“哎,會不會是…”

說這話的女人給了大家一個眼神。

“是啊,會不會是之前覃總他媽帶來的那個美女...”

“依我看,有可能。”

“......”

......

女人們八卦的談論間,竟然真相了。

覃向東很快把檔案處理完後,準點下班走人。

這倒是令秦華震驚了不少,平時覃向東生氣,也冇這麼早給自己下班過。

不過想到某種猜測,也瞭然了不少。

覃向東怒氣沖沖的到了車庫,冷著臉開著他的車,直奔霍悅家。

他倒是想要問問這個女人什麼意思!

他被罵了那麼久,都心胸廣闊的決定不和她計較。

而她呢,就因為這點小事,將他拉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