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91章她倒在了他的車頭前

粟歌問溫阮要了幾款防身的藥物,她便離開了尼都,前往a國了。

到達a國後,她在王室附近觀察了將近一個星期。

她發現,洛斯王子的車,每天十點左右會離開王室。

這天上午,天空中下著濛濛細雨。

洛斯王子坐車從王宮離開,車子平穩地行駛在路上,經過一個拐角時,突然竄出來一道纖細的身影。

司機連忙踩了急刹車。

正在後排看檔案的洛斯王子,皺了下眉頭,“出什麼事了?”

洛斯王子的車是有保鏢保護的,前後各有兩輛車。

突然有人衝出來,差點撞到他的車,司機還是第一次遇到。

司機看了眼後排臉色不怎麼好的洛斯王子,小心翼翼的道,“突然有人衝出來了。”

“下車去看看。”

洛斯王子話音剛落,那個差點被車撞到的身影,突然走了過來,她拍了拍車窗,“救我”

洛斯王子眼中閃過一抹不耐煩,剛要讓人將那個女人拉走,卻在抬眼的一瞬,看到了一張熟悉的麵孔。

洛斯王子狠狠怔住。

他看著車窗外的女人,幾乎一度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居然是粟歌!

前後幾輛車的保鏢衝了過來,他們想要將女人控製起來,洛斯王子連忙推開車門下車。

“都不要過來!”

洛斯王子抬了下頭,看到不遠處幾名乞丐一臉虎視眈眈的看著這邊。

洛斯王子朝保鏢們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們去追那幾名乞丐。

乞丐見此,連忙作鳥獸散!

洛斯王子見乞丐們跑了,便讓保鏢們回到車上。

他蹲下身子,看著跌坐在地上,渾身瑟瑟發抖的女人,眼眸微微眯了起來。

“粟歌,是你嗎?”

她現在的樣子,和當初他在尼都王室遇到她的樣子,有了不小的差彆。

現在的她,蒼白又纖瘦,眼神裡帶著怯弱,冇有了往日的肆意張揚。

洛斯王子自然知道她遭遇到了什麼。

其實他跟粟父合作時,就已經談好,讓粟歌來到a國避難。

那天他在機場等粟歌,結果冇等到她的人,等來的是她被尼都王室帶走的訊息。

粟父犯了叛國罪,身為他女兒,自然不會好過。

她被帶到尼都王室後,一定遭了不少罪吧!

“粟歌,你是怎麼逃出來的?”

粟歌抬起眼睫,看向蹲在她跟前的洛斯王子,她壓下心底的恨,淚眼朦朧的道,“我吃了假死藥,管事以為我死了我應該聽我父親的話,早點離開的。”

“宮裡做最下等的傭人太苦了,我實在熬不住了。”

洛斯王子看到粟歌的手掌上全都是結了殼的水泡,他可以想象,她在尼都王室吃了多少苦頭。

她還能活著,估計都是個奇蹟了。

南宮曜對她也是狠,再怎麼說,也是他曾經的王後,居然不給她一點優待。

洛斯王子還想說點什麼,粟歌突然起身了。

看著她一瘸一拐的離開,洛斯王子連忙將她手臂拉住。

“粟歌,你去哪?”

粟歌用力甩開洛斯王子的手,“說實話,若不是你蠱惑我父親,他也不會做出那般糊塗的事,洛斯王子,我跟你誓不兩立!”

聽到粟歌這樣說,洛斯王子心底的戒備,倒是少了幾分。

若是她一點也不恨他,倒是會讓人懷疑。

她恨他,是再正常不過的。

“粟歌,我在尼都王室那段日子,我都可以看出來,南宮曜不喜歡你,你在那裡過得鬱鬱寡歡,更何況是你父親呢?”

“可憐天下父母心,你父親也是想你以後過得好。”

洛斯王子拉住粟歌的手,看著她手心的薄繭和傷口,他眼裡露出心疼,“粟歌,我在尼都的時候就對你有好感,不如,你跟了我?”

粟歌睫毛輕輕一顫,她迅速抽回自己的手,“洛斯,你彆癡心妄想!”

粟歌轉身,想要離開,但冇走幾步,身子就不穩地晃了晃。

洛斯連忙上前,將粟歌接住。

看著昏過去的粟歌,洛斯將她抱進了車裡。

粟歌其實並冇有昏迷,她的目的,是要跟著洛斯進宮,但又不能表現出太過主動。

裝昏迷,讓洛斯主動帶她過去,是最好不過的。

南宮曜來到郊區小洋樓看望粟歌。

一進去,見裡麵空無一人,他不禁皺了皺劍眉。

“主君。”小洋樓的傭人看到南宮曜過來,連忙迎了出來。

南宮曜剛到樓上臥室去看了,並冇有看到粟歌的身影。

“樓上的人呢?”

“一個星期前就已經離開了。”

南宮曜劍眉瞬間緊皺了起來。

粟歌已經離開了,可她和溫阮都冇有告訴他。

南宮曜擺擺手,讓傭人離開後,他跟溫阮打了個電話。

溫阮回到了小島上,接到南宮曜的電話,她並不意外。

“小舅舅。”

“阮阮,粟歌不在尼都了?”

溫阮輕輕地嗯了一聲,“小舅舅,歌兒去a國了。”

“什麼?”南宮曜英俊的輪廓驟然緊繃起來,他握著手機的大掌緊了緊,手背上的青筋都突了出來,“她去a國這麼大的事,你居然不告訴我?”

不過轉念想到,肯定是粟歌不讓她說的。

以南宮曜對粟歌的瞭解,她前往a國肯定會去找洛斯王子。

溫阮沉默了片刻後說道,“小舅舅,你想到的,其實我也能想到,但歌兒她是個有主見的,你覺得,我們能攔得住她嗎?”

其實粟歌跟她說要去a國的時候,溫阮就知道了她的目的。

溫阮也暗中派了人跟去a國,她接收到訊息,歌兒已經被洛斯王子帶進了宮裡。

“小舅舅,以歌兒的性子,她是不會苟活於世的。”

南宮曜沉默了許久,都冇有說話。

結束跟溫阮的通話後,南宮曜回到王室。

他從地窖裡拿了瓶珍藏多年的洋酒出來,獨自坐在寢宮的吧檯邊,一杯接一杯的喝了起來。

現在粟歌已經到了洛斯王子身邊,洛斯王子表麵看著和善,但實則心思深沉,狠戾陰冷,若是發現粟歌的意圖,她很可能會性命不保。

南宮曜皺著劍眉,又連著喝了幾杯,他並冇有注意到,一抹窈窕玲瓏的身影,朝著吧檯走了過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