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璿璣這個大哥大嫂的婚姻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李樂嫣性格直爽,楚臨淵內斂沉穩。

兩人缺乏溝通,明明心裡頭都有對方,一個刀子嘴豆腐心,一個不善言辭。

所以兩人越走越遠,最後和離。

楚家被抄家之後,李樂嫣鬱鬱寡歡,死於沉疾。

本來應該相親相愛的兩人,不該走到那樣的局麵。

所以,楚璿璣想著找機會讓大哥大嫂袒露心扉,知道對方的心思。

有了大嫂的同意,楚璿璣對柳輕歌說:“輕歌,那你把庫房的鑰匙給我吧,不然每次去取東西都要找你拿鑰匙,太麻煩了。”

楚璿璣說得合情合理,操辦壽宴肯定需要去庫房取東西。

庫房的鑰匙繼續放在柳輕歌那邊,那顯然是不方便的。

“我……把鑰匙放在房間了。”柳輕歌硬著頭皮說道,她怎麼能將鑰匙交出來?

要是交出去容易,但是想要拿回來,就難了。

“冇事,讓丫鬟去拿。”楚璿璣淡聲說道,說完,就往柳輕歌丫鬟香琴看去。

香琴不敢妄動,轉頭往柳輕歌看去。

作為貼身丫鬟,香琴自然知道自家小姐有多看重庫房鑰匙,她要是去把鑰匙拿過來了,她家小姐不得扒了她的皮?

見香琴冇動,楚璿璣說道:“現在楚家的丫鬟,連主子的話都不聽了?”

“香琴不敢。”香琴連忙跪下,哆嗦說道。

“既然不敢,就去把鑰匙拿過來。”楚璿璣不容有它地說道。

此時餐廳裡的氣氛已經多少有些凝固,柳輕歌心下一橫,從椅子上起來。

“是輕歌這些日子做得不夠,自知冇有那個能力打理楚家內宅的事情。今日將庫房鑰匙交出來,以後還請表姐多多操勞。”柳輕歌說完,便離開餐廳去拿鑰匙。

她這一招以退為進,希望有用。

她的確中飽私囊,但平日裡也會用扣下來的銀錢打賞給丫鬟下人,更會在楚家人麵前做個儘心儘責的人。

楚家人記住的,都是她的好。

這會兒楚璿璣咄咄逼人地要庫房鑰匙,誰對誰錯,大家肯定都會看在眼裡!

……

等柳輕歌走了,母親王月娥纔開了口。

“璿璣,你不在府中的這些日子,其實都是輕歌在打理內宅的事情,要不是有她,我哪有這麼清閒?”王月娥其實還是比較滿意柳輕歌這個外甥女的。

剛纔看她委屈的樣子,實屬有些心疼。

所以等柳輕歌走了之後,王月娥幫柳輕歌說了話。

冇有當著柳輕歌的麵說,那是不想拂了楚璿璣的麵子。

王月娥說了這話之後,家裡其他幾人也開始為柳輕歌說話。

一時間,就顯得楚璿璣要擠兌柳輕歌一樣。

楚璿璣也不著急,說道:“那不如把家裡的賬本拿出來算一下吧,也可以請人去輕歌的院子裡麵去搜一下,看看賬本上缺失的東西,是不是在輕歌的院子裡麵。”

“當年大嫂掌管宅子內務的時候,就冇出過錯。是後來輕歌自告奮勇去幫忙之後,才經常出現對不上賬的情況。”

當時,他們都還覺得是大嫂的問題。

大嫂性子剛烈,被懷疑之後,就冇再管過家裡的事情。

現在,楚璿璣不是要還大嫂一個清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