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煜這個時候的第一想法就是——楚璿璣在保護韓霄賢。

“韓霄賢,你把綰綰放了,她一個小姑娘,彆嚇壞她。”楚璿璣說道,“而且,有我在,阿煜就更不會動你,他很在乎我,不會讓我冒任何風險。所以我比綰綰更適合當人質。”

韓霄賢見楚璿璣走了過來,推開了手裡崔綰綰,將楚璿璣拉過來當了人質。

“皇嬸!”崔綰綰卻不肯走,擔心地看著楚璿璣,“皇嬸,你怎麼辦啊?你怎麼……”

崔綰綰冇想到楚璿璣竟然真的會去換她,著急的眼淚都要掉下來。

“綰綰,我冇事的,他不會傷害我,你先去阿煜那邊。”楚璿璣安撫崔綰綰的情緒,“放心,我很快就會回來。”

說完,楚璿璣就跟韓霄賢說:“韓霄賢,走啊,你還愣著乾什麼?你真想死在攝政王府啊?”

“你為什麼要幫我?”韓霄賢警惕地看著四周。

“我不想給我救過的人收屍。”楚璿璣回了韓霄賢一句,跟著他往大門口的方向走去,“而且,這本來隻是你和阿煜之間的事情,你非要把人郡主當人質,你惹了大禍。”

“反正我本該是個死人。”韓霄賢語速很快,但他並未用劍抵著楚璿璣的脖子,好似根本冇有將楚璿璣當成人質一般。

說話間,他們兩已經到了大門口。

門口備有快馬,夠韓霄賢逃跑了。

“韓霄賢,把她放了,本王讓你走!”蕭煜已經屏退了所有的侍衛,隻要韓霄賢放了楚璿璣,他就放他走。

但是顯然,韓霄賢並不相信蕭煜。

雖然知道韓家的事情罪魁禍首並非蕭煜,但他這些年來瞭解到的蕭煜,就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壞人,不講信用,殘酷冷漠。

“我不相信你。”韓霄賢將楚璿璣抱上馬,自己也很快上去,“你們不準跟上來!”

說完,韓霄賢騎著馬就跑了!

蕭煜看著狂奔的馬,他吹了口哨,風掣便迅速跑了出來,他上馬就追了出去。

他怎麼可能真的讓韓霄賢將楚璿璣給帶走?

蕭煜追上之後,秦風也連忙帶著侍衛追了上去。

而崔綰綰跟上桑竹,央求桑竹帶她一起去,要是楚璿璣冇有平安,崔綰綰肯定得內疚死了!

所有的事情因為楚璿璣忽然被韓霄賢帶走而失控了起來。

蕭煜毫無章法地追了出去,侍衛也追了出去。

蕭煜追著前麵的馬一路出了京城,又追了十幾裡路,最後進了樹林。

到了分叉路口,兩邊都有馬蹄印,蕭煜根本不知道韓霄賢帶著楚璿璣往哪邊走的。

“該死!”蕭煜怒斥一聲,他就根本不該讓楚璿璣去當人質!

或者,他昨天就該解決了韓霄賢這個禍害,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很快,秦風帶著侍衛追了上來,他們人多。

蕭煜下令:“就算把這裡給本王掀了,也要把王妃找出來!”

“是!”

侍衛散開,尋找楚璿璣的下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