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輕歌現在算是明白了,就算自己在楚家累死累活。

隻要楚璿璣回來了,她就什麼都不是。

她的拳頭在衣袖裡緊緊地握成拳頭,臉上卻還要露出感激的笑容來。

“輕歌謝謝姨夫姨母,我這就去收拾東西去彆院。”說著,柳輕歌從地上起來,與丫鬟香琴一塊兒從餐廳裡麵出去。

從餐廳出來,柳輕歌越想越氣,她纔不要就這樣離開!

想讓她出嫁嫁給彆人?

不可能的,她這輩子隻會嫁給蕭煜!

“香琴!”柳輕歌低聲叫來香琴,“按照我先前安排的,立刻行動!”

香琴臉色一白,“小姐,這兒還在楚宅,萬一……”

“讓你去你就去!再不行動你覺得還有機會嗎?”這都被收走了庫房的鑰匙,被趕到彆院去住了,現在不行動,還要等到什麼時候?

香琴不過是個丫鬟,主子說做什麼,就做什麼。

主子吩咐了,她就得去做。

……

晚飯過後,楚璿璣追上了獨自離去的大嫂李樂嫣。

“大嫂!”楚璿璣叫住李樂嫣,“這是庫房的鑰匙,還是交給你保管。我以後還要回攝政王府,顧不上家裡。”

李樂嫣看著楚璿璣遞過來的鑰匙,眉頭微擰,眼裡露出幾分防備神色來。

畢竟,今日的楚璿璣表現得非常奇怪。

加之她們先前不對付,楚璿璣的示好顯得像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

“大嫂,我們先前的確是有點矛盾,是我不懂事,總覺得你和大哥成婚之後就會搶走大哥對我的寵愛,所以才做了那麼多荒唐的事情惹你不高興。”楚璿璣真誠道歉,“但我知道大嫂你對大哥是一心一意的,對楚家也是儘心儘職的。”

李樂嫣還是用異樣的眼神看著楚璿璣。

楚璿璣懂事兒這件事就足夠讓李樂嫣奇怪的了,這會兒竟然還主動跟她道歉。

簡直猜不透她的心思。

既然猜不透,那就彆猜了。

李樂嫣打算先觀望觀望,楚璿璣這要是裝出來的,遲早得露餡。

她接過鑰匙,說道:“母親的壽宴我會好好操辦,你彆在壽宴上搞事情就成。”

“……”楚璿璣知道了,大嫂這還是防備著自己,“我怎麼會在母親的壽宴上鬨事情?大嫂多慮了。”

楚璿璣抹了抹額頭上的汗,她以前胡攪蠻纏的形象得多深入人心啊,纔會在道歉之後,大嫂還不相信她。

楚璿璣看著大嫂的背影,陷入了深深的思考當中。

她一邊思考著怎麼繼續改善自己在楚家眾人眼中的印象,一邊往自己的院子裡麵走去。

院子裡的下人已經被屏退,信任的蓮兒也被差遣去商鋪,所以院子裡麵很安靜。

她想著這會兒蕭煜應該不會出現在她的閨房當中吧?

她謹慎地進了房間,冇有在裡麵看到蕭煜,竟然……還有點失落。

不過她在回到房間裡的時候,似乎問道了一股子奇怪的香味。

她也冇怎麼在意,往裡間走去。

但是越走,越覺得身子輕飄飄的,身上也有一股子說不出的火氣亂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