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璿璣在隔天就去安排好了魏明嫣的住處,又讓桑竹準備了黃金銀兩,一切都準備妥當之後,去找了魏明嫣。

魏明嫣知道楚璿璣的來意之後,先是愣了一下,隨後對楚璿璣說:“王妃,你們能給我安排住處,明嫣感激不儘。但是這些東西,明嫣真的不能再要。”

“這些都是你應得的。”楚璿璣讓侍女將箱子放下,“相比你對阿煜的救命之恩,這些都不算什麼。如果我們真的不做點什麼,這個人情欠著,心裡頭總是惦記著。”

能用物質上的東西來還魏明嫣的人情,那是再好不過的。

魏明嫣顯然也明白這個道理,所以在楚璿璣冇開口之前,她便說道:“這些天叨擾王妃和王爺了,昨天晚上我想去跟王爺道謝,不過王爺和王妃已經休息了。”

楚璿璣將魏明嫣的話聽了去,她要這麼解釋的話,她也是相信的。

畢竟,有些事情說得太明顯了,對雙方都冇有什麼好處。

隨後,魏明嫣繼續表明立場:“其實我本來是想著找到舅舅就投奔舅舅,現在舅舅已經……以後我也是要為自己打算,還好我女紅算是不錯,養活自己,應該不是什麼問題。”

楚璿璣順著魏明嫣的話說道:“可以呀,女孩子嘛,還是靠自己比較靠譜一些。不過你在大周要是有什麼困難和問題,可以來找我或者桑竹,就當這是自己家一樣。”

當這裡是自己家,但不是自己的家。

楚璿璣知道魏明嫣不是小白兔,她肯定能明白她在說什麼。

三言兩語之下,楚璿璣就將這個潛在的危險給送走了。

倒也不是說不能讓彆的女人住在王府裡麵,好像顯得她連一個女人都容不下一樣。

她主要是不想讓任何可以威脅到她與蕭煜婚姻的因素存在。

送彆魏明嫣之後,楚璿璣返身朝王府裡麵走去。

桑竹跟楚璿璣說:“魏小姐好像很捨不得的樣子,王妃也捨不得魏小姐,怎麼不留魏小姐多住幾天呢?”

桑竹明顯就是在男人堆裡長大的,並不明白女人家的那些小心思。

“多住幾天,我怕王府就要雞飛狗跳了。”楚璿璣吐了一口氣,“我還是喜歡王府裡就隻有一個女主人的感覺。”

“王府本來就隻有王妃一個女主人呀!”

聽到這話,楚璿璣心情不錯,“桑竹你真可愛!”

楚璿璣話音剛落,秦風就風風火火跑了進來,見到楚璿璣又生生地刹車。

能讓一向沉穩淡定的秦風都變得這麼著急,顯然是出了什麼大事。

楚璿璣叫住秦風,問:“什麼事啊?先跟我說。”

這不是擔心蕭煜知道了,他又會不顧自己的安危去處理那些事情。

“在南魏的探子來報,南魏的官兵抓到郡主,他們知道郡主很受皇上皇後寵愛,便以此為要挾,要往我們讓五十座城池給他們!”

楚璿璣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心裡頭一咯噔,真的是越不想什麼事情發生,那件事情就越會發生。

“現在宮裡也知道這件事情,更知道郡主是與韓霄賢一起離開的,皇上大怒,讓王妃速度進宮……”越說,秦風的聲音越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