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先彆說話,我給你清理傷口!躺下!”楚璿璣不能再等了,再等的話,這個毒真的就要侵入蕭煜的五臟六腑了!

見蕭煜冇有躺下,楚璿璣臉色都沉了幾分,“怎麼不聽話呢,趕緊躺下!”

蕭煜不聽話,楚璿璣都生氣了,放下手頭的消毒藥水,按著蕭煜的肩膀讓他躺下。

“我先給你傷口消毒,會有點疼,你忍著點。”

楚璿璣用棉球沾了消毒藥水將蕭煜傷口周圍的血跡給擦掉,雖然在給蕭煜處理傷口,但楚璿璣還是看到了蕭煜的腹肌。

隻是在這個新傷周圍,還有幾處舊傷。

“你在看什麼?”蕭煜沙啞著聲音問道,“本王的命現在可在你手上。”

被蕭煜這麼一提醒,楚璿璣回過神來,“阿煜,你這中的是烏頭堿,你先把這個解藥吃了,然後再給你做縫合手術。你這個箭傷可能傷到內臟,很嚴重。”

她把藥箱裡麵的解藥拿了出來,遞給蕭煜。

桑竹進來的時候就看到楚璿璣拿著白色藥片往蕭煜嘴邊遞過去。

“你給王爺吃的什麼?”桑竹將熱水放下,一臉的戒備。

“解毒的,你們家王爺中毒了。”楚璿璣簡短解釋道,“待會兒你給我當副手給你們王爺做手術,不能等傷口自己癒合。”

“手術?”桑竹覺得楚璿璣可能要謀害他們王爺,“王爺,卑職覺得還是等靳鶴嵐靳大夫來。”

楚璿璣轉頭看向桑竹,風風火火地說道:“靳鶴嵐什麼時候來你知道嗎?難道你想讓你們王爺在這裡等死?”

“我——”

“聽王妃的。”蕭煜淡聲說道,彷彿是不允許桑竹質疑楚璿璣。

“但是——”

桑竹話到嘴邊,但是不敢再反駁,畢竟王爺都開口了,“卑職遵命。”

桑竹就看著楚璿璣將那個白色藥片放進蕭煜的嘴裡,王爺還真的吃了下去!

等蕭煜吃瞭解藥之後,楚璿璣又拿了麻醉劑出來,“這個是麻醉藥,能讓你在手術的時候減輕疼痛,類似於現在的麻沸散。”

楚璿璣拿出針管,心無旁騖地給蕭煜做術前準備。

她的動作專業利落,在桑竹看來很不靠譜,但是他們王爺好像一點都不擔心。

“手術刀。”楚璿璣吩咐桑竹。

桑竹回過神來,在藥箱裡麵看哪個東西最像手術刀。

不知道為什麼,此時此刻的楚璿璣就給人一種無法抗拒無法拒絕的感覺。

楚璿璣在觀察到蕭煜被注射麻醉劑之後身體漸漸放鬆,便開始了手術。

條件有限,楚璿璣冇辦法讓這裡變成無菌的環境。

但是她的手術技術,並冇有因為這些年頭而耽誤。

手術刀劃開傷口,楚璿璣果然看到蕭煜的脾臟被箭給劃開了口子。

都傷得這麼重了,蕭煜還能堅持來到這裡!

想到這裡,楚璿璣的心就顫了一下。

“腸線,剪子。”

桑竹遞上工具。

隻見著往日裡隻會胡鬨的王妃這會兒一手剪子,一手腸線,給他們王爺縫合傷口。

此時的王妃,身上似乎有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