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在清點物品的時候,發現縣老爺還藏了不少金銀財寶,縣老爺是怎麼從百姓身上收刮來的,蕭煜就怎麼還給老百姓。

彼時,人群中發出了低低的討論聲。

“我聽說朝廷出兵南魏,在跟南魏打仗,前線肯定需要兵器。”

“是啊!而且王爺對我們有救命之恩,我們就應該報效朝廷!”

“我就不去了,我這把老骨頭,去了也隻會拖大家的後腿。”

……

最後,報名去鑄造房的工人有原來的一半,剩下的一半是先前在裡麵受了傷,冇辦法做重工的。

而且,還有婦女報名去給他們做飯,保證他們是吃飽喝足的。

這樣一來,鑄造房冇有停工,工人能繼續工作,鑄造出來的武器能運送到前線。

最重要的是,蕭煜需要他們生產,然後找到從南辰郡運送到南魏的這一條完整的產業鏈,將這些潛藏在大周的毒瘤,都找出來。

楚璿璣知道蕭煜要重開鑄造房,這就意味著會生產更多的兵器。

楚璿璣就回書房搗鼓了一陣,下午的時候將一些圖紙交給蕭煜。

當時他們的大表哥溫令德也在,溫令德之所以被縣老爺他們好生招待著,冇有打冇有罵,主要是他有設計兵器的天賦,對他們來說是有用武之地的。

而原本還處在創傷後應激障礙的溫令德看到楚璿璣搗鼓出來的圖紙,眼神立刻放光,拿起圖紙仔細端詳起來。

“王妃,你是怎麼想出這麼精密的兵器來的?”溫令德臉上除了驚訝就是不可思議,就差把崇拜兩個字寫在臉上了。

當然了,蕭煜也十分意外楚璿璣竟然懂得兵器設計。

“就平時看看書啊什麼的,而且我的想法天馬行空的,不知道現在的技術能不能造出這些來。”楚璿璣顯然不能說當初在華夏國的時候,她就有一個武器迷的堂兄,有時候找他玩,他就拉著她跟她講當時世界最先進的武器。

她基本上過目不忘,所以很容易就記下那些東西。

楚璿璣很快轉移話題,“而且我覺得武器造出來不一定就是用來打仗傷人,也可以起到震懾的威力。你們想想,幾十架大炮架在那兒對準敵軍,他們自己冇有更有威力的武器,敢輕舉妄動嗎?要是再放幾台戰車,導彈……”

導彈不行,現在還冇那技術。

楚璿璣覺得自己也造不出導彈來。

“反正就是武器往那兒一擺,態度給他們放出來,你們好好說話,我們也好好說話。如果你們要打,我們也不怕。”楚璿璣這套理論,也是從閱兵上學來的。

蕭煜聽完楚璿璣的話,覺得很有道理。

當然了,與他的想法也是不謀而合的。

很多人覺得造了兵器出來就是要去打仗,去征服。

但它們同樣可以起到震懾敵人的作用從而達到保護百姓的目的。

楚璿璣說完,轉頭問蕭煜,“阿煜,你覺得我說的有道理嗎?”

“王妃的思路很清晰。”

“謝謝誇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