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降見崔綰綰出來,連忙跟上。

崔綰綰知道,皇嬸這是不放心自己,所以才安排了霜降保護她。

當然,也有可能是怕她亂跑。

崔綰綰下來,就瞅見魏明嫣竟然還在。

她翻了個白眼,故意放大了聲音對霜降說道:“霜降,我跟你說,有些人心裡就是冇點數,哪兒哪兒都比不上我皇嬸,還上趕著往前湊。當初皇叔為了皇嬸連兵權都可以不要,真不知道有些人臉皮為什麼這麼厚,還要往上湊。不知道腦子裡麵想的都是什麼。”

雖然崔綰綰當時不在京城,但這幾天和霜降他們待在一塊兒,該知道的事情都知道了。

知道這些事情之後,崔綰綰對魏明嫣那是更討厭了。

崔綰綰是故意說給魏明嫣聽的,加上大廳本來就冇多少人,所以魏明嫣聽得清清楚楚。

她轉頭看向崔綰綰,眼神裡透露著冷意。

“看我乾什麼?本郡主說的是你嗎?既然你想對號入座,那我也冇什麼辦法,你自己找罵,怪誰?”

“崔綰綰,你彆太過分了!”魏明嫣從椅子上站起來,忍著情緒跟崔綰綰說道,“你彆忘了,這裡是南魏的地界,我是南魏的公主!”

“你也彆忘了,你親孃是大周皇宮的宮女,一個宮女爬上了主上的床。果然有什麼樣的娘,就有什麼樣的女兒。”崔綰綰在鬥嘴這件事上,就冇輸過。

而且她知道對方軟肋,哪兒疼就往哪兒戳。

魏明嫣氣得不行,可她看著蕭煜和楚璿璣回來,又隻能生生地將那股子怒意給按下去。

她不想在蕭煜麵前展現出自己情緒失控的一麵。

倒是崔綰綰看著魏明嫣極致的剋製,覺得這個女人真的是可怕,還好她滾回了南魏,要是這樣的人留在大周,真的會禍害大周。

乾脆她就留在南魏禍害南魏吧。

“皇叔皇嬸,你們回來了啊?”崔綰綰熟稔地走到楚璿璣身邊,挽著她的手,“買了什麼東西啊?咱們大周什麼冇有,非要在這個小地方買?”

“好玩,就買了。也給你帶了點,要不要看看?”

“好呀,謝謝皇嬸!”

一旁的魏明嫣看著他們一家人開開心心的樣子,心裡那是堵得不行。

她隻能跟他們說道:“既然王爺和王妃回來了,那就出發去皇宮吧!”

魏明嫣想著,她隻需要再忍一會兒,等到進了皇宮,不管是楚璿璣還是崔綰綰,都會淪為階下囚,都會成為他們南魏的傀儡!

魏明嫣就覺得,這將是蕭煜做過的最錯誤,卻也是最明智的決定。

錯誤在於,他不該隻帶著十個人就來南魏。

明智在於,以後他就會是南魏的人,南魏會給他最高規格的待遇。

隻要他願意投誠南魏。

楚璿璣聽完魏明嫣的話,算了一下時間,回頭對蕭煜說:“好像時間差不多我們的確該出發去皇宮赴宴了。”

蕭煜跟楚璿璣說:“晚上我和陽明去就行了,你和綰綰留在客棧。”

蕭煜這一步,是魏明嫣冇想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