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蕭疏影不見了。

樓問津讓人找了好久,都冇有蕭疏影的下落。

他留了一隊人下來尋找,自己帶著溫令儀與小糰子回來,擔心再出什麼問題。

楚璿璣這會兒也來不及跟糰子親親,她得親自去找蕭疏影。

她自己帶回來的孩子,她就得負責到底。

一想到已經習慣了王府生活的蕭疏影再流浪,她心裡頭就擔心得不行。

而出現急更擔心的是,蕭疏影不是與他們走散,而是被什麼人帶走了!

楚璿璣剛要走,就被桑竹攔下,“王妃,我們去找小小姐,您要留在京城!王爺交代過的,而且,殿下那邊需要您多多留意!”

“但是疏影……”楚璿璣知道大周的江山很重要,但這並不代表蕭疏影就不重要。

在她心裡,蕭疏影甚至比這大周還要重要。

“王妃您放心,桑竹一定找到小小姐!”桑竹幾乎是拿命來承諾。

楚璿璣很快冷靜下來,雖然她這會兒真的是很想立刻去找蕭疏影,但她答應蕭煜要保護好大周,她會牢牢地守著他打下來的江山。

“桑竹,一定要找到疏影,一定!”楚璿璣再三囑托,“有什麼情況立刻讓人通知我!”

“是!”說完,桑竹二話不說地就去安排尋找蕭疏影的事情。

這邊,樓問津想跟楚璿璣道歉,冇有照顧好蕭疏影,但楚璿璣擺擺手。

這個時候說這些已經冇有任何意義,找到蕭疏影纔是當務之急。

她跟樓問津說:“現在蕭征作為皇儲已經登基,你們的老師賀銘章平時給他上課,朝廷上彆的情況你應該也瞭解,你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在阿煜不在的日子裡,輔佐皇帝。”

楚璿璣快速地叮囑樓問津,雖然蕭疏影是跟著他回來的時候走丟的,但好歹他回來了,在朝堂上也算是多了一個忠臣。

“我明白。”

“對了,我爹孃他們到了東吳嗎?”

“到了,已經安頓下來,無人知道他們是王妃您的家人,百花宮那邊也做出承諾,會暗中保護王妃的家人。”

雖然百花宮先前惡貫滿盈,但那宮主倒是個說話算話的人,歸順蕭煜之後,聽憑蕭煜安排。

隻要家裡人在東吳能夠當普通百姓,楚璿璣在大周京城就冇有什麼好牽掛的。

“好,那你也先回去吧,疏影的事情我自己會看著辦。”楚璿璣這一天天地得處理多少事情啊,除了王府內的,每日還要進宮看著蕭征學習。

楚璿璣一個南辰王妃經常入宮看著小皇帝學習這件事,又引起了不少的非議,覺得這樣是不合規矩的。

糰子這次回來,也因為路上弄丟了姐姐,陷入自責當中。

好像所有的事情在蕭煜離開之後,都亂成了一鍋粥,而楚璿璣必須得處理好這些事情,才能讓蕭煜在外麵冇有後顧之憂地處理北燕神秘軍隊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