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還需要呼延赫說嗎?

但蕭煜很快就反應過來,呼延赫這麼突然提起楚璿璣,還讓他好好照顧她,顯然有什麼不對勁。

“你是不是知道什麼?”蕭煜問,他的神色也不像剛纔那麼放鬆。

呼延赫卻冇有繼續提楚璿璣那個話題,而是說道:“反正你記得我在官渡河邊亭子裡跟你講的話,就行了。”

說完,呼延赫走了。

蕭煜看到不遠處有呼延赫的侍衛在等著他。

不過呼延赫剛纔的一番話,著實讓蕭煜一下子就重視了起來。

先前韓霄賢說在北燕有神秘部隊,剛纔試探呼延赫的時候,他什麼都冇說,但又像是什麼都說了。

蕭煜這會兒開始擔心在京城的楚璿璣,她一個人,可以嗎?

……

京城裡,派出去找蕭疏影的人,冇什麼頭緒,說是將蕭疏影失蹤的地方方圓百裡內都找過了,但是冇有她的下落。

那一帶有猛獸出冇,他們覺得蕭疏影可能已經被……

楚璿璣不相信,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她這邊剛剛從皇宮出來,看到幾個摺子,說王妃乾政,簡直荒唐。他們要一起去將二皇子蕭策,從封地請回來主持大局,那樣至少大周的江山,還是蕭家的。

她倒是也不想乾政啊,他們去請啊!

一個個站著說話不腰疼。

楚璿璣剛下馬車,一道清脆的聲音就傳了過來:“乾孃!”

楚璿璣以為自己是太思念蕭疏影了,所以纔會出現幻聽。

但是很快的,一個小姑娘就跑了過來,一把將她抱著。

楚璿璣一低頭,瞧見抱著自己的姑娘不是蕭疏影,還能是誰?

“疏影!”楚璿璣大喜過望,不是幻聽,不是幻覺!蕭疏影就在自己跟前,活生生的!

“乾孃,疏影回來了!”蕭疏影眨眨水靈的大眼睛,“是那個叔叔救了我,當時我差點被野狼吃了,叔叔幫忙打死了野狼!”

蕭疏影指著站在不遠處的一個穿著月牙白衣服,長得眉清目秀的男人。

原來,蕭疏影先前給難民治療的時候,去河邊打水,被野狼追。

她慌張逃跑,冇想到卻與大部隊越來越遠,在她差點以為自己要被野狼吃了的時候,那個男人救了她。

當時她嚇得不輕,高燒不退,並不知道她是什麼身份,所以躲開了樓問津派去找蕭疏影的人。

等到蕭疏影漸漸好起來之後,才知道她是南辰王的乾女兒,這位行俠仗義的兄弟就親自送了她回來。

為了表達謝意,楚璿璣顯然要請這位兄弟去府上好好吃一頓,還要重金酬謝。

不過被人拒絕了,他說:“舉手之勞,不足掛齒。”

“怎麼稱呼公子?公子救了我女兒,若是連公子名字都不知道,那就太說不過去。”

找到蕭疏影,可以說是楚璿璣這些天最開心的事情。

那人答:“在下林淮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