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段時間裡麵,楚璿璣與蕭煜是通過書信來保持聯絡的。

雖然楚璿璣很想與蕭煜來一個實時通話,但還要建一個信號塔,還要建空間信號站,這不是楚璿璣一個人就能完成的事情。

所以在通訊不發達的今天,楚璿璣隻能用最原始的方式與蕭煜保持聯絡。

但也正是這一份字字句句都需要斟酌,會想到對方看到書信的時候會是怎樣的心情。

這份期待,這份等待,讓楚璿璣更覺得每一份信都顯得彌足珍貴。

不過這次,蕭煜去北燕的時間明顯長了許多。

這都到年關了,京城都已經下了第二場雪,蕭煜也冇有提要回來的事情。

看來北邊的事情比楚璿璣想的要嚴峻多了。

楚璿璣都有種,要是蕭煜再不回來,她就要去北邊找他的衝動了。

看著間隔時間越來越長,字數越來越少的信,楚璿璣多少有些擔心。

這次來的信竟然隻有四個字——安好,勿念。

她看著這封信,思緒湧上心頭。

桑竹給她端來了奶茶,這東西還是楚璿璣教他們做的,和單純地喝牛奶或者茶不一樣,反正就是特彆好喝。

“王妃,喝點熱的暖暖身子。”桑竹將奶茶放下,瞧見了楚璿璣拿在手裡的信,該是知道王妃為什麼情緒不高,“王妃,前兩日我收到陽明師弟的信,說是北邊驟然降溫,部隊許久未在北邊作戰,一時間適應不了。王爺可能因為這件事忙碌。”

桑竹現在就像楚璿璣肚子裡麵的蛔蟲,知道她在想什麼。

“我知道他忙於邊境事務。”楚璿璣也知道,情侶在經過熱戀之後,會慢慢歸於平靜,而且他們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做。

隻貪戀紅塵,貪戀感情,那麼她和紅顏禍水有什麼區彆?

“王妃,等北邊的事情處理好,王爺就會回來的。”

“也不知道他能不能趕回來過年。”楚璿璣算著日子,“這可是我和他第一次一起過年。”

楚璿璣也是免不了俗套的,她想和蕭煜過每一個節日。

彼時,霜降從外頭進來,“王妃,林公子來了,這會兒到小小姐書房,小少爺也在,但小少爺不是很願意讓林公子教他。”

因為楚璿璣要幫蕭煜處理公務,給糰子和蕭疏影上課的事兒她顧不上,正巧林淮予閒著,加上他又是蕭疏影的救命恩人,就拜托他留下來帶兩個孩子看書。

這段時間蕭疏影明顯熱愛學習多了,就是糰子,說不上哪兒奇怪,就是不喜歡林淮予。

楚璿璣覺得探子可能是覺得林淮予搶走了疏影姐姐,所以對他十分排斥。

今天楚璿璣正好在家,她得過去好好引導一下糰子。

楚璿璣到的時候,就瞧著糰子將桌上的水杯朝著林淮予身上砸去,林淮予避讓不及,熱水灑了他一手臂。

水很燙,林淮予的衣袖上還冒著熱氣。

“糰子!”楚璿璣嗬斥一聲,“你怎麼能往老師身上潑水?”

糰子冇想到楚璿璣會來,回頭就瞧見他孃親沉著臉,很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