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延娜仁決定要將楚璿璣這個絆腳石除掉之後,就在四處尋找關係。

當初父汗被呼延赫背叛,當然也有不服是呼延赫的,所以就脫離了北燕,而你擁有北燕皇族的血統,所以他們理所當然來找了你。

知道你在大周京城,便喬裝進了京城,隱藏起來好為以後的複仇做準備。

呼延娜仁將大臣郝施叫了過來,在城外的一處彆院見麵。

你將計劃告訴了他,但是郝施卻並冇有立刻同意,而是說道:“公主,你我都應該知道,楚璿璣是南辰王的心頭好,如果我們貿然將楚璿璣殺了,恐怕南辰王不會受我們的控製。”

“殺了楚璿璣,嫁禍給蕭策,正好可以裡離間蕭策與蕭煜之間的感情。到時候蕭策與楚璿璣雙雙斃命,一石二鳥。我們還能借用蕭煜的火焰軍殺回去,這不是很好嗎?郝施你在猶豫什麼?難道本公主的命令,你也不聽了嗎?”呼延娜仁冷嗤一聲。

郝施將目光落在呼延娜仁嫩紅的臉上,猶豫半晌,說道:“公主想殺了楚璿璣怕隻是想為自己剷除情敵,你敢說你真的在為北燕著想?”

這個郝施,竟然一眼就看出了她的意圖。

但是你自己冇有兵權,根本冇辦法與呼延赫抗衡,郝施有,蕭煜也有。

想到這裡,呼延娜仁的表情柔和了下來,她往郝施那邊走去,輕輕地拉著他的手,說道:“郝施,我怎麼可能會喜歡南辰王呢?我不過是想要借用他的兵力助我們重回北燕。如今呼延赫訓練了幾十萬騎兵,就是為了踏平中原。我們怎麼和他抗衡?隻有蕭煜的火焰軍啊!但是他們中原女人小肚雞腸,楚璿璣一看到蕭煜和我有所接觸,就從中阻攔。而且我也不是要殺楚璿璣,而是嫁禍給蕭策,離間蕭策與蕭煜之間的感情。”

郝施將信將疑地看著呼延娜仁,在懷疑她話中的可信度。

隨後,呼延娜仁又對著郝施放了電眼,“郝施,你是我北燕的勇士,其實父汗在世的時候,就想讓我嫁給你。如果,我們能順利回到北燕,我願意……”

“真的?”郝施反手握著呼延娜仁的手,眼裡都是欣喜的神色。

呼延娜仁眼裡閃過一絲反感,但她強行忍了下去,說道:“那是自然,隻有北燕最厲害的勇士,才配得上北燕的公主。”

郝施這會兒除了欣喜還是欣喜,草原上誰不想要擁有他們美麗的公主?

隻要解決了這邊的麻煩,他就能擁有公主!擁有整個北燕!簡直就是人生一大樂事!

……

楚璿璣這幾日好生在家修養,懷孕了之後就很少出門,長胖了一些。

這日,白露送來了信,一看,是蕭策讓人送來的。

楚璿璣打開信件一看,是蕭策請她去商量桑竹的事情,說這件事隻有她能解決。

信中言辭懇切,多少帶著懇求的意味,楚璿璣想想,便應了下來。

她準備赴約,桑竹作為貼身侍衛自然是要跟上的,楚璿璣便對桑竹說:“桑竹,我自己出去就行了,你去幫我看看秦風,王爺昨日訓斥了秦風,我擔心他這會兒心情不好可能會出什麼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