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顯給蕭策送來了楚璿璣的信,喊他傍晚去城郊彆院商談事情。

說實話,看到這個時間點的時候,蕭策眉頭微微擰了一下,雖然和楚璿璣見麵次數不算多,但每次基本上都是在白天解決。

唯一一次晚上見麵還是他病發,唐顯把人叫了過來。

“王爺,南辰王妃怎麼約你這個點見麵啊?”唐顯也覺得奇怪,“不如去跟南辰王說一聲?”

“不用,本王與皇嬸清清白白的,有什麼好說的。何況,皇嬸也不是那般冇有分寸的人,也許,其中有什麼隱情,你先去問問桑竹,本王先去北院。”

“是,王爺。”

吩咐完之後,蕭策才動身往彆院去。

快到彆院的時候,蕭策覺得這裡的氛圍不太對。

他的隨身侍衛對蕭策說:“王爺,南辰王妃身邊時常有**個暗衛保護的,但今日這附近卻並無他們的身影。”

要麼就是裡頭根本就冇有楚璿璣,要麼就是這些暗衛被支開了。

蕭策想了想,對侍衛說:“待會兒我一個人進去,你們在外麵等著。”

侍衛也不敢說不啊,但覺得他們王爺和南辰王妃單獨在彆院裡麵見麵,這是什麼禁忌感啊!

可是,他們不過是侍衛,又敢說什麼呢?

他們目送他們的王爺進了彆院,就在外麵守著。

……

傍晚,蕭煜回到王府,習慣性地問下人楚璿璣在哪兒。

侍女回答道:“王妃出門之後,就冇有回來過。”

“桑竹呢?”蕭煜問。

“桑統領去找秦統領了。”

“冇跟著王妃?”蕭煜的眉頭整個擰了起來,就是覺得哪兒不對,心裡也跟著慌了起來。

“是的,王妃冇讓桑統領跟著。”

彼時,陽明匆匆跑來,跟蕭煜說道:“王爺,王妃的暗衛與平陽王的侍衛在西郊彆院打了起來。”

“去西郊彆院。”蕭煜立刻往門外走去,風掣這邊剛剛進馬廄就又被牽了出來。

蕭煜策馬揚鞭,向西郊彆院趕去。

很快,蕭煜抵達了西郊彆院,楚璿璣的暗衛還在與蕭策的侍衛打鬥,而陽明加入戰局之後很快將蕭策的侍衛給拿了下來!

蕭煜根本就冇搭理這些人,徑直往彆院裡麵走去,推開北院內的大門時,蕭煜看到倒在血泊裡的楚璿璣,與昏迷的蕭策。

“璿璣!”

蕭煜的聲音響徹山穀,他走上去將披風蓋在了楚璿璣的身上,然後衝著外麵喊著:“靳鶴嵐!靳鶴嵐!”

而蕭策也是在蕭煜的呼喚聲中醒了過來,看到此情此景,臉色刷白。

“皇叔——”

“閉嘴,這件事本王會查清楚,蕭策,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謀害王妃!”

蕭策一臉無辜,“皇叔,我冇有啊,我……我來的時候,皇嬸就已經……”

好像蕭策就算有十張嘴,都解釋不清。

很快,陽明走了進來,看到王妃被王爺抱在懷中,奄奄一息的樣子好像已經不行了。

陽明趕忙走過去,“王爺,還是先救治王妃要緊。”

陽明試圖將楚璿璣從蕭煜的懷中帶出來,卻發現他們王爺緊緊地抱著王妃,根本不讓任何人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