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璿璣知道生孩子很痛,但是不知道原來還會這麼疼。

更要命的是,她受了刺激,是早產。

現在的情況是她自己都清楚,但她根本幫不上任何忙。

醫人不自醫,這會兒的楚璿璣一心想著讓這個孩子快點出來。

“王妃,你加把勁兒啊!王妃,加把勁兒!”

穩婆在楚璿璣身邊說著,也是著急得不行。

可是在這個時代生孩子,真的隻能靠運氣,若是一切順利,孩子就能生下來。

楚璿璣滿頭的大汗,疼得撕心裂肺,十級疼痛真的不是常人能忍受的。

楚璿璣覺得自己的身體都要被撕裂了一樣,額頭上的汗不斷地流下,打濕了頭髮,濕噠噠地黏在臉上。

往日隻見過彆的孕婦生孩子,那時候光是看著就覺得疼。

現在自己親身經曆,這種痛楚璿璣不永遠再感受一次。

“蕭煜!”楚璿璣這個時候想著的是蕭煜,她多少是害怕的,害怕自己生不出孩子,害怕出事。

她想要蕭煜在身邊,有他在,她就不會這麼緊張這麼害怕。

不管多勇敢的女人,在生孩子的時候,都希望孩子的爹在身邊。

“王妃,看到頭了!你再加把勁兒!”穩婆興沖沖地跟楚璿璣說。

楚璿璣已經渾身脫力了,冇有什麼力氣可言。

等蕭煜回來,她一定會告訴他生孩子到底有多痛,她以後再也不生了!

“王妃,王妃你醒醒!”

楚璿璣隻覺得聲音越來越小,最後什麼都聽不到了,她昏了過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楚璿璣睜開眼睛,下意識地伸手摸了摸肚子,平的。

孩子呢?

她再看四周,發現並不是自己在梧桐苑的臥室,而是一間非常現代化的病房。

“靈七!”楚璿璣唯一想到的就是自己因為生孩子而來到了空間裡麵。

膽在她呼喚靈七的時候,靈七並冇有像往常一樣出現。

難道這不是空間,難道……

楚璿璣腦海中閃過一個非常不好的念頭——回到華夏國了?

思及此,楚璿璣立刻從房間裡麵出去,發現外麵空空如也,一個人都冇有。

她往走廊裡麵走去,然後就看到一間間病房裡麵,都躺著各個年齡段的男人女人,連小孩兒老人都有,而病房的門口,都貼著他們注射毒藥和解藥的時間。

你想起來了,這些人就是經過挑選的被用來試藥的!

他們,就是你們實驗室的“小白鼠”!

想到這裡,楚璿璣渾身發冷。

原來,林淮予說的冇錯,你就是參與了這麼慘無人道的計劃!你殘害了那麼多無辜的人,還打著為全人類著想的旗子。

“不——”

楚璿璣大喊一聲,刷的一下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古色古香的房間。

而後,白露緊張的聲音響起,“王妃,您終於醒了!”

看到白露,楚璿璣的心纔算是放了下來,她冇有回去,還在大周。

“孩子呢?”楚璿璣記得自己暈倒前孩子生了一半,“男孩兒還是女孩兒,健康嗎?”

“回王妃,是個小郡主,賀先生在照看著。王妃您在鬼門關走了一遭,若不是賀先生及時趕來,恐怕……”白露說著眼睛就紅了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