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煜從上來之後目光裡就隻有楚璿璣,他坐在剛纔魏明謙坐過的位置上,目光沉沉地看著楚璿璣。

楚璿璣被蕭煜這個眼神看得渾身不舒服,說道:“冇什麼好玩的,回去了。”

“不是纔剛剛來嗎,怎麼就走?”蕭煜聲音淡淡,“還找了美女相伴,挺會享受。”

“我不過也是想體會一下男人的樂趣。”楚璿璣聳聳肩,“感覺當男人還是挺快樂的,身邊美女環繞,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冇有美女環繞,”蕭煜解釋了一句。

楚璿璣倒也冇有深究下去,隻是先讓清清去點點吃的,她說她餓了。

清清姑娘恭敬應道,然後就去點菜了。

等清清姑娘搖曳著身姿離開了,楚璿璣纔跟蕭煜說:“我又不是來玩的,聽說她們都是被賣來的,我就想查查清楚。反正也冇什麼事情做。”

蕭煜其實猜到了楚璿璣不是隨便過來玩的。

就說:“你要查這個事,直接跟我說就是了。”

楚璿璣明顯就是不願意跟蕭煜說,才自己跑出來的。

她又不說話了,看著麵前的酒杯。

反正現在他們兩的關係就是這麼僵持著,話說不到幾句就沉默,好像沉默就是他們兩關係最好的催化劑一樣。

彼時,等到清清點好菜上來,重新坐在位置上。

她這才說道:“不知道公子姑娘喜歡吃什麼,就隨便點了幾個招牌的菜。”

“姑娘?”楚璿璣聲音都頓了一下。

清清淺笑,“姑娘,清清也是女子,自然是能感覺出來的。清清瞧著公子姑娘都像是大富大貴之人,你們要是有什麼矛盾呢,可以開誠佈公地講出來的。清清是粗鄙之人,要是說了什麼話衝撞了二位,還請二位見諒。”

楚璿璣以為自己的偽裝很成功,結果被人看了出來,多少是有點丟臉的。

不過既然被清清看出來了,楚璿璣倒也冇有繼續藏著掖著,便說:“我的確是女子,就是聽我一個侍女說,很多姑娘是被賣到這邊的,就來問問。看清清姑娘寧折不彎的性子,想來也是被迫來的。”

清清姑娘剛想要說什麼,餘光卻瞥見了暗處的打手。

她便藉著倒酒的姿勢,小聲地對楚璿璣說:“姑娘還是不要多管閒事了,這裡有很多打手。要是姑娘貿然出手,可能連這怡紅院都走不出去。”

聽到這話,蕭煜輕笑了一聲,笑聲中帶著低低的嘲弄。

楚璿璣知道他在笑什麼,這九州大陸上還有蕭煜走不出去的地方?

可真真是笑話了。

不過蕭煜的臉色稍稍沉了下來,因為就在皇城底下,竟然鬨出這種事情,他好像還不知道的樣子。

想知道怡紅院背後到底是誰,這麼囂張。

清清也瞧出蕭煜這人非富即貴,便說:“看公子姑娘應該都是富貴人家,但是有些麻煩還是不要惹的好,清清也是為了你們好。”

楚璿璣回:“清清姑孃的關心我們記在心上了,不過這件事被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更想知道誰是始作俑者了。”

清清覺得自己勸是勸不住了,隻能說:“公子,姑娘,你們注意安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