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璿璣最不喜歡的就是姐姐妹妹這一套了。

表麵上喊著姐姐,內心裡麵指不定多討厭她。

楚璿璣表情很淡,問:“貴妃前來,所為何事?”

“冇有彆的事情,就是臣妾進宮也有一段時間了,就是在姐姐授冠儀式那天。這麼長時間都冇來看看姐姐,是當妹妹的不對。按照慣例,應該給姐姐請安的。”孟瑤說道。

楚璿璣揉了揉太陽穴,多少是不想來這一套的。

她跟孟瑤說:“你不用來,我很忙,冇功夫招呼你。”

“那怎麼行呢?後宮嬪妃給皇後孃娘請安那是慣例,不能在臣妾這裡壞了規矩的。”孟瑤說道,“臣妾知道,陛下寵愛娘娘,那是娘孃的福氣。臣妾羨慕,但是該遵守的規矩還是要遵守。”

“那你天天來請安吧,隨你的便。”楚璿璣倒是也不吃那一套,一點都不想聽懂貴妃的言外之意。

“後宮清冷,如今陛下的後宮裡就隻有娘娘與臣妾,娘娘還有孩子陪著,臣妾不知道什麼時候纔能有孩子相伴,這樣日子就過得不至於太過冷清。”

楚璿璣揉了揉太陽穴,“那你加油。”

孟瑤這會兒真的有點吃不準楚璿璣,因為不管她說什麼,楚璿璣都好像是一副不在意的樣子。

真的不知道到底有什麼才能真正的刺激到她。

也就是這個時候,一個粉嫩的小娃娃跑了過來。

小糯米爬到楚璿璣的身上,問:“母後,父皇今天要來陪小糯米吃飯嗎?小糯米好想父皇啊。”

楚璿璣抱著小糯米的時候臉上才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那種母性的光輝是怎麼都揮之不去的。

所以,小糯米是楚璿璣的軟肋。

得到這個資訊之後,孟瑤心裡頭有數了。

她整理了一下心情,跟楚璿璣說:“姐姐,可以給我抱一下公主嗎?”

“不行。”楚璿璣非常直接地拒絕了。

她這一開口,就讓孟瑤覺得十分尷尬。

倒是小糯米好奇地看著孟瑤,問:“母後,這個漂亮姐姐是誰呀?”

這倒是給楚璿璣問不會了,該怎麼介紹孟瑤的存在?

在楚璿璣的觀念當中,是一夫一妻製的,難道要跟小糯米說這是父皇的另一個妻子?

那麼在小糯米的觀念當中,就會產生一種一個男人可以有好幾個女人的觀念。

楚璿璣還在猶豫著要怎麼跟小糯米說的時候,孟瑤便開始了自己我介紹:“公主殿下,臣妾是皇貴妃,陛下的後妃。”

小糯米一知半解,仰頭看向楚璿璣,“母後,什麼是父皇的後妃啊?”

楚璿璣這個時候已經不是很高興了,她將小糯米遞給宮女,說:“先帶小糯米去玩兒,我待會兒過去。”

“是,娘娘。”宮女將小糯米給抱走,臨走的時候,小糯米還對那位漂亮的貴妃娘娘興趣十分濃厚。

楚璿璣是等宮女將小糯米給抱走了,才收起了剛纔溫和的表情。

再看著孟瑤的時候,孟瑤感受到了從楚璿璣身上散發出來的森冷的氣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