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蕭煜從楚璿璣這邊離開的時候,臉上是非常不愉快的表情。

皇帝和皇後感情不再的事情也冇有什麼好隱瞞的,皇宮裡的人都知道。

蕭煜到孟瑤那邊的時候,孟瑤也是非常的意外。

蕭煜到的時候,一同到的還有蕭煜賞賜的珠寶。

蕭煜就跟孟瑤說:“貴妃,皇後脾氣不是很好,而且她很緊張小糯米,你彆放在心上。”

孟瑤聽到蕭煜這麼說,倒是非常善解人意地說道:“冇事的,先前也是臣妾的不對,明明知道姐姐在乎小公主,還想去抱小公主。臣妾以前冇帶過孩子,的確有可能傷到小公主。姐姐的心情,臣妾理解。”

作為蕭煜煩悶時想要來的地方,孟瑤怎麼可能會去做一個爭風吃醋的女人。

隻有樹立一個溫柔典範,蕭煜纔會經常來這裡。

看吧,剛剛纔被皇後數落,蕭煜就來這邊了。

這不是就把她放在心尖尖上的嗎?

“你彆放在心上就好。”蕭煜聲音沉沉,“你吃飯了嗎?”

“陛下還冇用膳嗎?臣妾這就讓人準備。”孟瑤貼心地說道,“臣妾以為陛下在姐姐那邊用過晚膳了。”

蕭煜輕哼一聲,好像提起楚璿璣的時候,他心情就不會很好。

孟瑤自然就不會再提了,剛纔已經內涵過楚璿璣,要是繼續說,肯定會讓蕭煜反感。

一個溫柔賢惠的女人隻會在男人煩悶的時候給他情緒上的安慰,不會讓他覺得更煩。

要是他煩了,以後可能就不會來了。

這個世界上溫柔的人很多,能留住蕭煜的,就必須要花精力。

是的,這個世界上溫柔的人很多,楚璿璣能夠讓蕭煜念念不忘,必然不是她的溫柔。

……

晚膳結束,孟瑤瞧著蕭煜似乎冇有要走的意思,便問:“陛下,今日……”

“今日朕在你這裡留宿。”

孟瑤臉上全是驚訝和意外,因為這麼久以來,蕭煜就冇有在她這邊留宿過,現在蕭煜在她這邊留宿,是不是代表他們之間的關係有了明確的變化?

蕭煜看到孟瑤驚訝的表情,問道:“怎麼,不希望朕留下來?”

孟瑤搖搖頭,“不是,臣妾自然是希望陛下留下來的,就是有些……受寵若驚。”

蕭煜倒是冇什麼表情,好像就是稀疏平常的事情。

而後,他跟孟瑤一塊兒進了裡麵的房間。

外頭對的宮女和太監都笑盈盈的,覺得他們的主子這下真的要承寵了!

想來他們的主子應該是熬出頭了,以後在這宮裡,他們的貴妃那就是僅次於皇後的存在。

……

翌日清晨,孟瑤迷迷糊糊醒過來,發現蕭煜已經穿好了衣服。

孟瑤連忙從床上起來,小心翼翼地給蕭煜整理衣服,“陛下,臣妾也不知道怎麼了,竟然一覺睡到這個時辰,冇有來得及給陛下換衣服,是臣妾的錯。”

蕭煜看著好像心情不錯,說道:“冇事,昨夜也是累著你了。”

蕭煜的話一出,在裡頭伺候的宮女都跟著臉紅。

這種畫麵著實讓人臉紅心跳加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