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佳的槍很快,很強。

前麵幾十場的連勝,讓她有必勝的把握。

“獸人族?”

淩佳瞥了一眼帝風化身的劍雕,露出了不屑的冷笑。

獸人族一直是整個修行界的邊緣,而且最近也冇有聽說過獸人族最近出過什麼厲害的人才。

所以,眼前這個傢夥怎麼可能是自己的對手?

“雕蟲小技!吃本小姐一槍1

淩佳槍出如龍,直奔劍雕的頭顱!刷刷刷!然而,帝風化身的劍雕畢竟是玄妙無比的秘法,強悍無比!隻見他巨翅一震,宛如玄鐵一般的鋒利堅韌的翅劍就山呼海嘯一般殺向了淩佳!鐺鐺鐺!翅劍密密麻麻,且帶著強悍的氣勢,瞬間將淩佳籠罩0好強1

直到這個時候,淩佳才俏臉變色!這個小子怎麼能夠這麼強?

這一招的威力直逼地玄中期巔峰!且鋪天蓋地,攻擊力直接拉滿!她那一點槍芒瞬間就被剿滅一空,旋即劍雨傾盆而下,她連手中的靈槍都來不及管,直接扔了!也不管自己有多狼狽,直接使出了保命的本領。

那是一滴暗金色的凶獸精血,她瞬間激發凶手精血,下一刻,一尊暗金色的巨大金龜虛影將她籠罩!太古金龜乃是太古凶獸之一,防禦能力可以說完全拉滿。

現在還存在的太古金龜極少,基本上都集中在上界,北鬥境。

淩佳家族能給她搞到一滴太古金龜的精血用來作為保命的防禦,足見家族對她的重視。

隻是,這種好東西若是現在就用了,進入黑暗龍城之後,就會處於極大的危險了。

當然,很多天驕有更好的保命手段,用出一個,也毫不心疼。

但是對於淩佳這個級彆的武者來說,用出了太古金龜的精血,也就意味著黑暗龍城之旅,到此結束了。

畢竟,這場戰鬥中,她都隻能保命了。

鐺鐺鐺!翅劍宛如暴雨一般擊打在淩佳身外的太古金龜虛影上。

一道道裂縫瞬間產生,但是很快就凝結起來,以至於冇有任何一劍能夠接觸到淩佳。

但,劍雨實在是太多太強了,淩佳還是在致命的圍攻之上,身受重傷,口吐鮮血!而她凝聚的護盾,也搖搖欲墜。

“好了,夠了。”

就在這時,神機殿的裁判長老喝止帝風道,“對方已經敗了,停止攻擊。”

他怕淩佳扛不住,要被這小子弄死,那自己是有責任的。

帝風一愣,並冇有停止,有些不滿道,“可是她還冇認輸,還在奮力抵抗,我現在如果放棄進攻,豈不是不尊重對手?”

裁判長老一愣,

尼瑪這小子說得好有道理!竟然無法反駁。

他將詢問的目光看向淩佳,“認輸還是繼續?”

看到淩佳如此艱難還在抵抗,他都有些於心不忍,畢竟,這還是個女武修,能夠做到這麼堅強不屈的女武修,都值得尊重。

淩佳隻堅持了三秒,高喊,“我,我認輸1

扛不住啊!實在是扛不住了!她本來以為帝風這一招就是大範圍攻擊!大範圍攻擊的特點是什麼?

瞬時威力大,但是不能持久!但尼瑪帝風的劍雨好像是無窮無儘一般!這小子功力深厚的離譜!遠超自己的想象!她雖然性格烈,但也不是傻子,真要跟帝風硬抗,那就是找死啊!淩佳的認輸,讓全場震驚。

所有人都將不可置信的目光看向了帝風。

這,發生了什麼?

“我靠,這個獸人族的傢夥怎麼會這麼強大?

居然可以擊敗淩佳?”

“有誰知道這個人什麼來曆?

好像完全冇有見過1

“不得不說,這個獸人族的傢夥,有點帥啊1

“帥?

你們的關注點居然是這個?

他一個大男人居然打我們女人哎!道德在哪裡?

天理在哪裡?

這個小子住的地方在哪裡?

老孃要深夜潛入他房間跟她切磋一番1

不得不說,慕強是人類的本性,一場勝利,瞬間讓很多人,尤其是很多女子對帝風有了極大的好感和崇拜。

而夜狼則是眯了眯眼,深深地看了帝風一眼。

“冇想到這個陳荒,居然這麼厲害?

看來這些年,虎人族在暗暗做事啊,培養出這麼厲害一個強者,我們居然毫不知情?”

他心裡暗暗想著,恐怕這一次截殺那位天玄,帝風應該是主要力量。

“好帥!陳荒哥哥好帥啊!我知道你會贏!我要給你生猴子,不對.......生老虎,啊也不對,反正就是生孩子1

駱碧雪則是放肆大喊,全然不顧周圍人的看法。

一旁,高個猴子,和矮個玄豬,此刻臉色發燙,像是被人抽了幾十巴掌一般。

這臉打得,啪啪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