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陳**的話,飛歌如月氣得差點冇噴出一口老血來。

能把飛歌如月這樣不問世事的脫俗娘們氣成這樣,絕對是件驚世駭俗的事情。

“如果讓你跟我睡的話,會不會傳出閒言碎語?主要我害怕安培邪影會不高興。”陳**一本正經:“她都冇得到的男人這麼快就被你先得到了,說不過去.......”

話音剛落,陳**就感覺兩道刺骨的殺意襲來,灌注他的全身。

這兩道殺意,分彆來自飛歌如月和安培邪影。

下一瞬。

“砰”的一聲,隻見陳**的身軀如拋物線一樣飛了出去,胸前印著兩個小巧的腳印.......

“我覺得或許不用等到神之後裔來,你就先冇命了。”安培邪影說道。

“殺了這個人間禍害,不見得不是一件造福人間的事情。”飛歌如月也道。

這或許是她這輩子,第一次跟陰陽師一脈的人站在統一戰線上。

陳**那叫一個狼狽啊,嚇的噤若寒蟬,感覺眼前這兩個娘們真的會把他撕碎開來。

飛歌如月冇有離開,留下來的她,也冇有跟陳**解釋一個字,留下來的原因更是冇有說。

或許是想看陳**的底氣到底源自於哪裡,或許是想看陳**是怎麼因為自負而慘死。

又或許,她無法放心就這樣離去,選擇了留在陳**的身旁。

但不論出自哪點,在這種時候,飛歌如月會留在陳**身邊,都是一件讓陳**發自內心感動的事情。

放眼整個世界,在這個節骨眼上,敢留在他身邊的人。

恐怕也就隻有飛歌如月和安培邪影這兩個娘們了。

陳**先前是真的冇看出來,兩個曾經都追殺過自己,且性子皆是清冷的人,會成為他最危險時刻陪在他身邊到最後的人。

夜空璀璨,星辰繁繁。

一條石子鋪成的小道上,安培邪影和飛歌如月兩人走在前方,陳**滿臉怯懦的跟在後麵。

那眼神中的委屈與幽怨彷彿都要溢位來了。

“這次來的是哪兩個家族的人。”安培邪影聲音很冷,說話時,也冇去看飛歌如月一眼。

這兩個同為瀛國神話般的娘們,向來就不是一路人,也不是很對付,她們之間的交集,極少。

這次要不是因為陳**的關係,她們這輩子可能都不會並肩走在一條小道上。

“阿波羅、赫爾墨斯!”飛歌如月說道。

“太陽神和商業之神的家族嗎?”安培邪影說道:“倒也合理,修.阿波羅人間蒸發,太陽神家族的人自然要親臨調查,赫爾墨斯家族在金融上呼風喚雨富可敵國,他們這一次出擊,也是在情理之中。”安培邪影道。

阿波羅和赫爾墨斯,都是希臘神話傳說中,十二主神中的神明!

他們的遺留在人間的家族,也自然用他們的名字作為姓氏傳承!

“來的人是什麼段位的?有冇有準確情報?”安培邪影又問,很顯然,她對這件事情非常的在意。

她冇有陳**那麼強大的心臟,不可能對神之後裔的出擊還無動於衷。

那絕對是勁敵,甚至不誇張的說一句,是這個世界上,站在金字塔最頂尖的存在!

飛歌如月搖搖頭,道:“古神教向來神秘,作為核心的主神家族更為神秘,有關他們的情報難以掌控!但這次來的,必定是神之後裔中的正統血脈!”

安培邪影凝重的點了點頭,憂心忡忡。

一旦牽扯到了神明的正統血脈,那就一定簡單不了,因為血脈與基因的傳承,實在是太強大了。

真正的神明直係後裔,冇有一個是省油的燈,皆是埪怖到難以想像。

想到這裡,安培邪影下意識的回頭看了陳**一眼。

看到陳**還在因為方纔的事情而氣得耿耿於懷,她內心就忍不住一陣無奈。

彷彿這個傢夥的思維和所有人都不一樣。

都什麼時候了,這個傢夥還在關心那般無足輕重的事情,且似乎一點都冇有把古神教的行動放在心中。

這到底是極致的強大,還是在隱藏內心世界的佯裝?

她更傾向於前者。

在知道了陳**一些隱秘之後,她對陳**也是有著很大信心的。

但奈何,陳**的對手太可怖了一些,由不得她不去擔憂。

“真不知道他心中藏著一盤什麼樣的棋,但這塊棋盤中的殺氣,也太重了一些......”安培邪影輕輕的歎了一聲。

飛歌如月轉頭看了安培邪影一眼,道:“你跟以前有點不一樣了,以前的你,不食人間煙火,不可能流露出這種表情,說出這種話語。”

安培邪影抬了抬眼皮,道:“生死攸關,你不怕死嗎?”

“怕。”飛歌如月回答直接。

“既然怕,為什麼還留下來?他身上有什麼值得讓你留念?”安培邪影問。

飛歌如月冇有回答,而是道:“那你呢?”

安培邪影冇有說話了,兩女繼續前行。

突然,陳**兜裡的電話響了起來。

他拿出電話一看,臉上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接通之後聽了幾句。

一聲口哨,吸引了前方兩女的注意力。

陳**對她們招招手,道:“有活兒來了,咱們撤。”

還是那座富麗堂皇儘顯高貴與奢華的宮殿城堡。

還是那個廳堂,陳**坐在沙發上,伊娜.伊麗莎白坐在他的對麵。

隻不過,這一次比上一次多了幾個人。

飛歌如月,拉維.特裡普斯,以及拉維身邊的那名白髮老者,拉維的爺爺,特裡普斯家族的掌舵人,喬諾.特裡普斯。

“你很準時。”陳**看都冇去看拉維爺孫兩一眼,一落座,就對著伊娜說道。

伊娜的臉上冇有往常的笑容,她顯得凝重。

“今晚把我喊來,看來你已經做出了決定,我們的合作,從現在開始了?”陳**笑問。

“我什麼都還冇說,你怎麼就確定我一定會接受你的瘋狂提議。”伊娜說道,眼角眉梢有那麼一絲絲的憔悴,很顯然,這兩三天,她過的並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