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人小說 >  驚濤駭浪 >   第1035章 怨氣

-

第1035章怨氣

去雲霧山,自然少不了老董。

許一山剛將電話打過去,老董便興高采烈地吼起來:“老許,你終於記起我來了。在哪?”

許一山笑了笑道:“廢話,你在哪?有不有空?”

老董二話不說道:“你有事,再冇空都有空。”

“行,你過來我家,我今天想去一趟雲霧山。”

十幾分鐘後,老董敲響了門。

屋外陽光燦爛,冬日暖陽普照大地。老董探頭往屋裡一看,小聲問:“陳書記在家嗎?”

許一山看他畏手畏腳的樣子,忍不住想笑,招呼他道:“她在不在家管你什麼事?進來再說。”

老董嘿嘿一笑,進屋換了鞋。

老董對陳曉琪一直心懷愧疚,在於他在許一山與陳曉琪去登記的時候,老董不知出於何種目的,說了一句讓人琢磨不透的話。

儘管許一山有選擇性的忽略了他這句話,但老董還是記在心裡。以至於後來他隻要一看見陳曉琪,便會找機會躲著走。

“回來了。”老董笑嘻嘻道:“省城的日子太舒服了吧。回到我們鄉下小地方,習慣不?”

許一山呸了一聲道:“老董,你今天不對勁啊,廢話特彆多。老子不也是從這裡出去的?現在還不是回來了茅山。”

“你嘛,隻是臨時過渡一下,誰不知道。”老董將身體往沙發上一靠,得意道:“聽說,你在省裡都出了名。老許,人的才華還是真的,不像有些小人,自己冇本事,卻處處眼紅彆人。”

許一山微笑問道:“老董,聽你口氣,心裡有抱怨啊,說說,你這話裡包含了什麼意思?”

老董輕輕歎了口氣,欲言又止。

恰好,陳曉琪從臥室出來,看見老董來了,麵無表情說道:“董局,你很閒啊。”

老董連忙辯解道:“陳書記,你彆冤枉我。我是你家男人叫來的,說去雲霧山。”

陳曉琪便看了許一山一眼,淡淡問:“你今天不跟我回去我爸媽家?”

“晚上,晚上去。”許一山解釋道:“白天我去一趟雲霧山看看。”

陳曉琪哦了一聲,叮囑他記得時間。今晚他們一家三口去她爸媽家吃晚飯,老丈人陳勇有話要與他說。

陳曉琪去上班了,許一山穿了衣服,與老董一同下了樓。

老董換了新車,價格看起來不便宜。許一山摸了摸座椅,讚道:“老董,發財了啊。車都換了。”

“屁!”老董罵了一句,“我省吃儉用換一輛車,不像有些人,出手就是幾十萬上百萬的。人家纔是財大氣粗。”

車出縣城,老董才幽幽歎口氣道:“老許,你還要多久纔回來茅山?你再不回來,陣地可能會失守了啊。茅山縣現在很亂啊,爭權奪利已經要進入白刃戰了。”

許一山暗暗吃了一驚,隨口問道:“老董,你到底想說什麼?”

老董道:“某人不是提拔成了縣長助理了嗎?你是冇看見,人家一個小小的助理,比書記縣長都要牛皮得多。現在想在茅山辦點事,冇有他這個助理點頭,寸步難行哦。”

“你說的是黃曉峰?”許一山疑惑地問:“他一個縣長助理能有這麼大的本事?”

老董笑笑道:“人家祖上留下來的政治遺產嘛。全茅山縣的乾部,有幾個不是他爹提拔起來的啊。這些人不說感恩,至少不會撕破臉皮吧。何況,周書記終究是一個女流之輩,她哪能鬥得過一個厚顏無恥之徒。”

許一山撲哧笑了,“老董,看來你對黃曉峰的怨氣很大嘛。”

老董緩緩搖頭,“不是我一個人對他有怨氣,我敢說,現在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就連彭縣長,對他都是禮讓三分。人家有人在市裡當領導,要捏死下麵一個乾部,還不是罈子裡摸烏龜的事啊。”

許一山聽得有些雲山霧罩,老董的抱怨,基本都集中在黃曉峰的身上。難道黃曉峰現在在茅山橫行霸道了?

“我不是拍你馬屁。”老董鄭重其事道:“你在茅山,此人還有所收斂。這可能就是一物降一物。老許,說實話啊,你這人有個鮮明的特點,不畏權勢,敢想敢做。現在很多人都在說,你許一山是個乾實事的人。茅山這兩年來的變化,誰不知道都是你老許一手促成的啊。”

許一山心生愧意,搖了搖頭道:“老董,你把我抬得抬高了。”

“不是我抬你,是大家在背後都這麼說。”老董摁了一下喇叭笑道:“我隨便舉個例子,你看啊,雲霧山旅遊開發是你搞起來的吧?油脂基地是你引進來的吧?現在的汽車零配件基地,也是你引進來的吧。彆的不說,就憑著這幾件事,整個茅山誰能與你比?”

許一山笑道:“老董,你彆把功勞都往我一個人頭上戴。這不是我一個人的事,而是整個茅山所有乾部群眾一一起努力的結果。誰不想家鄉好啊,我隻是做了自己該做的一點事,不值一提。”

老董搖搖頭道:“老許,你這個態度我不讚同。彆人恨不得把功勞都搶在自己手裡,哪有將功勞往外推的事?你不知道吧,縣裡成立了一個優化經濟環境小組的機構,負責人就是黃曉峰。這個機構的權力非常大,凡是在茅山縣域的所有企業單位,他都可以插一竿子進去。”

老董說著說著開始憤怒起來,“現在茅山有這樣的一個說法,來茅山,拜碼頭,周彭無用,黃家一統。”

許一山在老董的抱怨聲裡逐漸理出來了一個頭緒。按老董的說法,現在茅山的一二把手周琴和彭畢,還抵不上一個黃曉峰。

這裡麵有著很深的曆史根源。正如老董說的那樣,黃曉峰在茅山有著深厚的政治遺產關係。縱觀全縣情況,現在當政的基本還是黃山時代的老人。

彭畢履職茅山時,曾經動過換人的念頭,並且付諸於實際行動。但是,他在操作的時候,犯了一個致命的毛病,他想方設法想要提拔起來的人,在常委會上都會遭到無情的狙擊。

最明顯的就是洪山鎮書記的人選。洪山鎮書記段焱華因身體健康原因,不得不離開工作崗位。而且他的身體疾病預示著他從此以後都必須遠離官場。段焱華這本書算是合上了,江湖從此將再無段焱華的傳說。

但是,他空出來的位子,就成了很多人覬覦的目標。

誰都知道,作為茅山縣數一數二的大鎮,誰坐上了鎮委書記的寶座,誰就可以躋身縣委常委行列。

這是一塊充滿了誘惑力的餡餅,掉在誰頭上,誰就能一步登天。

當時,許一山曾給周琴建議過,讓老董出任洪山鎮書記。

許一山不知道的是,周琴在會上提出任命董一兵擔任洪山鎮書記時,第一個站出來堅決反對的就是黃曉峰。

按理說,黃曉峰雖然是縣長助理,但他並不是常委,他的意見完全不能左右常委的決定啊。

然而現實是,老董董一兵還真因為黃曉峰而與洪山鎮書記失之交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