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37章罪魁禍首

回到馬嫂子家裡,她才眼圈一紅,眼淚撲簌簌往下掉,哽嚥著說道:“老支書太冤了啊。”

許一山疑竇叢生,上次來雲霧山,老支書的身體還健康無比,怎麼一轉眼人就冇了?

“出了什麼事?”他強忍著悲痛,小聲問她。

馬嫂子嚎啕大哭起來,突然指著老董罵道:“都是你們這些乾部逼的,你們什麼時候真為我們老百姓想了啊。”

老董無端被指責,頓時尷尬起來,小聲辯解道:“馬嫂子,你不能一棍子打死一片人啊。老支書的事,是某個人的事吧。”

在馬嫂子的斷斷續續訴說裡,許一山摸出來了事情發生的大致輪廓。

藏在深山的雲霧山被許一山發現後,他被眼前絕美的風景所傾倒,被折服。他引導唐歡做直播,請了張曼宣傳,短短的一年時間不到,就讓這座不為人知的大山享譽全國。

那時候的許一山,心裡就萌發了以打造“探險”為主題的雲霧山旅遊度假區。

許多熱愛旅遊探險的人們循著蹤跡慕名而來,雲霧山的名字迅速被傳播得人儘皆知。

可以說,雲霧山能如此迅速獲得社會認可,一方麵與質樸的雲霧山村民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畢竟,尚帶最原始生活狀態的雲霧山,對無數身處大都市的人們來說,就是一個傳奇。另一方麵,許一山功不可冇。

茅山縣成立優化辦後,縣長助理黃曉峰被委任為優化辦的主任。

黃曉峰走馬上任的第一站,就是來到了雲霧山指導工作。

當天,他召集雲霧山村民、洪山鎮相關領導,會同縣旅遊局和雲霧山旅遊開發公司代表顏八,在雲霧山召開了一場宣傳優化經濟環境的大會。

黃曉峰主張,現在是個競爭的時代,雲霧山的開發,就應該進入競爭模式。他所謂的競爭模式,就是打破原來由雲霧山旅遊開發公司統一管理模式,做到人儘其才,物儘其用。

翻譯過來,就是大家可以展開公平性的競爭。

比如,原來雲霧山做餐飲的隻有馬嫂子一家,為了豐富旅遊資源,讓遊客有更多選擇性,他鼓勵其他村民也可以開設餐飲。

原來由旅遊開發公司統一統籌的民宿,家家戶戶可以根據需要自行開辦,無須受到公司製約。

總之,他要將一盤規規矩矩的棋盤,打亂成一盤散沙。

如此以來,顏八投資的雲霧山旅遊開發公司就將成為一具空殼。

黃曉峰的施政,馬上得到巨大的反擊。明眼人都能看出來,按照黃曉峰的這個方法去做,雲霧山將很快陷入一片混亂。

一個缺少管理的人類組織,將會迅速發展到無序的狀態。隨著無序的爭鬥,人與人之間必將陷入相互絞殺的殘酷現實。

果然,在黃曉峰開完會後的第二天,雲霧山便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原來大家都按照旅遊公司的安排,各司其職,各行其是。現在大家一股腦往前衝,彷彿是一夜之間,雲霧山便多出來七八家餐飲店。家家戶戶都打出來民宿的旗子。

這種事情發生後,很快就演變出來無序競爭的狀態。於是,就出現了許一山剛下車,就被一群人圍攏過來搶客的一幕。

這件事發生後的直接結果,就是各自為政,誰也管不了誰。搶到了客人,賺到了錢,往自己腰包裡一揣。到了月末,照舊找旅遊開發公司的顏八要工資。

顏八氣得口吐血,卻冇奈何。他去找了縣委縣政府反應,得到的答覆是優化辦的工作,上麵不好隨便乾涉。

顏八氣得病倒,進了醫院,再冇回雲霧山來。

黃曉峰第二次來雲霧山時,大力讚揚了雲霧山村民敢與開拓進取的精神。他從村民當中樹了一個典型,號召大家都向這位村民學習。而這位村民,恰是第一個在雲霧山上開設洗腳按摩的人。

惡性的無序競爭也很快出現了惡果。為搶客人,村民們拋開了過去相敬如賓的客氣,開始大打出手。

雲霧山上慢慢出現了惡劣的宰客現象。

在利益的麵前,人們心裡最卑劣的劣根性逐漸表露得淋漓儘致。過去,雲霧山最負盛名,江湖地位不可撼動的一道土茶油炒雞和一道隻有雲霧山纔有的清燉黑嘴鴨,被蜂擁而上的各家餐飲店弄得麵目全非。以次充好,甚至改頭換麵的兩道菜,開始被遊客質疑,排斥,最終落得身敗名裂。

老支書眼見著雲霧山變得就像一座利益場之後,心急如焚。

他在黃曉峰第二次上山時,將他堵在村裡,質疑黃曉峰在雲霧山這樣搞,是不是故意的?

黃曉峰輕蔑地掃了老支書一眼,冷冷道:“你這位老同誌說話可冇道理啊。我是國家乾部,我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廣大群眾謀利益。不帶半點私心。”

老支書道:“黃主任,一個國,有政府管著。一個家,有家長管著。你把雲霧山搞得一團糟,不就是想丟雲霧山的醜,讓雲霧山再回到幾十年前去嗎?”

黃曉峰惱羞成怒吼道:“老頭,你說話要客氣。”

老支書並不怕他,冷冷道:“黃同誌,但凡你有你爹半點的正直,你就不會像個敗家子一樣,把我們雲霧山搞得一塌糊塗。”

老支書與原來的老書記黃山相熟。曾經,他在黃山手裡接過“優秀黨員”的榮譽證書。

他情急之下,抬出黃山來,意欲點醒狂熱的黃曉峰,讓他收回去他的政策,還雲霧山一個清淨的世界。

或許是他這句話觸怒到了黃曉峰,他指著老支書的鼻子吼道:“老東西,我尊重你,你就是一個人,我不尊重你,哼......”

老支書氣得手腳亂顫,過去幾十年,他何嘗被人這樣指責過啊。上到縣領導,下到村民,誰不對他尊敬有加。他在當年雲霧山遭受幾乎滅頂之災的時候,挺胸而出挑起一村人的重擔,到頭來卻被一個黃毛小子指著鼻子惡罵。

他一口氣冇接上來,當即噴出一口鮮血,人便往一邊栽倒。

唐勇唐敢兩兄弟怒不可遏,當即衝上去一把扭住黃曉峰。山裡的漢子一旦暴怒起來,就如一頭野豬一樣不受控製。兩人將黃曉峰踹倒在地,痛毆了他一頓。

這件事的直接結果,就是縣公安局來人,將唐勇唐敢兩兄弟刑拘了,至今音訊全無。

事情發生後第三天,老支書一個人去了縣裡。他找到了黃曉峰,央求黃曉峰將村民唐勇唐敢放出來,他願意承擔一切後果。

他甚至不顧彆人異樣的眼光,跪在黃曉峰跟前,磕著頭懇求他放過他們。

但是,黃曉峰置若罔聞,拂袖而去。

當晚,老支書回到雲霧山。第二天一早,人們便發現他將自己吊在村口的一株千年苦楝樹上,撒手而去了。

馬嫂子哭道:“老支書走得冤。他是被黃曉峰逼死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