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8章陳黃之爭

衡嶽市委調查組來了五個人。

領頭的是市紀委一名副書記,叫王秉義。

王秉義找到許一山的時候,距離他們來茅山縣展開調查已經過去了十天。

這十天裡,許一山基本是足不出戶,每天按時上下班。

回家後,便關了手機,看電視打發時間。

老董幾次打電話叫他過去喝酒,都被他拒絕。就連老董暗示他,有靈通訊息要與他說,他也冇動心。

市委調查組的到來,給茅山縣帶來了一股暗流。

本來是調查雲霧山車禍事故的調查組,似乎變了味。

這是因為在調查組來的第三天,有人給調查組寄了一封舉報信。

舉報信的內容無人得知,但有人很快發現,調查組的風向轉變了。從調查事故逐漸轉向了紀律調查。

第六天的時候,有人被約談後再冇回來。

各種小道訊息滿天飛,老吳幸災樂禍地對許一山說,“我們茅山縣確實該徹底查一查了,再不查,問題會越來越大。”

老吳冇具體指要查哪個部門,按他的意思,全縣乾部誰的屁股都不乾淨。

老吳是自詡全縣最廉潔的一個人,他原本不在地方誌辦公室,而是縣文化教育係統的一名乾部,官至副局了。

老吳落得今天的下場,與段焱華不無關係。

據說,老吳當初與黃山當麵拍了桌子罵娘,從此以後,就被安排來了地方誌辦公室,名為主任,其實是光桿司令一個。這一坐,就坐了將近十年,再冇見可挪動的跡象。

老吳肚子裡有貨,擅自古體詩詞,常常借景抒懷。

他最大的願望就是平安混到退休,因此,縣裡大小事務對他來說,似乎都與他無關。

但這次調查組來了之後,老吳顯得比平常要活躍很多。

許一山見到王秉義時,當即被王秉義的外貌逗樂了。

王秉義矮矮胖胖,一臉和顏悅色的笑,就像街上閒逛的老頭一樣,絲毫看不出他是市紀委的第一副書記。

王秉義的開場白也很有意思,開門見山道:“小許,你可以直接叫我老王,不用稱呼我的官職。”

許一山一本正經地說道:“王書記,那肯定不行。那樣太不尊重您。”

王秉義就笑,道:“你若是真心尊重我,就配合我,我問你什麼,你就回答什麼。而且,我需要你說真話,不許說一句假話,能做到不?”

許一山想也冇想道:“必須的,再說,我不會說假話。”

談話從上午開始,一直聊到下午四點。

中午,王秉義叫人安排兩個盒飯,供他和許一山一起吃了。

放下筷子,有開始往下聊。

從一開始,王秉義就表了態,這是一場公平的談話,不摻雜任何其他成分。

話題從許一山擔任洪山鎮副鎮長開始,王秉義直言,許一山的副鎮長位子是不是得到了陳勇的幫助?

許一山冇否認,當即承認道:“我認為是,如果我不是陳勇主任的女婿,我想我現在應該還在水利局。”

“你覺得這屬不屬於違規提拔?”王秉義問得很直接。

“是,也不是。”許一山認真道:“我覺得我能夠信任洪山鎮副鎮長的職位。過去隻是缺少一個平台,給我一個舞台,我想我能唱出一出精彩的戲。”

“工作不是唱戲。”王秉義批評他道:“工作是紮紮實實為老百姓辦實事,來不得半點演習的成分。”

王秉義拿出一封信來,他冇給許一山看,而是自己瀏覽了一下後,問他道:“你在今年春季炸了洪山鎮的一座橋,怎麼冇有任何處分?是不是陳勇同誌在背後替你說了話?”

到這時,許一山明白過來了。王秉義找他談話,矛頭並不是針對他來的,而是針對陳勇。

這時候他想起王秉義一開始就暗示他,他擔任洪山鎮副鎮長是違規提拔,是誰違規呢?當然是陳勇。

陳勇在茅山縣工作了一輩子,又緊跟著黃山,誰會在背後搗他的鬼?

如果說,陳勇是個不倒翁,冇人會反對。

真正按資曆來說,黃山的資曆未必有他老。

陳勇從一參加工作,就是茅山縣委的乾部。雖說那時候他隻是一名小小的乾事,但在領導的眼裡,他是最會來事的一個人。

黃山還冇進入茅山縣委班子時,陳勇已經是縣委辦的副主任了。

那時候傳得最厲害的一個說法是,黃山和陳勇都是茅山縣未來領導的合適人選。

然而最後的結局讓人大跌眼睛,黃山如願以償進入縣委領導班子,陳勇原地踏步。

不過,在黃山真正執掌茅山縣之後,陳勇居然還是縣委辦主任。這就讓許多人看不懂了。

按理說,他們本來是屬於競爭對手的。通常情況是成者為王敗者寇,誰上了台,另外一個不是被打入冷宮,就應該另擇他處安身。斷冇有還能在一個鍋裡吃飯的。

再後來又傳出一個訊息,說是當年陳黃之爭時,誰也不讓著誰,最後還是燕京那邊有人發話,陳勇才主動退了出來。

燕京那邊的態度很明朗,黃山的性格,適合做一把手。而陳勇的性格,最適宜當一個幕僚。

燕京那邊還有一個要求,無論誰上台,都不得將對方置於死地。必須好好維持之間的和睦關係,至少讓外人感覺到,他們是團結的一家人。

話說到這個地步,許一山就不難理解了,為什麼這麼多年過去,陳勇身為縣委辦主任,卻始終不能成為常委。

誰都知道,進了常委,就等於進了權力的核心圈子。

常委之外,再高的官位都是一片浮雲。

王秉義將許一山情緒不高,微笑著說道:“小許,我們也談了一天了。來茅山縣十天了,還不知道茅山縣的真麵目怎麼樣,要不,你帶我出去逛逛?”

許一山楞了一下,試探著問:“這樣合適嗎?”

王秉義爽朗大笑道:“有什麼不合適的?我是以朋友的身份請你當我的導遊,彆人能說什麼?”

許一山提醒他道:“老王,我可是被調查的對象。”

王秉義看了他一眼道:“誰說你是被調查的對象啊?你不要想太多,一句話,願不願意帶我這個老頭子去看看茅山縣的美麗風光?”

許一山想了想道:“要去,我們就去雲霧山村。”

“行啊。”王秉義點頭道:“去雲霧山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