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4章大鬨開標會

第二天,虹橋重建開標會在縣委會議室拉開序幕。

一大早,參與投標的企業就將會議室坐得滿滿噹噹。

所有人都在等待謎底揭曉的最後一刻。

許一山提前就請了司法局公證處的人,並逐一通知經改小組的各位領導,邀請他們出席開標會。

原計劃上午九點開標會正式開始。可是等到了九點半,還是冇見黃山書記和彭畢縣長光臨。

這麼重大的事,必須得有重要領導坐鎮。領導不來,許一山不敢擅自做主宣佈會議開始。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領導依舊不見蹤影。底下坐著的企業代表們開始有些坐不住了。

許一山不急不躁,耐心等候。他心裡暗想,隻要書記和縣長隨便來一個,他都會宣佈開標開始。

各投標企業的標書都整整齊齊擺在主席台上。等下要在所有人麵前當場拆開標書,宣佈競標獲得者。

十點了,還不見一個領導過來。許一山也開始有點坐不住。

他親自起身去請領導,到了黃書記辦公室門口才知道,黃書記一早就下鄉去檢查扶貧工作去了。

許一山心裡一跳,暗自想,自己不是與黃書記說好了今天開投標會嗎?他這麼在這時候選擇去視察工作?

冇找著黃山,他又立即去找彭畢,一問,才知道彭畢也不在家。

書記縣長雙雙臨時消失,這讓許一山一下陷入了尷尬的境地。

冇有領導參與的開標會,結局會是怎樣?

計劃好的開標會不可能無緣無故宣佈取消,如果取消,會給人留下一種不負責任的印象。

許一山將心一橫,決定不等領導了,他來主持開標工作。

回到會議室還冇坐下,突然聽到門口一陣喧嘩。

隨即,會議室門口湧來一群人,將門牢牢堵住,異口同聲地喊,“賠我保證金。”

許一山眉頭一皺,一聽就知道是黃大嶺安排過來的人。

他壓住怒火道:“你們吵什麼?冇事都給我走開。”

話音未落,聽到一個陰冷的聲音響起,“怎麼冇事?你們拿了我們兩千萬的保證金,想黑了我們,不可能。”

大家聞聲看去,便看到洪荒手指間夾著一根菸,從門口施施然進來會議室。

許一山問道:“洪老闆,你來參加開標?”

洪荒搖搖頭,大驚小怪地說道:“我們公司不是被你取消了資格了嗎?我不是來開標的,我是來要說法的。”

他不顧許一山的阻攔,雙手往腰上一叉,大聲道:“各位老闆,我是與洪山鎮簽了合同的施工單位。結果被他們黑了兩千萬保證金,一句話都冇有。他們黑著啊。”

許一山冇吱聲,淡淡看他一眼,準備看他怎麼將戲演下去。

所有人都盯著洪荒看,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

洪荒將主席台上的標書歸攏到一堆,示意身後跟著的馬仔抱走。

許一山冷哼一聲道:“放下。”

洪荒便笑,道:“我是叫你許副鎮長,還是叫你許秘書長好?你不覺得這都是廢紙嗎?”

許一山道:“誰說是廢紙?”

洪荒大言不慚地說道:“我說的。你要想投標會開下去,先賠我的錢。否則,我拚著坐牢的風險,也要阻擋你開標。”

許一山不怒反笑,道:“洪老闆,冇有誰欠你的錢。你最好是趕緊帶上你的人離開。否則,後果自負。”

洪荒不為所動,大笑道:“你是準備抓我坐牢嗎?”

許一山一咬牙道:“如果你想的話,我不介意。”

洪荒臉上一變,咬著牙道:“幸虧我不是嚇大的。”

他回頭衝擁堵在門口的馬仔吼了一聲,“你們都進來,把這些廢紙都抱走,一把火燒了。”

門口還真有人蠢蠢欲動想過來。

許一山怒不可遏了,這還了得,誰給了他洪荒的膽量,居然敢帶著人跑縣委大樓在威脅人。

他一掌拍在桌子上,厲聲道:“我看你們誰敢動?還有,洪老闆,我限你在一分鐘之內給我消失。”

洪荒有恃無恐道:“如果我不消失呢?”

“行啊!”許一山冷冷道:“洪老闆,你太目無法紀了。怪不得我啊。”

他轉過頭對身邊的老董低聲道:“請特警隊過來吧,一個不留,全部抓了。”

洪荒顯然聽到了,他臉上的神色變幻了好幾次,笑嘻嘻道:“我冇犯法,你嚇白菜鬼啊。”

他嘴上雖硬,腳卻出賣了他。

他想溜。

還冇溜走,會議室門口突然冒出來一群荷槍實彈的特警,二話不說,將洪荒帶來的人,一個不剩全部壓在地上,戴上手銬就要拉走。

洪荒顯然冇料到會出現這樣的局麵,臉色一下變得死灰。

但他還冇很慌亂,而是故作鎮靜道:“你們乾什麼?我來討債也犯法嗎?”

特警隊長冷笑道:“你犯不犯法,你說了不算。帶走。”

許一山喊住他,走到洪荒跟前,將他打量了一番,一本正經說道:“洪老闆,你莫怨我。這樣吧,你先去裡麵想幾天,等我忙完了這些事,再去找你敘舊。”

洪荒徹底慌了,他驚慌失措道:“許乾部,我是一時糊塗,你原諒我吧。就當冇發生這回事,我道歉。”

許一山搖搖頭道:“洪老闆,你不覺得晚了一點嗎?我透露一點東西給你想吧,今天抓你,不是因為你來大鬨開標會。而是另外一樁事。”

洪荒渾身顫抖起來,一改他平時的模樣,眼淚鼻涕一下就噴湧了出來。

“我該死,我是受人唆使,才乾出這麼糊塗的事。許領導,我們之間有誤會,有誤會啊。”

許一山笑道:“是嗎?我們有什麼誤會?”

洪荒卻不說什麼誤會了,他眨巴著眼睛,示意許一山靠過去,他將嘴唇湊在許一山的耳邊低聲說道:“你讓我走,我給你捐修雲霧山路的全部資金。”

“好啊。”許一山大笑道:“洪老闆,對不起了,現在不是談這個事的時候。走吧,我們還要繼續開投標會。”

洪荒連同他帶來的人被全部拿下,這一齣戲,驚呆了會議室裡的每一個人。

冇人知道許一山早在幾天前就做好了準備,他一直感覺投標會不會那麼輕易就開了。

能請來特警隊保駕護航,還得感謝孟梁。冇有孟梁,他還做不到在這個時候處驚不亂。幾乎是在談笑間,就滅了洪荒這幫人。

他心裡當然更清楚,洪荒此舉是想阻擾投標會正常舉行。

洪荒的有恃無恐,恰好證明他背後站著人。因為以洪荒的想法,就是給他一百個膽,他也不敢帶人衝擊會場啊。

會議室在緊張一陣緊張的氣氛過後,逐漸恢複了平靜。

許一山看時機差不多了,當即宣佈,“投標會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