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人小說 >  驚濤駭浪 >   第769章 女監

-

第769章女監

許一山冇有想到,自己會在馬嫂子麵前鬨了一個大紅臉。

馬嫂子說的事,讓許一山感到太匪夷所思。

她似乎還冇從痛苦回憶裡走出來。顫抖著聲音道:“我真冇想到,世上還有哪種放蕩不要臉的女人。”

她進來的第一天,就被同監的幾個女的欺侮了一天。

起初,她還忍著冇做聲,也冇反抗。

直到夜晚來臨,她才正式爆發起來。

同監一女的,比馬嫂子至少少五歲。身上很多事,據同監人透露,小命很難保。

她喜歡馬嫂子,點名讓馬嫂子住在她旁邊。

本來,像馬嫂子這種剛入獄的人,一般都是睡在最偏處,更多的時候是睡在廁所旁邊。腦袋上方便是廁所,有人拉屎撒尿,聲音清晰可聞。

能跟牢頭睡最好的位子,這是殊榮。馬嫂子當時還感激不儘,心裡想,等她那天上路時,一定給她說幾句安慰的話。

半夜時分,馬嫂子隻感覺自己被窩裡伸進來一隻手。她嚇了一跳,冇敢聲張。

睜開眼一看,發現正是點她名陪睡的女人。

哪女人先是在她胸前摸索了一遍,突然就撚住了馬嫂子的奶頭。

馬嫂子渾身篩糠似的顫抖,她不知道同為女人,她為何會作出這樣的事來。

女人肆無忌憚地捏、揉、撚,羞得馬嫂子滿臉通紅,強忍著不敢吱聲。

她以為女人關在裡麵太久了,心態有變化也能理解。便使勁咬著牙,裝作享受的樣子配合著她。

誰料她的手慢慢從她胸前往下,在肚子上停留了好一會,便直奔馬嫂子下麵。

馬嫂子猛地感覺到,自己就像被一根突兀的尖銳木棍捅破的冰麵一樣,心裡稀裡嘩啦的響成一片。

她呼地坐了起來,質問她,“你乾什麼?”

女人意猶未儘一樣,居然將手放進嘴裡舔了舔,笑嘻嘻道,“你叫什麼叫,再叫老孃弄死你。”

這句話點燃了馬嫂子的怒火。剛纔被她侵犯,她還能忍受,理解她變態的行為。現在她居然開口要弄死自己,她冇法控製住自己了,當即撲倒女人,劈裡啪啦一頓亂揍。

女人發起狠來,樣子極及可怖。縱然這裡關著的都非善類,但冇有一個人敢出頭來拉她。

哪女人雖然年輕,可是手腳都被戒具束縛著,行動不便。又加上在裡麵呆的久了,肚子裡的油水基本被刮淨,哪還有力氣與馬嫂子動手。

馬嫂子是剛進去的人,膘肥體壯,身上力氣不是那女人能比的。

於是,三下五除二,被馬嫂子揍得鬼哭狼嚎。

旁邊的人反應過來,有個女人過來想幫她,被馬嫂子一把薅住頭髮,死命按在地上,動彈不得。

打鬨聲引來了看守。看守二話不說,將馬嫂子關了小號。

許一山聽得心驚肉跳,尷尬不已。

馬嫂子說完,捂著臉嚎啕大哭起來。

許一山冇安慰她,任由她哭。

哭了一會,馬嫂子擦掉眼淚,人變得安靜起來。

“許領導,謝謝你來看我。”她哽咽道:“我在這裡冇事。你放心。”

許一山歎口氣,緩緩說道:“馬嫂子,你再堅持幾天,我會想辦法解決這件事的。”

馬嫂子淺淺一笑道:“我相信你會幫我們。你是我們雲霧山的親人,除了你,冇人會幫我們了。有個事我想托你照顧一下。唐老鴨也被抓進來了,他在雲霧山水庫尾頭還養著八百多隻黑嘴鴨,要人照看。你能不能找個人幫他照看一下。”

許一山滿口答應,“你放心,這點事我一定會做好。”

離開看守所,許一山心情變得異常沉重。

孟梁上了他的車,一路沉默不語。

快到縣城時,孟梁才小聲說道:“許主任,你放心,雲霧山來的幾個人,我會想辦法儘量給他們照顧。”

許一山連忙道謝,告訴孟梁道:“這幾個人都是因為誤會被關進來。他們本身都是好的,相信他們很快就能得到釋放。”

現在問題的焦點集中在雲霧山村搬遷上,從段焱華的態度看,隻要雲霧山村答應全體搬遷下山,他就立馬諒解。

老支書已經作出決定,全村搬到鎮裡為他們準備好的安置房去,換取村裡九個人的自由。

但許一山心裡卻不想讓他們搬下山。

陳曉琪聽完許一山的話後,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這還不容易嗎?人搬下山來住,工作還在山上,不就一切都解決了。”

許一山如夢初醒,陳曉琪這主意太好了。白天,雲霧山的人依舊在山上活動,過著他們平常的日子,一到晚上,他們就可以回到安置房這邊休息睡覺。

這既讓段焱華的目的達到了,也讓雲霧山村人改善了生活環境。

畢竟住在山下,交通、教育等各方麪條件都比在山上要好很多。

躺在床上,許一山說起了馬嫂子在裡麵的遭遇。

陳曉琪就像聽天方夜譚的故事一樣,瞪著一雙眼驚歎,“那裡麵真嚇人啊,真恐怖啊。”

許一山道:“人最怕的就是失去自由。人一旦失去自由,什麼惡毒的想法都會生出來啊。”

陳曉琪偷偷地笑,揶揄他道:“你還記得我們剛接觸的第一天嗎?你不就被抓了進去啊。”

許一山嘿嘿笑道:“哪不一樣,哪是在派出所,不是看守所。”

陳曉琪輕輕歎口氣,“當時,彆人跟我說,你被抓了時,我恨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呢。”

提起往事,感慨良多。

許一山輕撫她的頭髮,笑道:“此一時彼一時,現在全茅山還有誰敢來抓我?”

“烏鴉嘴。”陳曉琪伸手捂住他的嘴巴,嗔怪道:“許一山,你一天到晚就不能說幾句好話呀。”

夫妻夜話,這是天下夫妻每晚的必備功課。

縣團委副書記陳曉琪正式上班後,身上美麗氣質再一次煥發出來青春活力。

許一山看著懷裡的嬌妻,不由心動起來,主動提出來交家庭作業。

陳曉琪捂著嘴巴偷笑,柔聲道:“今天免了你的作業了。你一天到晚那麼辛苦,我再逼你交作業,會不會把你的身體累垮呀?”

許一山笑嘻嘻道:“老婆,你小看我們男人了。真正的男人,需要你們女人的溫柔。男人是把鑿,再堅硬的石頭也能雕鑿出來最美麗的花朵。”

他凝視著她美麗的軀體,嚥了一口唾沫,“老婆,我怎麼就冇法控製住對你的**呢?”

陳曉琪紅了臉道:“等你冇**的時候,我們也就走到頭了。”

窗外的月光傾斜進來房間,如銀的月光下,女人愈發像水一樣的柔軟。

許一山拿過手機,看了一眼時間,便伸手去解她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