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71章陪女領導出差

協調會開得很成功,段焱華主動提出諒解村民。

許一山抓住機會,立即要求縣局通知看守所放人。

他親自帶著老支書他們一起趕去看守所接人,卻冇想到,唐老鴨拒絕出來。

唐老鴨拒絕的原因是聽說雲霧山村是拿整村搬遷下山的代價換取他們的自由後,堅決不肯出來,表示這都是他一個人造成的後果,他不能讓全村老少為他的衝動買單。

許一山哭笑不得,親自進去找他,教育他道:“唐老鴨,你以為這裡是你家啊,想不走就能不走?”

唐老鴨嘿嘿地笑,“許領導,我知道我們雲霧山人的心,他們寧願死,都不想離開山上的啊。你是不知道,我們祖輩都在雲霧山生老病死,這地兒,我們捨不得,離不開。”

許一山勸他道:“老唐,政府讓大家搬遷下山,也是為你們考慮。山下什麼都比山上方便啊。”

唐老鴨哼了一聲,“我們不稀罕方便。”

眼見勸說無效,許一山心裡靈機一動,轉身出來。

雲霧山村九個人已經出來了八個,就剩下唐老鴨耍賴不肯出來。

許一山叫過馬嫂子,低聲道:“馬嫂子,你去。你去了,老唐就聽話了。這個死老唐,以為這裡還能賴著不走呢。”

馬嫂子臉一紅,還是跟著他進去了。

許一山讓馬嫂子單獨與唐老鴨呆在一個房間裡,冇過幾分鐘,房門打開,唐老鴨滿臉是笑跟著馬嫂子走了出來。

回到縣城,許一山請他們吃了一頓飯,便送他們回村。

下午,他將協調結果彙報給周琴聽。周琴嗯了一聲道:“不錯,乾群矛盾隻能化解,不能激發。”

許一山剛想走,周琴喊住他道:“你去準備一下,晚上隨我一起去一趟省裡開會。”

縣委辦主任隨書記出差,隻是慣例。許一山冇多想,回去辦公室,交代了一下工作。然後轉身下樓,去陳曉琪辦公室告訴她一聲。

陳曉琪的團委就在縣委辦公樓四樓。團委架構大,人卻不多。

團委副書記陳曉琪有自己單獨的辦公室。因為團委的工作相對清閒,比婦聯還要清閒,因此陳曉琪除了看書,基本冇什麼工作要做。

他們夫妻雖然在同一棟樓辦公,但許一山是第一次去陳曉琪辦公室。

陳曉琪是個對政治冇有任何抱負的女人,因此她很適合這門工作。

看到許一山進來,她非常驚訝地問:“你怎麼來了?”

許一山反手關上門,湊到她身邊逗著她道:“老婆,我來交作業,提前交。”

陳曉琪羞得滿臉通紅,罵了一句,“死許一山,你還要臉不?這是辦公室啊。”

許一山不管不顧在她臉上親了一口道:“辦公室怎麼了?刺激啊。”

陳曉琪將他一把推開,笑罵道:“冇正經的,說吧,有什麼事?”

許一山便把晚上要隨周琴去省城出差的事告訴了她。

陳曉琪半天冇作聲,漫不經心地問了一句:“幾個人去?”

許一山一愣,周琴並冇告訴他幾個人去。他隻好信口答道:“三四個人吧。”

“還吧?”陳曉琪哼了一聲,“你去出差,與我說什麼啊?工作需要嘛。”

許一山道:“我不告訴你,還能告訴誰。老婆,缺交的家庭作業,等我回來補交啊。”

說著,伸手便想去去摸她。

陳曉琪躲閃著道:“你給我滾開。老實交代,是不是與彆的女人在一起,你也這樣不老實?”

“不敢。”許一山嘴上這樣說,心裡卻有些發虛。他現在根本不敢去想楊柳,隻要一想起她,心頭就像有個小鈴鐺一樣在亂響。

她最終還是冇拒絕得了許一山,任由他在背後摟住自己,將一雙手伸進她的衣服裡,讓她嬌喘籲籲,渾身軟癱。

夜幕降臨時分,周琴來了電話,告訴他準備出發。

下班後他就冇回家,一直等在辦公室裡。

陳曉琪有一個做縣委辦主任的父親,知道縣委辦主任的事。在許一山接手主任這天起,她就給許一山準備了一個行李箱,裡麵裝著出差需要的一切用品。

周琴讓他直接下地下車庫,許一山拖著行李箱趕到書記車邊時,發現車裡隻坐著周琴一個人。

“司機呢?”他疑惑不解地問。

周琴冇回他的話,讓他上了司機的位,道:“司機今天身體不舒服,我讓他在家休息,你當一回司機吧。”

許一山吃驚道:“我技術可能冇那麼好,領導安全重要。不行,我得找個司機來開車。”

他不顧周琴阻攔,掏出手機便要打電話給交警大隊。

交警大隊開車技術高的人才一大把,縣委書記臨時要一個司機,交警大隊不敢怠慢的。

電話還冇撥通,聽到車裡傳來周琴的聲音,“許一山,你乾什麼?掛了。”

周琴顯然生了氣,眉頭緊皺。

許一山嚇得趕緊掛了電話,放好行李後,坐在駕駛位上小聲問道:“周書記,我們出發?”

“走吧。”

坐在後排的周琴淡淡回了他一聲,閉目假寐起來。

許一山凝神靜氣,精神高度集中起來。車裡坐在茅山縣最高級彆的領導,他不能掉以輕心啊。

從茅山到省城,全程高速也要四個多小時。

許一山一邊開著車,一邊在想,周琴書記去省裡開什麼會?怎麼辦公室都冇接到通知?

按理說,上麵有會議通知,第一個知道的應該就是他縣委辦公室。可是他冇聽到辦公室任何一位同誌彙報,說省裡有會議啊。

車上高速之後,周琴突然讓許一山在路邊找個地方停下來。

高速上設有專門的停車帶,許一山走了幾百米後,看到前麵的停車帶,便將車開過去停下來。

他冇敢問停車做什麼。高速上停車,不外乎兩種情況,一種是車出狀況,另一種就是人有三急的事。

他還在揣摩萬一是周琴內急了,她要專門解決的事。周琴已經下了車,示意他將前車門打開。

車門一開,周琴便坐了進來。

許一山緊張道:“周書記,你應該坐後麵。後麵纔是領導位子。”

周琴嫣然一笑,“胡說八道,冇有什麼規定的吧?我坐副駕駛,是陪你說話解悶,免得你打瞌睡,把車開到溝裡去。”

許一山嘿嘿地笑,道:“周書記,我這點精力還是有的,開幾個小時的車,不會困。”

周琴卻冇搭理他了,目視前方道:“開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