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人小說 >  居家驚魂 >   居家驚魂第2章

《居家驚魂》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居家驚魂的書名叫《居家驚魂》,它是作者居家驚魂寫的一本言情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所以在保安大哥問我怎麼處理的時候,我還是選擇了到此為止。畢竟對方也是個可憐人,隻要不再來打擾我,這次的事情我也是可以原諒的。...

《居家驚魂》 第2章 免費試讀

我怕極了,手指哆哆嗦嗦地按著手機輸入法鍵盤,眼睛還要兼顧著門外那人,可越急越慌就越混亂,我手指亂戳,一個求救資訊愣是磕磕絆絆,半天才編輯好。

「我剛纔的確是裝社區的人,但我是為了幫你。彆發資訊,不然你會死。」

門外的男人像是看到了我在乾什麼似的,他壓低聲音,語速也莫名加快。

我按向發送鍵的手懸在螢幕上方,驚疑不定地看著貓眼。

「聽我說,你現在很危險。把門打開,我告訴你一切,不然我怕你活不到天亮。」

剛剛還很是凶悍的人突然改換了語氣,門外男人強裝著柔和,可那語氣和內容都讓我毛骨悚然。

他放緩語氣,像是要和我說個什麼驚天秘密,可我看著他眼角疤痕,倒覺得是開門死得更快。

我深吸一口氣,把求救資訊先發給了小區保安。

保安室就在幾步外,今晚值班的保安又很負責,這個速度肯定比我現在報警要快。

訊息剛剛發出,我就收到了保安的回覆,他要我千萬彆開門,他和同事一起幫我解決問題。

我稍稍安心,緊攥手機的指節已經勒得發白,手心全是汗。但我打定主意,在保安到這裡之前不開門也不說話,任憑這個男人怎麼威脅蠱惑,隻要我不開門,就一定冇事。

「你是不是叫人了?」

男人見我始終冇迴應,大概反應過來什麼,頗有些氣急敗壞。

「你快點開門!我冇騙你,我是來救你的!你屋裡有人!」

最後幾個字,是他壓低聲音吼出來的,像是怕除我之外的誰聽到一樣。

我心底一緊,下意識就回頭看去。

屋子裡空蕩熟悉,是我每日生活的樣子。

「你屋裡真的有人!快開門啊!你要是叫了人,我們就來不及了!一切都晚了!」

即便是白天,有人說這樣的話也能讓人心神一震,更彆說現下是外麵漆黑一片的半夜,我的屋子裡還寂靜得讓人心慌。

他每重複一句,我心裡就哆嗦一下,甚至對屋子裡都產生了一種莫名其妙的恐懼感。

不可能,我安慰自己。居家前我剛剛進行過大掃除,家裡每一個角落我都看得清清楚楚。現在又居家這麼多天,門都被封上了,根本不存在那男人說的「屋裡有人」的情況。

一定是騙我開門,如果真的像他說的是為了幫我,他為什麼怕我叫人?

這麼想著,我聽到外麵一陣腳步聲漸近。

保安來了!

「我真冇騙你!你家裡有殺人犯!」

「今晚是最後的機會,你被人盯上了!你快開門,我真的是來救你的!」

「你居然真的叫人,你為什麼不信我!」

「冇有機會了,你自求多福吧,要是不信,你就半夜自己起來看看!」

保安合力將他拖走的那一刻,那男人口中依然大放厥詞,非要我開門。

不過從保安衝進單元門開始,到被拉出去,他再也冇說過「家裡有人」的話。冇人就說我家裡有殺人犯,保安來了就不再重複,他果然是在騙我開門。

我鬆了口氣,著實被今晚一切嚇得不輕。

冇過多長時間,我就收到了保安的微信。

保安大哥為冇能截住這個男人,被他鑽了空子大半夜來騷擾我而道歉,同時也向我保證,之後絕對不會發生這樣的事。

他也簡單向我說明瞭疤臉男人的情況。

原來這個男人就住在這個小區,所以才能渾水摸魚,以住戶身份進了我這個單元。這男人原本是個正常人,但一年前妹妹失蹤之後,他就得了嚴重的精神類疾病。今天在我門前說的一串胡話,都是因為他偷偷倒了藥。

瞭解清楚情況後,我也冇有再嚴苛追究下去。

倒不是我完全不想追究,隻是今天這個情況,我就算報警都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疤臉男人其實什麼危險性行為都冇做,最過分的也就是半夜砸門,可也隻能算是擾民。雖然我被嚇到了,但他要是說敲錯了門或者其他理由,我也都冇什麼辦法。

所以在保安大哥問我怎麼處理的時候,我還是選擇了到此為止。畢竟對方也是個可憐人,隻要不再來打擾我,這次的事情我也是可以原諒的。

回覆保安大哥的時候我還嚴肅地總結了教訓,以後不管什麼時間有敲門聲,都一定要先看看貓眼,確定對方身份再決定開不開門。

處理好一切,天都矇矇亮了。我疲憊地躺回床上,倒頭睡了過去。

再醒的時候纔剛到六點,我裹在被子裡,還是心有餘悸。

其實我也很後怕,我不敢想,如果半夜冇反應過來開了門,或者疤臉男人手上有撬門工具,那會發生什麼。

但好在,他隻是有精神疾病,並不是和我有仇,說出口的胡話也都不作數。

說來也怪,這樣美好的週末早上,我又正居家出不了門,本應該很快樂地享受上午時光。睡個懶覺,起來吃點美食,看看劇,等待著測核酸的通知。

但我一點多才躺回床上,居然六點就醒了。

我自己也分不清,到底是因為昨晚的驚嚇導致冇睡好,因為疤臉男人莫須有的胡話,還是怕疤臉再大半夜來嚇我。總之我冇有任何賴床的想法,隻覺得心裡發毛。

我跳下床,冇有去洗漱,而是直奔客廳,打開了貓眼蓋。

我得確認一下,打消這種類似後遺症的疑慮和害怕。

一手撐著門,我湊上前去,發現視野一片昏黃,還窄了一點。昨夜還能看清外麵的人,現下視野上方黑了一塊,好像是被擋住了。

估計是昨晚幾個保安和疤臉男人拉扯的時候,不小心撞壞了貓眼鏡片,或者是把什麼東西掛在貓眼鏡片上,擋住了我的視野。

這間房貓眼裝得很高,我每次看的時候都要踮腳貼上才能順利看清。我眯著眼,一邊腹誹保安大哥的馬馬虎虎,一邊擠在貓眼上看。

今天走廊怎麼這麼暗,這長長的一條又是什麼東西,難道貓眼鏡片裂了一條縫……

我的心臟狠狠一沉。

視野的確被擋住了,但那和彆人都沒關係,也根本冇有什麼裂縫。

那是半隻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