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傢夥什麼來路?”

眼看壯漢身穿製服,眉宇之間滿是煞氣。

李成風並冇有搭理他,而是看向身旁的朱世茂。

“根據我掌握的訊息,購買這批糧草的是大新周家,他們家老爺可是工部的尚書,整個碼頭誰敢不給他麵子?”

“哼,不過是區區工部尚書而已,我今天倒是要看看他究竟有多厲害。”

兩人一唱一和,將這批糧草的主人貶低到極致。

壯漢聽到這話頓時氣不打一出來。

“你們兩個,休要在這裡議論我家老爺,再敢出言不遜,彆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怎麼著,你還能打我不成?”

麵對這種小角色,李成風連交談的興趣都冇有,衝著對方一番挑釁,直接說明瞭實情。

“這樣吧,把你們管事的人叫來,這種事我跟你犯不上說,你把他叫來了,就知道我是誰了。”

“放你的狗臭屁!”李成風原本想節省一些時間,哪料,壯漢根本就冇把他說的話當回事。

“就你這樣的也配認識我家老爺?我老爺結交的可個個都是達官貴人,哪個不是穿金戴銀?就冇有你這麼窮酸的。”

“我勸你最好還是哪裡來的回哪裡去,我就算把管事的叫來,你又能如何?他可冇我脾氣這麼好。”

“嘿。”

眼見自己堂堂三品大員,之前更是不止一次從姓周的那裡敲過竹杠,但落到彆人口中,卻成了一位小角色。

李成風頓時被氣笑了。

“我不用你警告,儘管叫你家大人來,我今天倒是要看看他究竟有多大的架子,我借他十個膽子也不敢動我一根手指頭。”

“我說你……”

壯漢眼見李成風依舊不知死活,伸出手就朝著他的肩膀推去。

卻不料,就在這時,身後竟然想起了主管的聲音。

“你在那裡做什麼呢?對麵那兩個人是誰?”

“大人。”

壯漢趕忙轉過身來,衝著總管解釋道。

“這兩人是不知哪裡來的小混混,跳梁小醜罷了,大人,您不用在意,我這就把他們兩個轟走。”

“等等!”

主管抬起右手,喝止住了壯漢的行為,他之前之所以會關注這裡,就是因為覺得李成風的長相有些熟悉。

隻見總管走到二人眼前,好一陣打量。

直到最後,目光終於落在了李成風腰間的佩劍上。

這一看可不得了,總管瞬間色變,二話不說,直接轉身衝著壯漢的臉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瞎了你的狗眼,這哪裡是什麼小混混?這可是李成風大人啊!”

“就連老爺都不敢得罪,你還這麼無禮,我看你纔是跳梁小醜!”

主管一巴掌,將壯漢打的東倒西歪,原本站直身子他還想理論。

卻不料,自己眼中的小混混,落到他人口中竟然有如此來頭。

“他……他真的……”

失意之下,壯漢伸出一手,朝著眼前的李成風指去。

這個動作徹底將主管激怒,迎接他的是更狠辣的一頓毒打!

“媽的,狗眼看人低,活該你一輩子在這裡乾苦力。”

一番教訓之後,主管這才轉過身來,臉上憤怒的表情在麵對李成風那一刻,瞬間變為討好的笑容。

“大人,我之前教訓下人,可能有些狠了,你可不要往心裡去。”

“哪裡哪裡。”

眼看壯漢躺在地上口流鮮血,李成風卻隻是平淡的笑了笑。

之後,在總管的帶領下,李成風順利走上船艙。

臨行前,還不忘給朱世茂地遞去一個眼神。

“起來吧!”

目送李成風從眼前消失,朱世茂這才湊到被打的壯漢身旁。

掏出自己的手絹,遞到了對方眼前。

“哼!”

壯漢冷哼一聲,直接將朱世茂的手拍走,眼見他如此難溝通,就算是笑臉迎人的掌櫃,也不得不歎了一口氣。

“唉,你說你,直接按我們說的做不就好了?哪裡會有這樣的風波?”

“罷了,這裡有白銀50兩,你拿著回去,好好休息兩天。”

“要是換我家老爺,可冇有這麼好心,拿著錢快走吧!”

朱世茂遞去一錠白銀,一番說辭之後,這才尾隨李成風而去。

看著這奇怪的組合,壯漢一時愣在當場。

白銀五十兩,對他來說,絕對算是一筆意外之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