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成風在白敬天家中的所作所為,震撼了一大批人。

特彆是在場十幾位大人,人人心中叫苦不迭。

腸子都快悔青了。

自己好死不死,為何要招惹這個煞星?

現在好了,白白損失一大筆。

何苦呢?

當然,有人屈服自然就有人反抗,眾人當中,王懷川一臉不憤之意。

雖然離去,但在臨走的時候也給李成風留下了一句狠話。

“小子,咱們等著瞧!”

之所以敢如此狂妄,正是因為他是太尉高球身邊的大紅人。

李成風欺負到自己頭上,若是傳出去,那可是打的太尉的臉。

那位三公,能忍?

帶著憤懣之意,王懷川駕馬而去,直接來到了三公的府邸當中。

但他萬萬冇有想到,自己向仆人描述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後果,等待了半個時辰之後,換來的卻是一個讓人極度失望的答案。

“太尉說了,這事他不管,你們要是有本事的話,儘管找李成風去報複好了。”

“不過,太尉讓我警告你,李成風不能死,他要是有什麼差錯,你就給他陪葬。”

“該怎麼辦,你自己看著來。”

這特麼,你是我老大,還是李成風老大?

王懷川聽完這話整個人都傻了。

我找大人可是來主持公道的,現在反倒成了我被威脅了。

這是什麼鬼?

李成風可是狀元,是女帝手底下的人,是那個女人的頭號走狗。

什麼時候也能跟三公走的這麼近了?

不好!

心中咒罵了一陣之後,王懷川最終還是含恨離去。

可僅僅走到半路,掃了一眼路邊的沙漏,王大人頓時冷汗直流。

李成風之前給他的時間隻有兩個時辰,現在時間已經去了大半。

半個時辰之後,李成風就要自己的答案了。

必須抓緊應付!

既然求援不靈,反倒被警告一番,擺在王大人眼前就隻剩下一條路。

屈服!

想到自己之前蠻橫的態度,他差點罵娘。

回到家中,連忙命人準備了一份重禮。

這個數字,甚至連他的身家都覺得一陣肉痛!

……

“你的……白銀五十萬兩?行吧行吧,把銀票遞來,站到我左手邊。”

“你的呢?名貴字畫?去你大爺的!我不要這些,隻要真金白銀!再給你機會再去取。”

“你的!黃金十萬兩?小夥子有眼光,行,你也站左邊去吧。”

“呦,張大人,咱們可是老熟人了!以前你小子總是能讓我眼前一亮,這次拿了什麼?”

“白銀一百五十萬?不愧是你!來人,搬一個椅子就放在我身邊,給尚書大人奉茶。”

白敬天的府邸內,如今已經成為了李成風分贓的據點。

一眾大人,在李成風的指點之後,被分為三六九等。

大部分人都站在了左手邊,甚至張晗還被賞了一張椅子。

到最後,就隻剩下了白敬天與王懷川兩人。

一位是被李成風逮了個正著,還不知究竟該如何應付,另外一位,則是臨走之前給李成風留下了狠話,此刻尚未歸來。

坐在屬於自己的位子上,聽著下人的稟報,嘴角不禁泛出一抹冷笑。

這兩個傢夥,今天自己一定要扒上一層皮。

想跑?

冇門兒!

“那個誰,你過來。”

冷笑過後,李成風衝著忐忑白大人輕輕的招了招手,趴到他的耳邊。

一番交代之後,這才輕咳一聲。

“咳咳,白大人剛纔已經跟我解釋過了,之前你們看到的一切都是一場誤會。”

“那些東西可不是他貪汙得來的,而是為我準備的禮物。”

“另外,為了表現自己的愧疚,白大人會在今晚之前,為我準備二百萬兩白銀。”

“剛纔你們看到的所有東西,全都給我忘了,聽到了嗎?”

麵對李成風威脅,所有人都趕忙點了點頭。

“尚書大人,你呢?”

“李成風大人,你說什麼?我來這裡可是喝茶的,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擦,你挺會演的!

眼看張晗是個裝糊塗的高手,李成風心中暗地為他豎起了大拇指。

下一秒,口中再念出一個人名。

“王懷川……他是不準備來了吧?”

“大人,大人,我到了,到了!”

李成風的話音不過剛剛落下,從門外就已經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定睛看去,王懷川麵帶著急,一路小跑。

懷中抱著一個木盒,分明裝著一份重禮!

看其麵帶討好之意,哪裡還有半分之前強硬的模樣?

李成風眼見這般,忍不住輕啐了一口。

“呸……霸氣外露,找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