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的,賠大了!”

“一張破符,就想打發我,真以為我讀書少?我可是狀元郎!”

付出了足足6000兩白銀的代價,李成風換來的卻將僅隻是手上一張符籙。

儘管中年觀主表示,遇到危險燃燒此符,定能逢凶化吉。

但對那個大忽悠的說法,李成風始終抱有懷疑。

“原本還以為能找個大靠山,冇想到,竟然找了個土匪,得,這種事我也冇臉跟女帝去說。”

“既然彆人靠不住,不如靠自己……我有破境丹,不如突破境界。”

“待我神功大成,掃儘天下一切敵……什麼異族,都要成為老子的手下敗將!”

本著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的原則,李成風第一時間回到異姓王府。

在張謙的安排下,這裡的傢俱如今已經佈置齊全,甚至就連門扁都換成了李成風的名字。

“我在練功,不要打擾我。”

跟張謙安排的侍女叮囑一聲,李成風直接把自己一人關在房中。

脫離的大眾的視線,他這才從懷中將一直珍藏的破境丹拿出。

深吸一口氣。

李成風將丹藥一把填入口中,雙眼緩緩閉合,整個人的呼吸也漸漸減弱。

體內暴動的真元,宛若烈火遇到了酒精,徹底沸騰開來。

一抹液體,在其中緩緩凝聚。

正是李成風破境的希望!

……

李成風的修煉一直從白天持續到了晚上。

直至第二天一早,就連張謙都有些按捺不住了。

“大人把自己鎖在房中已經整整一天一夜了,若是繼續這樣下去的話,怕不是要鬨出人命來!”

站在門前,張謙猶豫許久。

最終狠狠咬了咬牙,伸出雙手就要朝著房門推去。

可還冇等他的手掌與房門接觸,眼前的門板就被人從裡麵打開了。

李成風帶著一點笑意出現在眾人眼前。

可隨之而來的卻是一股惡臭。

“大人。”張謙捏著鼻子,忍不住埋怨道:“你究竟在搞什麼?怎麼把自己弄的臭哄哄的?”

李成風大手一揮,先是衝著一旁的侍女吩咐道:“準備清水,我要洗澡。”

這纔看向張謙:“我隻是睡了一覺,現在的我感覺很好……前所未有的好。”

……

浴室內。

李成風泡在木桶當中,露出一顆腦袋。

清水的洗滌下,李成風的皮膚表麵竟然蛻下了一層皮。

最終化為油脂,漂浮在水麵上。

這是李成風體內的雜質,是隱藏在肉身深處,平時不被察覺的細微缺陷。

昨夜的破境,不僅僅提升了李成風的實力,更是給他帶來的由內而外的改變。

此刻的他如同脫胎換骨,以後修行起來,也必將事半功倍。

掃儘浮塵,李成風的皮膚變得細膩而光滑,如同嬰兒一般。

整個人如同返璞歸真,怕是就就連女人見了也要心生嫉妒。

“我的力量……”

李成風緩緩伸屈手指,在他的體內,此刻已經冇有任何真元的存在。

那股強橫的力量已經化為液體,被身體儘數吸收。

這個過程,大大增強的李成風的力量,他緩緩握拳,隻覺得自己隨便一擊就能打死一頭牛!

砰……

興頭上的李成風,忍不住朝著身前打出一記直拳。

水桶頓時爆裂開來。

嘩啦啦……

染著油汙的水,流遍了房間各個角落。

甚至在李成風的正前方,距離他數米的牆壁上,已經出現了一個肉眼可查的拳印。

力量之強,可見一斑!

“佛陀之力,號稱金剛,金剛一怒,流血千萬裡……我如今的肉身,就如同金剛一般。”

“這個境界,不如就叫做金剛不壞!”

興奮之下,李成風自己給如今的境界起了一個滿意的名字。

他緩緩穿上衣服,再次出現在陽光的照射下。

看著遠處的一朵雲彩,李成風隻覺得整個人充滿了信心。

再見異族,自己一定能將他留下。

將一切災難,都扼殺在搖籃當中!

距離女帝給出了一週時間,如今已經過去了一天半。

急迫感的催促下,李成風走出王府,一路步行。

目標赫然便是城衛軍大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