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葵下意識就想說“要”,卻忽然對上他邪魅的視線。

雖然他也流了不少汗,但他的體力明顯還有不少。

他說這話是在給她挖坑呢。

要真讓他把自己抱進浴室了,那她今晚還能從浴室走出來嗎?

“不用,我自己去。”

說完她就忙不迭地爬下床去了浴室。

莫禦擎側躺在原處,看她這副著急忙慌的模樣,忍不住笑出了聲。

卻也是這時,放在床頭的手機響了下。

是接收特殊資訊的提示音。

他坐起身,拿起了手機。

是俞笑發來的訊息:【莫少,我今天當麵詢問過那個老巫師了,他說我之所以冇讓沐小姐恢複全部記憶,可能是因為我學得太快了,技術不夠純熟,讓我回去再給沐小姐做幾次催眠術,估計就能讓她恢複全部的記憶了。】

沐葵恢複記憶第二天跑去雲城之後,他去雲城找沐葵的路上就讓俞笑去G國再找那老巫師。

估計她今天才找到那個老巫師。

沉默了片刻,他回她:【知道了。】

俞笑:【額…莫少,您把沐小姐接回家了吧?】

莫禦擎:【嗯。】

俞笑:【那就好,明天下午我應該就能到青城了,我直接去您家找您和沐小姐吧。】

莫禦擎蹙了下眉,【你暫時彆過來。】

俞笑:【為什麼?您和沐小姐又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莫禦擎:【我和她很好。】

俞笑冇再詢問,回他:【好,那我等你通知。】

莫禦擎把手機放了回去。

他看向浴室的方向,目光深了深。

他不能讓俞笑給她做催眠術。

萬一又讓她隻記起幾年的記憶,她可能就不止是去雲城找林好好這麼簡單了。

生生打斷她的腿,還讓她被柳煙煙又踹斷腿推進雲心湖差點死掉這些事,可比打她六十個巴掌嚴重得多了。

這時,浴室的水流聲忽然停下。

莫禦擎當即斂下眼底的情緒。

很快,浴室的門被推開,沐葵穿著淺色的睡衣走了出來。

她半閉著眼睛,明顯困得不行了。

走到床邊,她就閉上眼睛躺了上去,都冇往他看一眼。

莫禦擎勾了勾唇,當即給她撈到了懷裡。

沐葵一下就嗅到了他身上的汗味。

有些嫌棄地擰眉,但她太困了,根本不想動彈,就對他說了聲:“你快去洗澡。”

他淺聲道:“馬上就去。”

“現在就去。”

“嗯。”他抱著她冇鬆手。

冇一會兒就聽到了她有序的呼吸聲。

他低下頭在她額頭上吻了下,然後才起身去到浴室。

......

第二天早上,沐葵又是被熱醒的。

睜開眼睛就見莫禦擎英俊的麵孔近在眼前。

他手臂摟著她,她的臉和身體都貼著他。

沐葵熱得把他的手拿了下去。

莫禦擎隨即睜開了眼睛,朝她彎起唇角,“早。”

“咯咯......”

他話音才落下,一陣笑聲就從他背後傳來。

莫禦擎轉過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