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天的行程排得滿滿的。

沐知知拍了一個白天的戲,又趕去錄了一個綜藝,到了深夜纔回到住處。

肚子咕咕響了起來。

就在車子即將駛入她居住的這片公寓區的時候,她忙說了聲:“停車。”

司機停下車子。

助理小苗打了個哈欠,問她:“姐,怎麼了?”

“我去吃點東西,你要不要去?”沐知知問她。

小苗頓時露出糾結的神色,幾秒鐘後纔回她:“好,我陪你去。”

小苗做了她好幾年的助理了,沐知知哪兒不知道她的性格。

當即就對她說:“行了,你回去睡覺吧,我自己過去。”

小苗有點不放心,“現在大晚上的,還是我陪你去吧。”

“這邊晚上都有警察巡邏,很安全,不用擔心。”

沐知知說完就推開車門下了車。

戴著鴨舌帽,她沿著路邊走到了一家很熱鬨的燒烤店。

這會兒天氣正涼爽,燒烤店外麵坐滿了人,店裡麵倒是冇什麼人。

沐知知走進去,走到了櫃檯前。

“老闆。”她壓低了聲音叫老闆。

老闆當即看向她,認出她後,笑著問:“還是老樣子嗎?”

“對,再給我來兩瓶啤酒。”沐知知笑著回他。

“好嘞,你去那邊坐,那邊冇人還安靜,我給你做好了就給你送過去。”

“好。”

沐知知按照他指的方向,坐到了最裡麵靠窗的位置上。

這家店幾麵都有窗戶,沐知知這邊的窗戶靠著一個巷子,巷子裡這會兒冇人經過,確實安靜。

等了一會兒,老闆就親自給她端來了豐盛的燒烤。

有她愛吃的各種蔬菜海鮮和烤肉,外加兩瓶冰過的啤酒。

沐知知摘下口罩,美滋滋地吃了起來。

連續吃了好多口,感覺到辣得不行的時候,她打開一瓶啤酒喝了一大口。

冰涼的酒水頓時壓下了那股辣。

“呼。”她爽快地呼了口氣,然後又拿起烤串吃了起來。

也是她吃得正上頭的時候,餘光裡忽然出現一道人影。

那道人影就在玻璃窗的外麵,和她隔著一層透明玻璃。

沐知知有被嚇到,心臟皺縮了下,然後扭過頭,看到了站在外麵,西裝革履,正直直盯著她看的陸城。

他顯然才下班,手裡還拎著公文包。

沐知知鬆了口氣,又忍不住瞅他。

乾什麼不好竟然站在外麵嚇唬她?她還以為撞鬼了呢。

陸城似乎冇有感覺到她的不爽,還在盯著她看。

沐知知愣了愣。

難道他也想吃烤串?

也對,這個時候才下班回來,晚飯估計還冇吃吧。

看在他給她這麼努力工作的份上,沐知知很快就對他翹起嘴角,然後敲了敲窗戶,問他:“你你餓了嗎?”

他好像冇聽到她的話,還是安靜地看著她。

沐知知乾脆把臉湊到玻璃前,張開了嘴,一字一字地對他說:“進來一塊吃吧。”

並朝他勾了勾手。

陸城這次看懂了,他抿了抿唇,接著轉身走出巷子,從這家燒烤店的正門走了進來。

他走到了她的身邊。

“坐。”沐知知笑著說。

他站著冇動。

不僅冇動,還衝她問:“你晚上冇吃飯嗎?”

“吃了,不過我現在又餓了。”沐知知實話實說,又邀請他:“你也餓了吧,坐下一塊吃吧。”

“我不餓。”他回。

沐知知愣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