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一下!你們等一下!"

一個蝕日宗的修士連忙沖天而起,大聲喝止道:"諸位請稍安勿躁。我有些事情想問問你們,你們說我們蝕日宗的修士剛纔去進攻你們了?能說說是怎麼回事嗎?據我所知,我們蝕日宗已經很多年冇有下達這種命令了。"

"你少裝蒜!"一個妖族強者用大神通。將劉正陽等人進攻山脈和森林的畫麵用能量幻化出來。然後指著正在使用蝕日劍陣的劉正陽等人的畫像,大怒道:"跟你們蝕日宗做了那麼久的鄰居,彆以為我認不出你們的蝕日劍陣!"

其他妖族的強者看到劉正陽等人使用蝕日劍陣的畫麵。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他們都紛紛衝著蝕日宗的修士們口吐芬芳,噴出滿天的唾沫星子。

蝕日宗的修士們本來就被罵得臉色鐵青一片。

看到劉正陽等人的畫像後,他們更是氣得幾乎咬碎一口的鋼牙。

因為劉正陽之前在蝕日宗內搗亂,蝕日宗的修士們基本都認識劉正陽。

看到劉正陽再次給他們搗亂後,他們的心情可想而知。

那個仙王境的蝕日宗修士一臉惱火地說道:"各位妖族的強者。你們真誤會了。這個人不是我們蝕日宗的人,他叫劉正陽,是我們蝕日宗的仇敵。如果你們能把他找出來。我們蝕日宗甚至可以給你賞金……"

"少廢話了!誰不知道你們蝕日宗的蝕日劍陣不外傳?"妖族的強者根本冇有耐心聽蝕日宗的修士解釋,很暴躁地吼道:"你們不想打就把這個進攻我們的人族修士交出來,不然你們蝕日宗全體都得去死!"

蝕日宗的仙王境強者氣得上氣不接下氣,拳頭握得緊緊的,憤恨地說道:"你們要我怎麼說。你們才肯相信?這個叫劉正陽的混蛋真不是我們蝕日宗的人。他是一個飛昇者!"

"那你怎麼解釋他們會蝕日劍陣?"妖族的強者質問道。

"他偷學的!"

"你們蝕日宗不是一直都會把見過蝕日劍陣的人殺死嗎?你們怎麼不殺他?"

蝕日宗的仙王境強者一張嘴,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他真的無語了。

他總不能說蝕日宗全體修士聯手。都冇有辦法將劉正陽留下來吧?

那種事情要是傳出去。他們蝕日宗還有什麼麵子?

經營出足夠的威勢。是需要時間。需要戰績的!

可是摧毀一股勢力給外界的壓迫力。隻需要一場敗仗就可以。

為了維持蝕日宗的威嚴。他們根本不可能將劉正陽大鬨蝕日宗的事情說出去。

而在蝕日宗的各位支支吾吾時,妖族的強者已經認定蝕日宗的各位無話可說。

他們也不再廢話,馬上凝聚力量,繼續進攻蝕日宗。

蝕日宗的強者們冇有辦法,隻能被動應戰。

當然,迎戰妖族的強者們時,蝕日宗的修士們一直罵罵咧咧的,豐富多彩的罵人詞語從他們的嘴裡蹦了出來,讓躲在密宮裡看戲的劉正陽等人歎爲觀止,同時也增加了很多冇用的罵人詞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