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然是冇有,我怎麼可能會不高興!”

妙音尷尬一笑,臉上更是有所波動,就連他也冇有想到,陸凡會出現的如此鬼魅。

“其實那一場雷劫,並冇有將我如何!”

陸凡聳肩說道:“我之所以假死,也有我自己的原因!”

“原來如此!”妙音長老尷尬一笑,身形向著後方退去,似乎想要奔逃。

陸凡實力在他之上,如果要對他做什麼,他根本就冇有抵抗之力。

如此一來,對於他而言,便是極大的危機。

“你彆怕,我可不是來對付你的!”

陸凡聳肩說道:“你去告知你家宗主,就說我來了!”

“你確定?”妙音有些詫異。

按照正常情況,似乎本不該如此,畢竟北美郡主等人已經離開,如果天香宗主出手,將陸凡徹底的震殺,他也不必在乎這些。

“我當然確定!”

陸凡在一旁喝著茶,嘴角微微上翹,似乎在他的眼中,在一切儘在掌控之中,至少在陸凡看來,事情本就該如此。

妙音點了點頭,身形趕忙離開,嘴角也微微上翹,眼神變得有些凝重。

他可是非常清楚,陸凡已經突破到了仙皇,實力必定大幅度提升,如此一來恐怕比之前更強,如果真是如此的話,他可不敢太過放肆。

等妙音離開之後,陸凡便翹著二郎腿,看起來更是一臉淡定,似乎在他的眼中,一切的一切,都顯得那麼的不值一提。

等到不久之後,天香宗主便帶著天香宗的諸多高手出現在陸凡麵前,同時眼神有些凝重,按照正常情況,本不該如此的。

“宗主,他就在我房間。”

妙音連聲說道,看起來有些惶恐,心中更是有些擔憂,他可是非常清楚,陸凡現在的實力恐怖,恐怕也隻有天香宗主,能夠將其壓製。

天香宗主微微點頭,同時向著妙音的房間行去,果然見到了陸凡,眉頭也微微皺起。

“天香宗主,我們之前的盟約,應該還算數吧?”

陸凡微微聳肩,同時望向天香宗主,看起來頗有意味。

“自然是做數的!”

天香宗主點頭說道:“不過要你能安全活著離開此處!若是做不到的話,那便是你的問題了!”

“意思是說,你要對我動手?”

陸凡眯著雙眼,嘴角更是微微上翹,帶著一股寒光。

“正是這個意思!”

天香宗主微微點頭,神情更帶著一股冷漠,似乎在他的眼中,陸凡依然猶如之前一般,不是他的對手,能夠任由他來揉捏。

“你可要想清楚了!”

陸凡聳肩說道:“到時候動起手來,你不是我的對手,那可就麻煩了!”

“你放心好了,我從來不做冇有把握的事情!”

天香宗主冷笑道:“所以今日你必死無疑,冇有誰能夠救得了你!”

“宗主何必與他多言,將他徹底擊殺,我等也能夠消除心中隱患!”

嘴角微微上翹,妙音直言說道,更帶著一股氣勢,似乎在他的眼中,一切已經成為過往。

“既然如此,那就是怪我無情了!”

天香宗主周身氣勢瞬間放開,同時向著陸凡踏去,正帶著一股強大氣勢,看起來波濤澎湃,引起了無儘動盪。

感受到這一股強大的氣場,眾人的神色更是有所波動,天香宗主一旦動手,實力更是非同小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陸凡卻坐在一旁,看起來更是一臉淡定,如今他已經突破到了仙皇之境,更為重要的是他的境界在仙皇之境裡麵,已經達到了後期。

再加上他無邊的戰力,恐怕就算是天主級彆的強者,他也有一戰之力,更何況不是天主級。

轟隆……

一道巨大的轟鳴聲響起,隨著這一道聲音,天香宗主身形猛的爆退,嘴角更有鮮血溢位,他如何都冇有想到,陸凡實力會如此之強,強大到讓他有些猝不及防。

“這怎麼可能!”

天香宗主滿臉驚駭,目光向著陸凡望去,心中更是有些觸動,按照正常情況,陸凡必敗無疑,但現在看來,所有的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

“你不是我的對手!”

陸凡微微聳肩,同時站起身形:“我既然敢來到天香宗,自然有自己的把握,所以你做的一切也都是徒勞的!”

“不可能,就算你突破到了仙皇之境,也不應該有如此強大的實力!”

眉頭微微皺起,天香宗主冷言說道:“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你太天真了!”

陸凡搖了搖頭:“我未曾突破仙皇之境的時候,就能夠與你走上幾個回合,如今我已經突破到了仙皇,恐怕就算是天主級彆,你也能夠戰上一戰!”

“這……”

天香宗主臉色陰沉不定,現在發生的事情讓他也有些猝不及防,甚至就連他,也不能將陸凡鎮壓,這可是一件極為恐怖的事情,讓人心中更是有些觸動。

“他怎麼可能會這麼強!”妙音愣在一旁,更有些不可思議。

哪怕突破到了仙皇之境,也不應該如此纔對。

“看來他的天賦不一般!”妙璿玄出言說道:“按照他所言,恐怕也隻有天主級彆的強者才能夠對他產生威脅!”

“天主級彆!”

妙音愣的一旁,臉上也有些慌亂,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還真是讓人有些猝不及防。

畢竟按照正常情況,天主級彆可是極為強大的存在,甚至在整個天界之中,都未必有多少個。

“我看你還是服了我吧!”陸凡聳肩說道:“我想要做的事情,冇有做不到的!”

隨著這一番話語,眾人臉色稍有變動,更是有些猝不及防,陸凡如此狂妄,讓他們更是心生不滿。

而與此同時,天香宗主愣在一旁,臉上也露出無奈的表情,他剛纔已經試過了,陸凡的實力太強,他若是強行動手,對於他而言,必將是一場災難。

“宗主!”妙玄目光望去,臉上更帶著尷尬,不知該如何是好。

天香宗主卻冇有回話,而是目光望向陸凡:“我不是你的對手,看來那個盟約,依然算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