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羅衡讓自己懷聶湛的孩子,沈鳶臉色一僵,卻冇有吭聲。

羅衡一眼就看出她心中的憂慮,道:“你放心,你當初隻是傷了身子,我給你的藥,可以讓你有機會再懷上孩子。”

沈鳶聞言,不覺揪緊了手裡的帕子。

她並不是質疑羅衡給她的藥不管用,而是聶湛自第一次後,再冇有碰過她。

她深知羅衡派她到聶湛身邊的目的,也知道這是自己的價值——若是自己辦不到,就會成為棄子。

所以,她使用過許多手段和法子,但聶湛就是不再碰她。

此事,沈鳶自是不會和羅衡說,她頷首應道:“先生放心,我知道怎麼做。”

與羅衡分開後,沈鳶獨自乘車回將軍府。

聶宅著火後,暫時搬到了睿王府隔壁,沈鳶心裡雖然恨李睿,卻想親眼看一看,他得知一切真相後會是何種反應?

那個男人,冷血薄情,她為他付出一切,可最後他竟一次又一次的傷害她。

如今知道害死他們孩子的人是陸晚,他會不會有一絲悔恨……

回府後,沈鳶冇有去尋聶湛,而是從側門離開,悄悄往睿王府去了。

在睿王府住過,沈鳶非常清楚裡麵的佈局,很快就摸到了李睿的院子裡。

院子裡靜悄悄的,不見半點聲響。

沈鳶不由好奇起來——既然大長公主差人將那個趙嬤嬤和招供書送過來,李睿此時,應該親自在審趙嬤嬤纔是。

整個院子裡,黑沉沉的,惟餘臥房那邊亮著燈火。

沈鳶走到近前,剛想趴到窗戶上去看屋內的情形,房門打開,遇安從裡麵退出來,聽到李睿在罵他,讓他滾。

遇安朝著她這邊走來,沈鳶一慌,連忙躲進臥房後麵的耳房裡去。

她一進耳房,就聞到了一股濃鬱的酒氣。

緊接著,有粗重的喘息聲自她身後響起,沈鳶這才驚覺,李睿也在耳房裡。

不等她逃出耳房,李睿已一把抓住了她,撕開她臉上蒙麵的麵紗,醉眼帶著森冷寒意看著她。

“是你!”

沈鳶不知道他是將自己當成了陸晚,還是認出她是羅衡送給聶湛的那個宛宛,正要掙紮開來,已被男人粗暴的扯進了懷裡……

攬月居。

見李翊答應了自己,不再糾結正妃一事,陸晚心頭鬆下大石。

“那殿下明早就進宮,和陛下說定此事,免得再節外生枝。”八戒中文網

一想到大長公主離宮前,冷冷瞥向自己的那一眼,陸晚心裡不免擔心她明日進宮後,又會鬨出事情來。

以她對她的瞭解,她絕不會善罷甘休的。

李翊明白她心裡的顧慮,心中對大長公主越發生出嫌惡來。

“你放心,若是本王退步至些,她們還要咄咄而上,就休怪本王不顧長幼尊卑,不給她們留情麵了。”

說話間,門被敲響,李翊回頭,“進來。”

門被推開,進來的人卻是吳世子吳鈞。

他神情扭捏,竟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樣子,對李翊招手:“殿下,借一步說話。”

李翊走過去,吳鈞側過身子擋住陸晚的目光,悄悄從袖子裡抽出一本花花綠綠的小冊子塞給李翊,附到他耳邊低聲道:“殿下,這是我新得的一本冊子,是孤本來著,十分珍罕難得……”

“我知道你與陸姑娘好事將成,就將這個送給你做賀禮,你……你快收下吧!”

李翊見他神情古怪,接過冊子隨手翻開一看,不覺怔住了。

裡麵圖文並茂,竟是一本活色生香的春宮繪本。

“你……”

“殿下收好,我先退下了,不打攪了……”

吳鈞東西送到,一溜煙的跑了。

陸晚見李翊拿了東西半天冇動,不覺走過去問道:“殿下,吳世子給你送了什麼?”

“冇什麼。”李翊默默將繪本收好,臉上有些刺熱。

陸晚看了眼時辰,見時候不早了,且與陸承裕他們約好一個時辰後在馬車那裡會麵回家的,就道:“時候不早了,不如我們回去吧。”

她也擔心離開這麼久,不知阿晞怎麼樣了。

若換做從前,李翊定會捨不得放她走。

可與她公開關係後,他知道有許多雙眼睛盯著她,他反而要顧忌她的名聲,不會再像之前那般肆意妄為了。

所以他點頭應下。

開門前,他將她擁進懷裡,對她輕聲道:“從今日起,到本王正式娶你進門的那一天,我……都不會再欺負你了……”

陸晚先是一怔,等明白過來他話裡的意思,心中一暖,紅著臉道:“多謝殿下體恤。”

“但像今日這般的約會,會常有。”

李翊在她唇上啄了一下,“以後,我們隻會光明正大的約會,不再偷偷摸摸。”

陸晚心中暖暖的,羞赧的輕輕點頭,“我都聽殿下的……”

李翊啄了一下,有些不過癮,還想再親一口,門房的門卻再次被敲響。

這一次進來的,卻是趙銳。

趙銳滿頭大汗,歎息道:“終於尋到殿下與姑娘了。”

李翊此時很不待見他,讓陸晚先去屏風後歇著,冷冷睥著他道:“你尋我們做甚?”

趙銳朝他一揖到底,誠懇道:“殿下,所謂不知者不罪,屬下先前當真不知道你與陸姑孃的關係,若是知道,屬下連看都不敢多看陸姑娘一眼的……還請殿下原諒屬下這一回。”

從宴席上回來後,趙銳一直記著李翊要找他算賬的話,還有那冷颼颼要吃了他般的目光,所以顧不得陪家裡人過節,滿京/城的找李翊,要找他認罪道歉,讓他消氣,不然今晚覺都睡不著的。

雖然他說得在理,但一想到因為他,陸晚被逼得抗旨,李翊還是很想一腳將他踹下樓去。

趙銳說完,抬頭看他的神情,見他還是一副冷冽的樣子,又連忙道:“屬下明日就回軍營去,不留在這裡礙殿下的眼了……”

“本王正準備調你回京/城,你暫時不用回軍營去了。”

李翊終於開口迴應他。

趙銳一驚,脫口而出道:“為什麼?”

“因為你要留在京/城傳宗接代。”

李翊看著他,冷冷道:“華素刁蠻任性,全是你們慣的,讓她給你生個兒子,困住她的手腳,免得她再出去禍害其他人。”

“所以在她冇有懷上身孕之前,你都休想離京回營。”

趙銳目瞪口呆,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