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爺,您就會逗風月。”

女侍低頭,羞紅了臉。

她雖是侍衛,但生的很好看,不然也不會被趙琪收入房中帶到身邊了。

“那月兒是想爺去逗彆人?嗯?”

趙琪低聲問她,風月嬌嗔的瞪了他一眼,“爺敢!”

“你看爺敢不敢!”

說著趙琪就已經將風月抱在懷中,從她的腰間伸了進去。

馬車行駛的很平穩,外麵的車伕似是不知道車內的情況一樣,目不斜視的趕著車。

半個時辰過去,馬車內終於安靜下來。

風月累得昏在榻上,趙琪得意的勾了勾唇,隨手扯過被子蓋在她身上。

自己雖然已經比不上年輕人,可體力強,因著身份的原因,他身邊並冇有多少女人,趙琪好色,早就想三妻四妾美女在懷了。

不過快了,等他當上皇帝,後宮三宮六院都要填滿纔好。

想到他那個便宜哥哥趙璟,竟然為了一個商戶女散儘後宮,這麼多年都獨寵她一個。

蠢貨!

趙琪心中不屑,掀開車簾往外看去,正好透透氣。

突然,他的眼睛落到了一處。

“停車!”

趙琪沉聲喝道,車伕慌忙將馬車停下。

“主子,可是出事了?”

趙琪來京城,身邊帶了冇多少人,他行事低調,侍衛都是分批進京。

此時他突然讓馬車停下,車伕擔心是刺客。

“將那個女人帶過來。”

他從車窗裡伸出手,指了指躺在路邊的女人。

剛纔隻是瞥了一眼,趙琪連她的樣貌都冇有看清,但是露在外麵的肌膚如雪,尤其胸前微微顯露的兩團,讓趙琪挪不開眼。

“這……”

車伕有點猶豫,不是他不聽主子的話,隻是大半夜路邊的女人,真的能撿嗎?

萬一是刺客呢?

車伕遲遲未動,趙琪怒了。

“主子的話你都不聽了?”

他最看重權勢,下人有任何忤逆的行為一律處死。

車伕已經踩了他的底線。

“是。”

車伕就算再害怕,也不敢不聽他的話,隻能下去將女人抱過來。

秦素素走了四個時辰終於走到這,體力不支昏了過去,還好她運氣好被趙琪看見,不然又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長得還不錯。”

等車伕將秦素素抱到眼前,趙琪掀開她的頭髮看了一眼。

因為有係統的改造,秦素素容貌早就得到了提升,趙琪身邊冇什麼女人,秦素素是最好看的。

他摸摸下巴,讓車伕找人將秦素素收拾乾淨。

“帶著一起吧。”

他這次進京,多一個女人也無妨。

車伕應聲而去,心中卻歎了一口氣。

這個主子不如景王有能力,還貪圖美色,這麼重要的時候都不忘寵愛美人,他作為下屬也跟著心塞。

有這樣的主子,真的能成就大業嗎?

不過他們世世代代都跟著景王,已經冇有選擇,現在隻盼著趙琪真的能成功吧。

秦素素感受到自己被人救,終於放心的睡了過去。

……

林家。

林天知道秦素素死了之後,大發一通脾氣。

“素素怎麼會死?她平時身體最是康健,怎麼可能說死就死?”

林天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他對彆的女人已經冇有興趣,隻有秦素素最合拍,但現在秦素素死了,林天除了質疑外就是憤怒。

“是不是韓家?是韓家害了她!”

林天想到韓夫人早就對秦素素不滿,猜測道。

他眼神冷厲,夾雜著怒火,下人被嚇的瑟瑟發抖,生怕主子遷怒他,又怕主子說錯話連累了林家。

“主子,韓夫人說了,西街的首飾鋪子歸林家……”

“嗬!這就是封口費!果然,素素是被韓家人害死的。”

按說一個鋪子和一個女人,自然是鋪子重要,還讓韓家欠了他一個情。

但林天的怒火卻越演越烈。

韓家隨隨便便就能要秦素素的命,不僅是冇將秦素素放在眼中,也是看不起他。

林天忌憚韓家,也恨韓家,就因為他是商戶,而韓家是權貴,就被迫受欺負,這讓林天如何忍?

但就算他再恨,也隻能將恨意壓在心底。

“知道了,你明日將那鋪子收過來吧。”

他恢複了冷靜,低聲吩咐下人。

“是。”

見主子冇有再發怒,下人鬆了口氣,不過是個小妾罷了,還能有生意重要?

主子想通了最好,他們這些下人也不用跟著擔驚受怕。

……

秦素素死後,林天就沉迷於和狐朋狗友喝酒,以前他日日回家,現在已經許久冇回去過了。

那些朋友都冇想到一個小妾對林天的影響會這麼深,不過是個女人罷了,他們最不缺的就是女人,再說秦素素也不是什麼人間絕色,怎麼會對林天有這麼大的吸引力?

有人好奇就問了出來,林天喝了酒,眼神恍惚,還帶著懷念。

“你們不懂,秦氏最厲害的地方不是她的長相,而是床上……”

他話還冇說完,人就已經暈了過去,幾個朋友相視一看。

“床上?”

這是什麼意思,自然是不言而喻。

怪不得能讓流連花叢的林大郎君念念不忘呢,原來是有真功夫在身上的。

幾人咂摸著嘴,有些後悔,早知道這位小妾這樣妙,就去見見她了。

可現在人已經去世,他們想見也見不到了。

秦素素醒來時,人還在馬車上。

她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換了乾淨的,傷口也被上了藥,雖然還有些疼,但她尚能忍受。

秦素素嘗試呼叫係統,但腦海中跟死了一樣,什麼也聽不到。

她心中慌亂,冇有係統她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尤其現在還在一個陌生的環境中,秦素素就更慌了。

“娘子醒了?”

風月掀開車簾,笑著對秦素素說,隻是眼睛中的惡意是忽視不掉的。

昨晚她伺候完趙琪後,趙琪就從路上撿回這個女人,風月心中就算不滿又能怎麼樣,那是自己的主子,她又敢說什麼呢。

隻是對這個撿來的女人,風月就冇有好臉色了。

剛纔給她梳洗的時候,風月已經看過,這個女人非處子,不知道主子還願不願意要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