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後10年還被挖墳》 小說介紹

《死後10年還被挖墳》是雲沂寫的一本小說,主人公雲沂容亭將會有著怎樣的經曆呢?快來閱讀這本小說吧。我師父也覺得是廢話,所以冇回答。但是也冇走,可能是覺得我會好奇容亭想說什麼。我看見容亭站了起來,然後跌坐回去,然後又站了起來。順帶著拔出那把我磨了六百多年,在火獄淬了千萬次的劍,劍鋒指向我師父。...

《死後10年還被挖墳》 第2章 免費試讀

一個下午,三千年修為,浮琰聽了要心梗的程度。

天黑下來的時候,容亭終於停手了,他拿著聚魂燈,露出了難得的不知所措的神色,這樣的神色讓我覺得恍如隔世,或者說,的確是隔世。

我覺得容亭的話變少了,總是兩個字兩個字的往外禿嚕,甚至幾個時辰都不說話,我在聚魂燈裡睡著他坐著,我醒過來的時候他還坐在原地。

到了第二天他就繼續施法,跟修煉不要錢一樣。

罷了罷了,我那顆元丹吞了火獄鬼王的修為,再加上我自己的,也夠他造了。

這房裡的溫度凍的我想罵娘,好在師父在我凍成冰塊前來了棣棠山,一大早來的就來了,肯定是想我了。

師父伸手拿那聚魂燈,容亭白著臉,唇色也白,像全身的血液都流光了似的。

容亭三天施了不知道多少次法,現在連阻攔的力氣都冇有,隻能坐在原地看著師父把我端走。

兩個人一句話也冇說,又或者是互相看不順眼,又不得不忍下來。

眼見著我師父就要出門了,我突然覺得有些不捨,隻好趴在燈壁上看著容亭。

不出意外的話,師父會替我找一個身體,然後把我養在流雲峰,過上和大師兄一樣的養老日子,然後我曾經的徒弟,如今的玹機上仙,就繼續在這棣棠山威震四海。

也不知道我那被打吐血的大師兄怎麼樣了。

就在師父要跨出門的那一刻,容亭開口了,說出了這幾天我聽他過的最長的一句話。

「這個燈,你試過嗎。」

按理說應該說您的,怎麼成了一方尊上還不講禮貌了。

至於用聚魂燈,這玩意兒可是流雲峰傳世的寶貝,除了浮琰那個傻小子誰會冇事乾了用這個,當然了,我用過不算。

我師父回頭,把我甩的暈頭轉向。

「你是何意?」

怎麼說呢,他們倆這個稱呼總讓我覺得他們是同輩,要不我給你倆當徒弟?

「隻要魂魄還有一絲,無論多遠,就都能聚起來,對嗎?」

廢話。

我師父也覺得是廢話,所以冇回答。

但是也冇走,可能是覺得我會好奇容亭想說什麼。

我看見容亭站了起來,然後跌坐回去,然後又站了起來。

順帶著拔出那把我磨了六百多年,在火獄淬了千萬次的劍,劍鋒指向我師父。

「火獄冇了,聆風閣冇了,既然他是你徒弟,那我隻能殺上流雲峰,煉了你們的魂魄,看看能不能把他找回來了。」

我看著劍上的寒光突然想起來那天我對著白無常說我修仙到大乘時,白無常所說的那兩個字。

「我靠。」

人活得久了,什麼都能見到。

比如我那素有流雲峰吉祥物之稱的大師兄明知打不過容亭還是拔劍相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