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容嫣然心中不平,後來者居上的人明明是蘇傾離!

太後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笑意深沉。

“你想什麼哀家知道,但是你的身份實在不適合允兒,他是驍勇善戰的湛王爺,是淩月國的護國大將軍,且不說你的身份是個庶女。

就連你們慕容家都隻是富商出身,靠錢財謀得如今爵位,你應該有些自知之明。”

富商,三教九流之派。

太後果然重視血統和家族,慕容嫣然沉默不語,把心裡的怒意和恨意藏得深深地。

看著慕容嫣然一言不發,一旁的掌事嬤嬤不屑地說道。

“咱這淩月國啊,最注重門當戶對了,蘇家人才輩出,是個高門大戶,又三代為國效力。

加上這蘇傾離更是蘇家的嫡女,身份響亮,血脈難能可貴,隻有這種女子,才配得上皇親國戚。

慕容二小姐作為庶女真不該癡心妄想的,奴婢說句實誠的話,哪怕是做妾也隻有你的姐姐。

慕容家嫡長女,尚且夠格,富商出身,在哪朝哪代,都是被世人貶低的。”

瞧不起商賈一族倒也罷了,但她們永遠都在指責自己是庶女!

慕容嫣然修正好的指甲陷入掌心的骨肉。

隻恨自己命不好,若不是投錯了胎,入了自己那冇用的孃的肚子裡。

讓她那個無用的妾室把自己生下來,生下來不管就死了,自己何須如此落寞人人可欺!

王爺對自己有心意,他心悅自己。

明明王爺有意休了蘇傾離另娶自己,可是卻突然多了一個孩子。

若是冇了那個小世子,是不是王爺就不會那麼猶豫不決了?

想到這,她的表情放鬆了不少,眼神瀰漫著駭人的氣息。

宮外紅牆之上,蒼穹萬裡晴雲,皇後住的地方,便被籠罩在某一處之下。

容華宮是出乎意料的清雅,冇有多餘的裝飾,四處蔓延著佛香,恐怕皇後是個修佛的人。

“這是哪?”嚶嚶趴在戰允的肩頭,小聲問道。

他的眼眸懵懂又好奇的觀望四周。

戰允對他溫柔的笑了笑,“這裡是你奶奶的住處。”

“奶奶?”嚶嚶不甚懂曉的複述了一遍。

三人一進主殿,蘇傾離便聞到了濃烈的藥味,她聳了聳鼻子。

“皇後難道有頑疾纏身?”

戰允眼神不明的看了她一眼,冇有作答,抱著嚶嚶去到裡屋。

“呀,湛王爺、湛王妃,還有小世子來了,皇後孃娘您快看。”

接待的連枝姑姑笑的跟朵花一樣。

連忙把皇後床榻上的床帳掀開,小心翼翼的係在床柱子上。

床榻上的皇後枕著金鳳圖案的軟枕,身上蓋著金鳳牡丹繡花的棉被。

明明不是冬日,她卻好像很冷似的。

蘇傾離再移過視線,去看皇後的容貌。

原本覺得戰允如此美貌,想必皇後一定是天姿國色,傾國傾城。

可是冇想到,皇後已經病的脫了相貌,臉色是不正常的蒼白,唇瓣毫無血色。

眼窩深陷,眉骨略顯突出,眼下烏青一片。

鼻翼旁的兩條法令紋更是深重,麵黃肌瘦,恰似包著白皮的骷髏一般。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