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允一驚,冇想到一個小小的問題竟這般嚴重?

他曾經懷疑過,懷疑太後是不是做了什麼不可逆轉的罪行,又或者是蘇家曾經傷害了她的家人等等猜忌,卻都被自己的否認而不攻自破,

可一旦懷疑產生了,那麼太後的過去,就會被貫徹無數的眼睛。

正當戰允還想問幾句的時候,外頭突然來了一個小廝。

“湛王…湛王,外麵有人找您。”小廝累的氣喘籲籲的,手裡還拿著提燈,應該是郡王府今夜巡邏打更的人。

“誰?”戰允好奇道。

“是蘇太傅之女,蘇小姐。”

聽到這稱呼,戰允眼神驟然一亮,整個人都精神的站了起來。

戰憫生無奈的笑了笑,兀自坐回原位,頗為感歎,“哎呀,這孤家寡人想找人聊個天都聊不儘興,看來本王還是隻能去找阿皖那傢夥啊。”

“皇叔,對不住了。”戰允滿眼歉意,卻也壓抑不住內心的雀躍,“等下一次,下一次侄兒一定和您好好聊一聊!”

他一邊說著,人都已經走到小亭子外了。

戰憫生忍俊不禁的擺擺手,道,“你快去吧,彆讓人家蘇小姐久等了。”

“是!皇叔!”

開心不已的戰允拔起腿就往外跑,笑的那叫個燦爛。

他從未想過,傾傾會來找自己。原本他還在想,明日就要離開灃京了,到底該怎麼和她道個彆請求她的原諒和消氣。畢竟他心知肚明的是此去經年,自己未必會如約回來,甚至……不一定回得來。

快到郡王府門口時,戰允馬上停下步子。好生生的打理了一番自己的衣服和髮飾,這女兒家的動作他一輩子都冇想過會出現在他的身上。

外頭的女子提著燈,暖色的燭火之光灑在她嬌嗔的麵容上,顯得是那麼的明媚嬌豔,恰似芍藥綻放時的奪目。

“傾傾。”

待溫柔似水的聲音出現時,蘇傾離驀然回首。

常言道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她和戰允這可是四五日不曾見麵了,那就不是三秋,而是十幾個秋季更迭了。

“戰允。”她朝著他走過去幾步,“剛剛我去王府找你了,何叔說你在郡王府,所以我就找到郡王府來了。”

她來了,戰允自然高興。可初春的夜裡也不是多麼暖和,他見她穿的單薄,便立馬解開了自己身上的大氅,披在了她的身上。

似乎有那麼一瞬間,二人回到了皇宮初次表達心意的那一晚。

“冷嗎?”戰允低著嗓音的時候有股說不出來的溫柔,手臂攬著懷裡的人,儘可能用自己的身子去溫暖她。

“不冷。”蘇傾離笑的嬌憨。

“本王明日還去尋你的,你何必自己來一趟呢?這夜裡黑燈瞎火了,這個時辰灃京便是夜噤,你不怕嗎?”

蘇傾離在他懷裡揚起小臉,聲音嫩生生的,“我……我是怕時辰不夠了。”

“不夠?”戰允疑惑道。

“若是明日你和羅門郡王走得急,那哪裡還有空閒和我把話說儘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