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肥壯漢還有些冇有回過神,但是的確感覺自己變得全身清爽,精神亢奮不少。

其實隻是蘇傾離在銀針上塗抹了能讓人精神的藥油罷了。

“這邊要結算一下賬單哦。”蘇傾離笑容滿麵的對煙雲招招手,“來,煙雲,算算賬。”

肥壯漢一下子不樂意了,一拍桌子。

“笑話,我治病還要錢?你打聽打聽這條街誰說了算,你以為你還是湛王妃嗎?”

蘇傾離一笑而過,眼神意味不明,“不管我是誰,你都要付錢。”

肥壯漢頓時來氣了,一嗓子喊出去,“外麵三個給我進來!”

門口的三個黑臉大高個瞬間出現在藥鋪裡,三個人板著臉,怒目圓睜。

“教教她什麼是灃京的規矩!”肥壯漢一條腿曲起,胳膊慵懶的放在膝蓋上,一臉欠打的囂張模樣。

正當他沾沾自喜的看著蘇傾離的時候,忽聞那三個大高個一陣慘叫。

“啊!”

還未等三個大高個動手,蘇傾離就給了他們三個人三枚銀針,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他們三個齊刷刷跪在地上,雙腿發軟,“我的腿……”

“你們怎麼了?”肥壯漢一臉不解,伸著脖子看他們,“還不起來等死呢?”

這時候,蘇傾離走到他跟前,表情陰鷙,“如何?”

肥壯漢氣急了,起身要打蘇傾離,他不信一個小小的女子也可以和男子的力量對抗。

可是她萬萬冇想到,自己剛下床就軟癱在地上,雙腿使不上力。

“我這是怎麼了?”肥壯漢一臉恐慌。

“你中了我的軟骨之毒,若是遲遲不喝解藥,你們四個人便會一輩子雙腿癱瘓。”

蘇傾離笑的陰柔,不懷好意的看著他,“怎麼樣,是付錢呢?還是就這麼和我耗著?”

肥壯漢咬牙切齒的盯著她,氣憤的捶地,“你居然敢騙我?”

蘇傾離雙手一攤,“誰讓你蠢。”

“好!”肥壯漢凶惡的盯著她,大聲吼道,“說,多少錢?”

於是,煙雲笑盈盈的走過去,拿出算盤,開始哐當哐當的敲擊算盤。

“首先,你用的鍼灸都是宮廷裡的銀器所製作,雕刻精緻,是上品,大約是五兩銀子。

其次,給你診治的大夫是我們少東家蘇大夫,還有其他三位資深的老大夫,這是一千兩。

你的下人踢傷了我們的大夫,受傷需要藥物,事後需要靜養,這是五百兩。

再加上剛剛三個大夫不計前嫌的給你醫治,再加上你用的藥物……總共五千兩。”

肥壯漢和他的三個手下目瞪口呆的看著煙雲,愣著說不出話。

“哦不對。”煙雲看了一眼藥鋪外的病人,又在算盤上敲了兩下。

“你一個人看病不讓其他病人進來,對我們少東家的損失造成了一大筆數目。

算上排隊的病人,大概是七個,那麼姑且一算,你今日要付給蘇家一萬兩。”

蘇傾離滿意的點了點頭,拍了拍煙雲的肩膀。

“很好,你算的很清楚,不愧是蘇家最會算數的小丫頭,有賞。”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