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嫣然。”戰允急切的下了馬,匆匆跑過去把慕容嫣然摟住,“你怎麼如此清臒了。”

慕容嫣然看著戰允的眼神多了幾分漠然,但是依舊帶著愛意,“無礙,太後並冇有為難我。”

“嫣然,本王本想在宮裡等著你的,可是當時太後勒令本王離開,否則就不會放過你。

本王無可奈何,之後便日日派人來慕容府追問。”他急迫的擔心都快溢位來了。

“嫣然知道,嫣然不會讓王爺感到為難的。”

她依舊是一如既往的懂事,從來不會像蘇傾離一樣……

蘇傾離?那個女人此刻一定和公伯淳君聊的開心,說不定還會投懷送抱吧?

戰允不知為何,感覺有些疲憊。

把這不太好的情緒藏了起來,不再去想那蘇傾離,摟著慕容嫣然進去了。

遠在灃京大街的蘇傾離,哪裡想得到戰允在做什麼。

她此刻把自己藥鋪的三個老大夫推了出來。

“病因查不到,恐怕不能及時對症下藥,你找個大夫跟你回去,幫忙看看定國公大人的身體。”

“這三個人皆是你手下辦事的?”公伯淳君瞧著身後身形不同的三個大夫,微微驚訝。

這蘇傾離還真是有本事,竟然可以讓這三個資深的老大夫當她的下手。

“是啊。”

“那你豈不是醫術更加厲害,何不跟我一起回去一趟?”

這話有道理誒,蘇傾離想了想,餘光瞥見一旁的嚶嚶,“可是我還要看著他。”

“無礙,一起帶去就行了,大不了我幫你看著。”

“還是算了,我把他放在藥鋪,待會姣嬈她們就回來了。”

救人要緊,二人一起收拾東西,迅速出門。

一到門口,蘇傾離看見門口隻有一匹馬,便準備喊侍衛給自己牽匹馬來,但是被公伯淳君阻止了。

“你我騎一匹馬就可,這樣快些。”

“啊?”蘇傾離微微猶豫,思索著什麼。

“你怕什麼?”

公伯淳君走了過去,笑著說道,“你又不是人婦,何須在意這些,再說了,你是去救人。”

一聽,是這麼個理,蘇傾離便跟著他上了馬,她做前麵,公伯淳君坐後麵。

“抓穩了。”公伯淳君把韁繩遞給她。

也不知道是不是距離太近,他身上的蘭麝香味隱隱約約傳來,讓蘇傾離在馬身前麵都恍惚嗅到。

有些恍惚,而且這傢夥說話的時候,無意低頭,在自己耳邊撥出熱氣。

“你……不要離我太近。”蘇傾離心裡微微牴觸,伸出手小小的推了推他。

對方也懂得,知分寸的後退了一些,兩個人騎著同一匹馬,遠遠離去。

嚶嚶趴在門檻,看著離開的阿孃,有滋有味的吸吮著自己的小拇指。

“要早早回來哦,阿孃。”

而另一邊,慕容府外,慕容嫣然一直在對戰允傾訴自己的思慕之情。

“嫣然,要不然請湛王爺去慕容府裡喝喝茶?”

慕容贏笑的像個奸商一樣,“也好讓湛王爺多陪陪你。”

戰允聽到這話,有一絲不悅。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