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何妨,當著眾人的麵,豈不是更加光明磊落,公正公開?”

蘇傾離頂著一張笑臉,語氣親和又溫柔。

絲毫不會給人衝突的感覺,但是細聽,就會發現她話語裡的陰狠。

主持看了一眼葉夫人,兩個人短暫的對視以後,主持微微點了點頭。

“好。”

她似乎是故意讓葉夫人看著,身子傾斜。

把自己身前的茶杯以一個葉夫人可以完全看清的速度,挪開,然後打亂其他五毒茶水的順序。

戰允一眼就從葉夫人的眼裡看見了毒茶的端倪,但是他並未拆穿。

想必這裡其他客人,有一些也看出來了,不過都不作聲,他想看看蘇傾離如何解決此事。

“現在可以開始了嗎?”主持的麵具,看向蘇傾離。

蘇傾離不明意味的笑了笑,“當然可以。”

“現在就請二位帶上矇眼吧。”

主持伸展優越常人的兩隻纖細胳膊,一左一右的示意她們二人帶上黑色矇眼。

“允夫人第一次來玩,我理應讓著你,第一次機會,你來吧?”

葉夫人蒙著眼睛,朝自己正前方露出微笑。

蘇傾離忍不住輕笑一聲,“當真?機會給了彆人,自己可就冇有了。”

“但願你的運氣會很好。”對方不甘示弱的回話。

之後,蘇傾離不再言語,她走向桌前。

在眾人都屏住呼吸的看著她的時候,她卻絲毫不緊張,甚至十分輕鬆的摸了摸每一個茶杯的溫度。

她雖然擺出一副輕鬆的姿態,卻耗時很久。

戰允不知道蘇傾離這是什麼意思,看著她無數次摸過毒茶的手。

“就這杯吧。”蘇傾離拿了一杯清茶,摘下眼罩。

“你確定嗎?”主持問話中含著一絲得逞的笑意。

戰允也不由得皺了皺眉,輕聲呢喃,“再選一次吧?”

“不必。”她自信的對戰允挑眉,眼裡流露出的魅力讓人深陷。

主持隻當她輸了,心情一陣輕鬆,緊接著就讓葉夫人按部就班的上場。

葉夫人還故作糾結,演的一手好戲。

幾次從毒茶略過,眉毛擰起,好像一副很難的模樣,叫彆人忍不住相信她是正兒八經的在賭。

不過,她演了幾下,依舊意料之中拿走了毒茶。

“接下來,請驗毒師來檢視。”主持道。

驗毒師是個老人家,不過容貌中肯,像是個剛正不阿的人。

他分彆驗了驗葉夫人和蘇傾離的兩杯茶。

“允夫人,你似乎也是個喜歡賭的。”

葉夫人一雙細長的眼睛看向蘇傾離,紅唇勾起,“技術不錯,不過也有運氣的加持。”

蘇傾離垂眸淺笑,陰柔的語氣讓人感到寒冷。

“我喜歡賭,是因為不知輸贏不知生死的緊張感,實在是快樂,把生死交給運氣,著實讓人興奮。”

她的話,叫周圍的人用一種異樣的眼神看著她,就好像她是什麼地獄惡鬼一般,與常人不似。

“你確定嗎?”戰允湊到蘇傾離的身邊,附身低語,“本王看見她們出老千了。”

“彆著急。”她安撫性的低語,“你會看見她怎麼哭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