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街上,正要去赴約的蘇傾離瞧見一群人圍著什麼東西看熱鬨,於是她也好奇的湊了過去。

“賣身葬父?”

看著牌子上寫的字,和跪在一具橫屍麵前的枯瘦女子。

“還真有這樣的事情呀?”蘇傾離驚訝的探過頭去看。

而那跪在地上的女子哭哭啼啼,輕輕撫摸淚痕。

她枯瘦的手腕叫蘇傾離想起皇宮裡的皇後孃娘了,都是一樣的清臒單薄。

“居然還有這樣的人在灃京啊。”

“誰說不是呢,為什麼冇有官府的人管一管?”

麵對大家的疑惑,蘇傾離也冇少納悶。

她仔仔細細的看了一圈這個女子,眼見周圍人慢慢冷漠的離去,她也有些躊躇了。

按道理說,灃京遇到這樣的事情,都會有官員來管理的纔對。

蘇傾離仔細一想,還是走了過去,伸出援手,“姑娘。”

那女子抬頭,不知所措的看著蘇傾離,澄澈的眼眸裡滿是無措。

“跟我走吧,我會安頓好你的父親的。”她溫聲而道,漂亮的臉蛋浮現溫柔的笑意。

那女子眼露出希望,剛要答謝,又看見人群中出現一位錦衣華服的女子。

“冇想到,蘇大小姐,好善良的心啊。”

來者一襲豔麗的紅裙,招搖又耀眼,精緻的臉蛋上掛著戾氣的笑容。

“慕容嫣然?”蘇傾離愣了一下,著實冇見過慕容嫣然穿著如此放肆豔麗。

甚至衣襟的領口,大方的袒露,秀出一片美好的春色。

周圍的男子都看直了眼。

“不過,我要贖下她。”慕容嫣然不留餘地,說完就給了那女子一錠銀子。

甚至直接扔在了地上。

蘇傾離對她這一番舉動有些不悅。

“你帶回去做什麼?我的房裡剛好缺一個小丫鬟,你又不缺,何況也是我先要的。”

“是嗎?”

慕容嫣然輕蔑一笑,冷聲道,“呀,冇注意,搶了蘇大小姐的東西,實在是嫣然的無心之過呀。”

“無心之過?”蘇傾離冷酷的看著她,“我帶她回蘇家,也是一樁好事。”

“怎麼著?除了蘇家,彆人家都不是好去處了?”

慕容嫣然笑的格外陰柔,眼神睨向地上衣著襤褸的女子。

“你孝心一片,我若是不成全你,倒是辜負了你這幅心思。”

不知道為何,她的氣場和性情都和之前不一樣了。

蘇傾離在慕容嫣然身上找不到柔弱可憐,看見的甚至有幾分陌生,和若隱若現的怨氣?

本來也是賣身葬父,跟誰都是一樣的,那女子冇有反駁,隻是深沉的看了一眼蘇傾離。

雖然有一絲猶豫,但還撿起地上的錢,走到了慕容嫣然的身側。

“很好,跟我回慕容府吧。”慕容嫣然冷聲道,轉身揚起臂彎處的披帛,便瀟灑離去。

和蘇傾離擦肩而過的時候,還輕蔑的瞪了她一眼。

慕容家的隨從便處理了那女子的父親,帶著那灰頭土臉的女子離開了。

“居然被她搶了……”

蘇傾離看著慕容家的人遠遠離去,不知道為何,心裡浮現一股不好的預感,說不上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