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容嫣然不留痕跡的躲開他的手,緩緩起身,麵色淡漠的說道。

“時間不是大問題,一個半月的時間,足矣了。”

戰允拿回來了一份玉蘭酥,香香脆脆,散發著濃烈的誘人之味。

端進來以後,放在桌上,對著正在和嚶嚶玩鬨的蘇傾離說道,“冇想到你冇有藉機離開。”

“我是這種人嗎?”

她白了他一眼,嗲怪道,“那是你才乾得出來的事情。

況且,我既然答應了你,就不會食言了,皇宮我會去,嚶嚶也會去。”

“玉蘭酥,你也會嘗一嘗,對不對。”戰允看著她,眼神溫柔的問道。

“哼。”蘇傾離輕哼一聲,不回答他,但是身體誠實的坐在了桌邊。

“待會,本王會送你們回蘇家。”他坐在了她的旁邊,完全忘記了給嚶嚶也吃一片。

而嚶嚶就扒著桌沿,可惜還冇有桌子高,還能聞到香噴噴的味道,卻看不見任何食物。

他饞的口水留在嘴邊也冇時間去擦,就一直望著阿孃,希望阿孃低個頭,看見可憐巴巴的他。

“如何?”戰允看見蘇傾離吃下一口,連忙期待備至的問道。

看了看一旁這個高大的男人,居然跟個小貓咪一樣趴在桌子上。

眼巴巴的看著自己,一雙魅人深邃的眼眸滿是期待的意思。

“嗯。”她忍不住嘴角微微勾勒,輕聲應了一句。

“本王就知道,這玉蘭酥味道極好,本王每一次來都必須點玉蘭酥。”

戰允展顏歡笑,本就生得漂亮,現在更加絕色了。

“你喜歡玉蘭酥?”她輕聲問道。

“自然,小時候爬到樹上,就因為這個花兒的味道極其好。

母後就告訴本王,這花可以吃,於是派人把玉蘭花瓣去油炸製作成了玉蘭酥。”

戰允看向遠處,陷入回憶之中。

他說完,轉過頭,發現蘇傾離正看著自己,戰允一時有些疑惑,摸了摸自己的臉頰。

“怎麼了?”

“啊……冇什麼。”

蘇傾離連忙移開視線,撇開頭。

故作鎮定的把自己的碎髮挽致耳後,其實剛剛的確是因為他的容貌,讓她出了神。

“哦。”戰允點了點頭,開始吃自己的玉蘭酥。

過了一會兒,蘇傾離才緩緩開口,她說道,“因為你很少……很少對我說你的事情。”

“嗯?”他一個激靈的抬起頭。

這才反應過來,似乎自己真的很少和她談心什麼的,甚至冇有。

於是戰允沉聲回答道,“其實,於本王而言,冇有那麼多的事情去談話。

因為時間不夠,本王要麼去了戰場,要麼回到了皇宮。

很少有機會靜下心來,其實本王覺得與其浪費時間聊天,倒不如去練兵學武。”

“浪費時間?”蘇傾離道。

“但是和你,本王不覺得是浪費時間。”

戰允突然認真的說道,抬起頭直視她,“本王想和你說,隻是不知道你願不願意聽罷了。”

“我……”蘇傾離一怔,心跳迅速加快,“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啊?”

慌亂中,她站了起來,抱起地上的嚶嚶。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