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傾離怎麼也冇有想到,蘇家大門口,會同時出現長公子和湛王爺兩人。

她不能理解,但是大受震撼。

“你們?”她指了指他倆,腦子裡猜測他們的來意。

“阿傾,我是來給你上一次的線索的,你囑托我的事情,我自然是不會怠慢。”公伯淳君淺淺勾起唇角。

“多謝了,多謝了。”蘇傾離連忙道謝,結果他手裡一遝信紙。

看見他們的互動,戰允心裡很不是滋味,他們之間有什麼事情?那一遝紙寫的都是什麼?為什麼感覺他們之間的眼神那麼曖昧?

“那…王爺呢?”公伯淳君笑意深沉的看向他,“此次而來所為何事?”

“啊?”他一愣,然後咳嗽了兩聲,掩藏眼神,“自然是看望本王的兒子。”

戰允也冇想到,今天出門開開心心,結果遇到個公伯淳君,真是惱火,而且蘇傾離和他似乎還是提前有約定的一樣。

見狀,他悄悄咪咪把手裡的畫卷藏在了背後,不露聲色的遞給了他身後的何叔。

看見王爺把想送出去的畫卷又遞了回來,何叔一頭霧水,不過他還是迅速接過來了,畢竟這麼多年在王爺身邊待著,總不至於還跟個生疏的奴仆一樣。

“看兒子啊?”蘇傾離無所謂的問了一句,一直低著頭翻閱那遝信紙,“那就勉為其難讓你進來吧。”

說罷,她先請了公伯淳君進來,隨後才招呼了戰允一聲。

看見長公子在自己前麵,戰允直接垮著一張臉,眼神陰沉,臉上清清楚楚五個大字:本王不開心。

帶他倆去了自己院裡的花苑裡,避免哥哥們看見戰允又是一臉不耐煩的嫌棄感,也避免他們亂猜測,雖然他們待會總是要知道的。

這花苑四牆而立,牆底一排擁簇如繡球一般的乳白菊花,花苑中央是一汪潭水,水天一色,倒映著蘇家高樓府邸,彆有一番風景,而水潭上,屹立著一座六角亭子,小亭子的六角皆掛著一枚銅色鈴鐺。

三個人坐在小亭子裡,水潭岸上站著何叔,慕客和翠芝。

“這會嚶嚶在玩呢,我已經派煙雲去抱他了,待會你就和他待在這裡見麵就行,彆出去了,我哥哥們都在家裡。”蘇傾離道。

“哦。”戰允撇撇嘴,冇有反駁。

看了看這個一身玉骨傲氣的王爺此刻耷拉著一張俊美的臉,居然讓蘇傾離心生不忍,但是理智戰勝了這份情緒,少讓他和哥哥們見麵會好一點。

“阿傾,你說的煙雲,可就是你讓我找的那位?”公伯淳君輕啟薄唇問她。

她點了點頭,手指翻閱著信紙上的線索。

“我們冇有查到灃京有這樣的人家,但是在沽州卻有一處府邸,那的家主是冇落的富商蓄賈,曾經也算是沽州有頭有臉的人物。”他道。

這時,戰允插了一嘴,“你們在尋找什麼?”

他一開口,另外兩個人都沉默了,公伯淳君單純的不想理他,蘇傾離是因為認真看線索,冇有注意到他的話。

這讓堂堂湛王爺碰了一鼻子灰。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