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當蘇傾離想趁亂離開的時候,一個衣著暴露的女人突然出現攔住了她。

“她想跑,你們還不抓住她!不然官爺的死,就得你們幾個承擔了!”霜降急迫的喊道,整個人呈大字形擋在林府大門上。

蘇傾離心下一慌,本想逃跑的,結果又陷入重圍!

“是你殺的官爺,我們親眼看見了!你休想逃走!”霜降大漢,水蔥似的手指激動的指著她。

那群自亂陣腳的林府侍衛又重新聚焦目標,一個個看向門口的凶手,隨即一擁而上。

正當此時,林府的大門突然被踹開!

“啊!”霜降被一個用力的彈開,直接飛撲到了庭院的十字路上,磨損了下巴和手心,疼的她嗚咽呻吟,叫不出半句完整的話。

蘇傾離本能的視線順著霜降看去,直到身後有人顫抖的喊道。

“是……是湛王爺!”

是他?!蘇傾離驀然回首,正正噹噹的和戰允的眼神對視在了一起,兩個人在那一瞬間,彷彿覺得時間都停止了。

“你……怎麼來了?”蘇傾離不自然的撇開頭。

戰允冇有回答,他身後帶著墨玦,一起踏門而入,隨意掃視了一眼林府此刻的情況,以及一院子的異味濃霧,這估計又是這個女人的毒藥吧。

再一轉眼,他瞧見地上林前的屍體,和那刺鼻的血腥味瀰漫在空氣中,他眼神微微一變,心裡複雜的想著其他的事情。

“本王剛剛聽聞有人要擒拿蘇大小姐?”戰允冷厲的掃視眾人。

這人爬在地上的霜降整個人一驚,害怕的縮瑟後退,旁邊的侍衛們畏首畏尾的待在原地,不敢上前去承認這件事情。

“是……是蘇大小姐殺了,殺了我們官爺啊…”

不知道人群裡,是哪一個侍衛發出的聲音,顫抖不已的說道。

蘇傾離順勢看過去,眼眸冷淡,處變不驚,靜靜地打量著那一群跪在地上的黑衣侍衛,他們低著頭,嚇得可見脊背顫抖。

“林前死了。”戰允淡漠的陳述道,語氣完全冇有詫異的感覺。

“是她!剛剛大夥親眼看見了,官爺和她說話,說到一半就倒地不起,後腦正好被石子貫穿!”霜降指著蘇傾離嘶吼道。

戰允聽完,沉默不語,這是尚書大人的兒子,而且尚書大人隻有這麼一個兒子,如今他居然這麼唐突的死了,若是他們大肆宣揚蘇傾離是凶手,恐怕尚書大人不會放過她,更不會放過蘇家……

“本王知道了。”戰允一臉陰沉的說道。

如今,隻能找到林前的罪證,才能保住蘇傾離,他緩緩看向她,發現她正垂眸俯視著林前的屍體。

“跟本王回去。”他對蘇傾離輕聲道,那清冷的聲音不由自主的放緩了幾分,然後轉頭吩咐墨玦,“把這裡的事情處理好,找到被囚禁的李氏夫妻。”

“是。”墨玦頷首。

蘇傾離跟著戰允離開以後,冇走多遠,便扯了扯他的衣袖。

“是否棘手?”她抬頭道,“告訴我。”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