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處湖畔,碧波清風,一舟安逸的在湖麵遊淌。

岸邊有人搭建起一座木橋,雖然破敗陳舊,但也承載的住一兩個人,不然,那素衣女子,也不會安然無恙的坐在木橋上。

那是煙雲,她屈膝而坐,雙臂抱著自己的小腿,眼神迷茫的望著平靜的湖麵。

天色不是很好,烏雲密佈,陰霾天下人跡罕見,就連那一舟上,都僅僅隻有一位漁夫在捯飭他的木漿,撥動漣漪,未曾注意到煙雲。

忽得,她耳邊聽見若隱若現的呼喚聲,是十分熟悉的聲音。

“煙雲!煙雲?”

急切的聲音,是……大小姐?!

煙雲猛然回過頭,看見遠處有兩抹身影,一道靚麗曼妙,一道修長偉岸。

蘇傾離一眼看見了那孤單的身影,她連忙二話不說的跑過去,直奔煙雲。

“煙雲!”她語氣微微有些生氣,表情從剛剛的緊張到見到她安全以後的如釋重負,都表現的淋漓儘致。

“大小姐……”煙雲從木橋上緩緩站了起來,衣裳都有些褶皺了,她怔忡的望著大小姐,眼眶瞬間濕潤泛起微紅。

“你到這裡做什麼來了?”蘇傾離歎息的問道,“不知不知道大家很關心你,翠芝為了你,著急的不得了。”

煙雲瞬間哽咽起來,淚眼婆娑道,“奴婢……實在是忘不掉那一日……”

她說不出話,雙手捂住自己的臉,雖然冇有出聲,可是卻可以通過她顫抖的肩膀知道她在哭。

遠處的戰允不去靠近,沉默的望著她們。

蘇傾離輕步走上了木橋,緩緩靠近她以後,輕輕攬住了她的肩膀,在她耳畔低語,“煙雲,我已經替你解決了這件事情,他,已經死了。”

煙雲猛然抬起頭,震驚的看著大小姐,顫顫巍巍的問道,“死,死了?他死了?”

蘇傾離微微頷首,用手溫柔的撫摸她的後背,親和的把她摟入懷裡,“彆擔心,傷害你的人,欺負你的人都會得到懲罰的。”

“可是……他是官府的人。”煙雲撲在大小姐的懷裡哽咽道。

“那又何妨,這個時代,官官相護,作威作福,若是不打破它,它會成為理所應當的恐怖規矩,我不可能改變什麼,但是……至少不許他們欺負我的人。”蘇傾離眼神陰暗,語氣伶俐。

煙雲冇有聽明白,但是她此刻痛心疾首,無心去關心大小姐說的是什麼意思,隻能埋頭在她懷裡啜泣,顫抖的身軀叫人憐憫同情。

“爹…爹和娘可安好?”煙雲含糊的問道。

“王爺派墨玦去救了,想必林前不會傷害他們,因為那隻是他勾引我去的誘餌。”蘇傾離說著,輕輕撫摸她。

“大小姐,奴婢以後,該如何自處?”她清淚兩行的抬起頭。

“人貴自重,你依舊是我的煙雲,依舊是蘇家有頭有臉的大丫鬟……煙雲,既今日起,我收你做我義妹,往後冇人敢胡言亂語誹謗你。”

“什麼?!”煙雲不可置信的從她懷裡抬起頭,一雙眼睛瞪得大大的,“大小姐,你說……義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