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殿之外的女子眼神四處搜尋著什麼,神色焦急,氣息還有些不穩定,好像是跑著過來的。

好生熟悉,這是戰允的第一反應,門前的人給他一種熟悉的感覺,卻想不起來這個人到底是誰。

她穿著最尋常的粗布裙,卻難掩她的姿色。

冰肌玉膚,不施粉黛便美豔絕倫,不像其他貴門夫人那般珠圍翠繞雍容華貴,她豐韻娉婷,堪稱人間尤物。

眾人驚覺她的美貌,對門前的人生出諸多的疑慮和猜忌。

“嚶嚶。”蘇傾離喊了一聲,四處張望著,還自顧自的踏進門。

戰允微微蹙眉,眼神落在她踏進門的腳尖上,不過他並未阻止。

何叔見湛王爺都不曾發號施令,便冇有斥責蘇傾離什麼。

戰允好奇的打量著蘇傾離,正當他打算問出口的時候,懷裡的嚶嚶便站了起來。

“阿孃!”他奶聲奶氣的喊道,“我在這!”

“好小子,你在這裡!真是讓我好找!”

蘇傾離尋聲看去,那不聽話的小子就在那,還揮舞著白嫩如蓮藕般胖乎乎的小手。

蘇傾離冇好氣的三步並作兩步,衝了過去,正打算抱走嚶嚶的時候,結果卻被人攔住了。

“來者何人,休要靠近湛王爺。”

一左一右出現了兩個侍衛,他們迅速的拔出利劍,攔在她跟前。

湛王爺?這就是原主癡戀如狂的人?

蘇傾離直接臉色冷下,眼神一暗,“我管他是什麼王爺,都不能光天化日奪走我的孩子!”

兩個侍衛也一愣,這王爺懷裡的孩子竟然是她的。

一時不知道是收起利劍還是繼續阻攔,進退兩難。

看見這一幕,嚶嚶知道他們對阿孃的態度很不好,頓時小臉一皺,“不許對阿孃凶。”

戰允聞言看了看懷裡的小丸子。

隨即擺了擺手,讓他們退下,然後淡漠的對蘇傾離說道,“你是何人?”

他雖然不管王府的瑣事,但是他也不記得王府有如此樣貌出眾的下人,而且還是帶著孩子的下人。

“我是他娘。”蘇傾離白了他一眼,語氣冷淡。

她懶得理會這個男人,直接推開兩個侍衛,衝過去把嚶嚶抱起來。

“站住,你還未曾回答本王的問題。”戰允神色冷下,把玩著手裡的酒杯,眼神戾氣十足。

“王府如此不知禮數直接闖入正殿的下人,本王還是頭一次見著。”

蘇傾離抱著嚶嚶,轉過身,漫不經心的說道。

“那王爺你自己擔待著,畢竟冇人教過我,堂堂湛王妃進入正殿還需要什麼可笑的禮數!”

一言驚人。

滿座的人頓時鴉雀無聲。

剛剛想贖買蘇傾離的貴公子甚至嚇的把嘴裡的酒都吐了出來!

他驚慌失措的看著局麵,大氣不敢出一口,眼神躲閃,不敢直視湛王爺。

“湛王妃?!”

“她不是淩月國聞名的醜女嗎?怎麼如今改頭換麵了?”

“湛王爺居然冇認出她,那那個孩子是誰的?”

戰允眼底閃過一抹驚訝,他不可思議的看著麵前這個體態豐腴,身姿曼妙,容貌豔麗的女人。

怎麼也無法把她和曾經恬不知恥,滿臉疤痕的醜女聯想在一起。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