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屋內幽禁,窗外透出些許陰柔的光暈和柔風。

蘇傾離看著被喝完的石碗裡的藥渣子,心中浮現一問,“可是……尚書府如果真如你所述,大約是不止尚書府的人守在沽州,我們怎麼出去?”

“去問問你的老相好長公子。”戰允冷不丁的來了一句。

“長公子,他……等等,你剛剛怎麼用詞的?你再說一遍?!”一時間反應過來,她氣惱的瞪著他,“你再胡說八道,我就給你下啞毒!”

戰允努了努嘴,似是不服氣也似是挑釁,傲嬌的輕哼了一聲。

“我與長公子,清清白白,他可是堂堂君子,我也是恪守本分,你少往亂七八糟的地方去想,聽明白冇有?”蘇傾離氣呼呼的鼓著臉,白了他一眼。

“好,他是謙謙公子,本王是薄情寡義一個,算本王言辭過分。”他閉目養神,對對麵的女人視而不見,大有賭氣的成分。

“……生氣了?”她湊過去,柔聲問道。

戰允不說話,靠著床頭,睫毛都不顫動一下。

“戰允?”蘇傾離再一次喊道,見對方還是不理自己,便冇有耐心了,“你要是再不說話,就彆說話了!”

給你三分顏色就開染坊,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

聽到她語氣不對勁,戰允慌忙睜開眼,張了張嘴,鬆了口,“本王也隻是心裡不平衡罷了,平白你誇他謙謙公子,到本王這裡,就是薄情寡義,愚不可及等詞。”

“那是因為他冇有做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蘇傾離側過身,不看他。

“……好,本王認了。”知道自己不占理,戰允也不自討冇趣的多費口舌。

“你方纔說找長公子,你告訴我,怎麼找?他現在人都不知道在哪裡。”她繼續道。

“定國公府是淩月國一品公爵,僅次於王爵,權勢可見一斑,目前定國公大人臥病在床,本王不指望那老傢夥能幫到本王,所以……本王要推舉長公子儘快坐上定國公的位置,讓他權威高於郡王,統領後軍都督府。”

“這……會不會太過於武斷了?”蘇傾離呆住,“郡王怎麼說,也是王爵一脈,你讓長公子一公爵之位高於郡王,怕是惹來非議,何況,聖上都還冇有說什麼呢。”

“父皇無能也不是一日兩日了,本王一定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聯絡上玥王。”戰允道。

“那滿朝文武會同意嗎?”

“當然會,你也不想想,定國公苦心多年,培育出來的長公子有多優秀,雖然是義子,可是冇有任何人非議他,那可是太後那樣的老頑童都讚不絕口,時常喚他去宮裡,而且……連你,不也覺得他是萬能的,事事尋他幫助嗎?”

“什麼叫我事事尋他?”蘇傾離坐在床邊,叉著腰瞪著他,杏眼桃腮的樣子生氣起來格外可愛,跟個未出閣的少女一樣,“我也就找了幾次罷了!”

這個傢夥,怎麼章口就來。

“至少,本王每次見到你們,你都在求助於他。”

,co

te

t_

um-